TXT小說區

天边彩虹


天边彩虹


第一集:翠

柳迎春看着溪水中那张美丽的脸庞,黛眉明眸浩齿,齐肩的秀发乌黑发亮,有几缕沾着水贴在额头上,她捋了一下,溪水中映出浩腕上的那只翡翠玉镯,这是妈妈留下的唯一纪念,有一对,另一只在妹妹的右腕上。想到妹妹,美丽的姑娘笑了笑,白玉一样的俏脸上出现了两个浅浅的酒窝。

突然,一双臂膀从身后搂住她没有半分脂肪的纤腰,「哧哧……」耳旁穿来了一个年轻女孩调皮的笑声。

「葱儿别闹,很痒的……」

葱儿的手没有离开,相反在迎春身上起劲挠痒。

「咯咯……」迎春终于忍不出笑出了声,反身把葱儿压在身下,「小丫头,敢偷袭姐姐」说着把手指在嘴里「哈」了两下。葱儿一张瓜子脸,弯弯的眉毛,杏眼早眯成了一条缝,「报告队长,有紧急情况」。

迎春一听有正事,收了手准备站起。葱儿猛的一个侧翻将迎春反压身下,迎春功夫本远高于葱儿,可自己的右臂被身体压住,左手又被小葱儿右手叼住,一双修长的美腿也被对方死死缠紧,一时间只能仰面看着葱儿的小手在自己丰盈的右乳上来回抚摩。22岁的迎春胸部早发育得珠圆玉润,夏天女游击队员都只穿一件单衣,片刻玉乳就起了生理反映变的大而尖挺,尖尖的乳头仿佛要破衣而出。
迎春一身功夫立马废了六成,小声求饶:「死丫头,想弄死姐姐啊,快停手。」
「叫我什么,死丫头!」葱儿边说边在迎春已经变得坚硬的乳头上捏了两下,对于处子来说这等若酷刑,迎春吃不劲呻吟出声。

「好妹妹,姐姐…不…不…敢了」迎春气都喘不上来了,葱儿看着自己美丽的队长不依不饶:「迎春姐,虎子哥是不是喜欢这样摸你?你要是在鬼子面前这个样子,鬼子的子弹一定往这里钻」说着手指用劲戳了几下迎春饱胀的乳房,突然迎春对着葱儿身后喊道「兰姐快帮忙」。

葱儿到底经验不足,一走神之机迎春争脱了「魔掌」。白色麻布长裤里,迎春一双美腿被绑带勾勒的纤毫毕现,一招「剪刀绞」已将淘气小丫头制服。葱儿知大势已去,气的嘟起了小嘴:「队长使诈,下次葱儿不给你带虎子哥的信了。」
迎春在葱儿腰间的挎包里摸了摸,「死丫头又想骗人。」

「真的,是口信,向毛主席发誓:不骗人。」

迎春放开了葱儿,拿起石上自己的武装带,边系皮带边问:「领导有什么指示?」

葱儿坐直转身看见一抹艳阳下苍翠的山峦成,溪水潺潺流过,一时竟出了神。
「喂,问你话呢」,迎春的追问把葱儿拉回了现实中,葱儿回头答话:日(淫色淫色4567Q.COM)光下一位白衣白裤的绝色女子,衣服稍微显的小了,裹在女子身上很紧身。腰带与盒子枪挎带将女子凹凸有致的身材表现的非常完美,刚才被刺激得很茁壮的双峰骄傲的挺耸着,两粒乳头清晰在衣服上显出形状。绑带将腿部裹的紧紧的。因为打闹的缘故,女子白玉脸庞微微透着红有些汗水,袖口卷至肘部,露出粉雕玉琢的一节。「姐姐,你真好看」,葱儿痴痴的说,「我要是虎子哥看到现在的情况一定受不了。」

「胡说什么呢」,迎春转身向营地的方向走去。葱儿爬起来,边卷袖口边小跑上前汇报上级的指示。葱儿比迎春高出一点,麻花辫甩在右肩,衣着和迎春一样白衣白裤白绑腿因为衣着全是白的,鬼子称浙北这些女游击队员:「白罗煞」。武装带将姑娘健美的身形逼了出来,两位女游击队员逐渐消失在灌木林中……
「葱儿」,迎春忽然发现腕上的翡翠镯不见了,「镯子!你先回去向大家传达上级的指示,我把镯子找回来,一定是刚才打闹时候丢在小溪边了」,最后几个字远远传过来,女游击队长已跑得没影了。葱儿笑笑,「一听到虎子哥,魂都不在了」,哼着歌转身而去。

迎春回到溪边,低头找着玉镯这是妈妈的遗物,准备给心上人的定情物,怎么能丢了?右手托柳腰,左手拨弄着斜挎乳沟的盒子枪带,眼角扫到自己丰满的乳房,想着葱儿刚才的话:「虎子哥是不是喜欢这样摸你?」俏脸一下子红了,刚才被「蹂躏」的双峰又胀了起来,下体似乎有点潮乎乎的,迎春咬了咬润泽的下唇,「死丫头真坏」。

在两块石头中,阳光下,玉镯闪着晶莹的光,迎春高兴的欲跑过去,突然背后伸出一双手,绕过蛮腰狠狠的按在自己茁壮双乳上,「死丫头还玩」,迎春气恼的想着,今天要不是想念心上人怎会第二次被葱儿偷袭得手。姑娘双腿一分,柳腰一拧,一个背跨将偷袭者摔在前面,右腿随势压在对方腰际,左手已将来人右臂拗住,「伪军!」迎春吃惊的发现制住的竟是一个穿黄军装的伪军,身边一定有其他敌人,迎春的右手迅速的从小腿肚绑带里抽出一柄匕首,正要朝敌人的要害下手。

「啪」一声清脆的枪声传来,从溪对面一块大石后露出了一顶军帽一支黑呦呦的枪口……

*** *** *** ***

兰翎躺在吊床上,白衣有点黄了,下摆有了毛边,宽厚的皮带将姑娘柔嫩的腰枝束牢,乳房非常娇挺,两粒圆圆的豆豆把衣服绷的很紧身了这是队里一致公认的第一美乳。兰翎侧了侧身,将格着腰眼的驳壳枪往后拉拉,在林间透入的阳光下,看着自己绑得浑圆的小腿。阳光射到她很有雕塑感的脸上:浓密的眉毛,左眉角一颗美人痣,一双聪慧的大眼睛,睫毛长长的,鼻管高高的,丰润的嘴唇,嘴角永远上翘,像一直在笑,白色的发卡绕过头顶,把绸段一样光滑的披肩长发,纶的一丝不乱。「啪」一声枪响,兰翎「嗖」的跳下吊床,「姐妹们有情况,一班留守,二班三班跟我来。」

*** *** *** ***

迎春只觉得自己右边身子一麻,左手一用力,「喀吧」身下的敌人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晕了过去胳膊被姑娘用巧劲生生折断。迎春一个侧滚,闪身到石头后面,「啪啪啪」子弹打在岩石上火星四射,右手已将刀插腰际,「汉阳造」顶上火,左手摸了摸后腰臀上的4枚手榴弹,机警观察着对方的火力分布。

四个火力点分布在溪后岩石和树后,还有六、七个黄影在迅速向自己靠拢。「啪」姑娘的枪响了,一个刚露头的军帽上冒出了一朵红花,「啪」伴随着另一个敌人的惨叫。几个身影都停止了移动。

*** *** *** ***

葱儿哼着歌,突然听到枪声,「迎春姐出事了」,不祥的念头刚浮起,「啪啪」又是几声,小姑娘反身往回跑,手上已将盒子枪的保险打开。

*** *** *** ***

「大家不要怕,小妮子已经受伤了」,敌人的头头在安抚军心,迎春摸出一枚手榴弹,咬了衔在手中握了2秒,猛的丢向发声的地方,「轰」「妈呀」敌酋的大腿、肠子和着烟雾飞了出来。乘对方混乱,迎春快速的闪到左侧树丛中,再一滚隐到树后,麻木感更强了,姑娘低头看了看,自己坚挺的右乳被击中,伤口应该在乳头下右乳头依然骄傲的挺着,受袭时正春意萌动饱满的海绵体保护了内脏,但乳房因为充血加快了失血。姑娘枪交左手,右手捂住伤口,鲜红的液体从玉指间流出,滴在小草上。

「迎春姐。」身后响起了葱儿的声音。

迎春头也不回,轻声对葱儿说,「葱丫头包抄到右侧,只要拖5分钟,兰姐她们就会到,敌人只有十几个。不急杀敌,注意隐蔽。」

「是」,葱儿向右侧迂回,她没有注意到队长胸前可怕的伤口。

「啪啪啪」迎春边猫腰跑向左侧,边对着敌人连续开火,她不能让葱儿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

眼前一阵黑,姑娘知道失血已影响她的移动,匍匐的爬到一块巨石后面。
「啪啪」葱儿的驳壳枪响了,两个伪军歪倒。

「死丫头枪法真不赖」,迎春对着葱儿挥了挥手,葱儿这才发现美丽的队长右胸正流着血。「队长」,葱儿惊叫一声,下意识的站起了身。

*** *** *** ***

一对美乳在跑动中一颠一颠,枪声和炒豆一样此起彼伏,兰翎的心揪的紧紧的,「快,要快」,姑娘催促着加快了步伐。

*** *** *** ***

迎春大叫「隐蔽」,挺直上身对着几个火力点,一梭子弹扫过去,完全不顾自己的身躯已经暴露在敌人射程里。「喀哒喀哒」汉阳造的撞针空响了两声子弹打完。姑娘捂胸的右手往腰后一摸,可手榴弹在左腰,必须用左手,她将枪往腰间武装带一插,左手拽出一枚手榴弹,「啪」迎春看见树后火光一闪。

葱儿吓的一缩头,「啪啪」几发子弹打在刚才自己站立的地方,砰在数上木屑乱飞。葱儿向旁边一滚,看到对面林子里有二十几个伪军数量比迎春估计的要多,探手丢出一枚手榴弹,「轰」,伪军这次学乖了,都隐蔽的很好。

女游击队长左腿跪着右腿半蹲,被鲜血浸润的挺耸的右乳又开出一朵红花,「哦」,这枪打中了乳头,她晃了晃呻吟出声,用银牙将左手手榴弹线拉掉,「啪」又一枪击中姑娘的乳沟,迎春挺直的上身向后仰出一个美妙的弧度,一对玉乳分外明显。

「啪啪啪」葱儿的枪将两个看得正心猿意马,忘记隐蔽的伪军撂倒。

迎春银牙咬着下唇,血不断从嘴角流出,就着这一息的时间将手榴弹丢向敌人,「轰」「啪啪」迎春感到自己的左乳、小腹被狠狠撞了几下。

伪军个个将枪口对准了美丽的女敌人,七把枪的子弹几乎同一时间钻进双峰和小腹,女游击队长张开双臂,尖挺的乳房欢快的在子弹的冲击下跳动,她仿佛感觉那是朝思暮想的虎子哥在抚摩自己。巨大的冲击力使迎春后仰后仰她竟站了起来,踉跄的退了三步,一个妙蛮的旋身,「啪啪啪」枪声四起,姑娘玉背、纤腰、丰盈的臀部开出了六朵红花。

「队长」,兰翎和葱儿同时惨叫出声,愤怒的子弹对着敌人一通猛扫。几个伪军被突如其来的火力网吓得抹头就跑,被姑娘们的子弹打成了筛子。

迎春的美目突然看见了刚才被自己拗断右臂的哪个伪军正卧在地上用枪瞄准着自己的下体,她借着子弹的推力,向敌人走近了几步,右手从腰间抽出那柄匕首。端枪的敌人「妈呀」一声,扣动扳机。「啪」迎春两腿间爆出一团血花,近距离的狙击将姑娘的玉门打了个稀烂,血尿蓬射而出,子弹穿破阴蒂、处女膜、子宫、肠子……从后背射出。

「啊」英勇而美丽的女游击队长向后仰跌,右手的匕首「嗖」飞向敌人,断臂伪军正看的出神,不想对手仍能发出攻击,就地一滚,脸还是被刀子划了个正着,「哇」惨嚎一声向自己的阵地滚去。

伪军看清了对面的实力,个个面如土色,谁知道上山力行搜查,竟真的遭遇罗煞兵团,自己这边弹药准备不足,没有一个人带了手榴弹,没有一把重武器,火力差距悬殊。不知道谁喊了声「撤退」,剩余的十来个家伙如蒙大赦,抱头鼠窜。

「咣」迎春此时才刚刚倒地,背部砸在一条突起的岩石上发出脊椎骨断裂的声音,小口一张「噗」喷出一大口鲜血,两条修长健美的玉腿死命并拢,盲无目的的踢蹬,可阴部仍像开了闸门一样喷着血,双乳和全身伤口流出的液体已将单衣全部浸透,胴体紧紧裹狭在里面,随着踢蹬双峰一挺一挺,幅度越来越小,终于在「喑呢」一声后停止了运动,一双多情的大眼睛流出两行清泪,兀自睁着渐渐暗淡……

第二集:蓝

兰翎看着自己亲密的姐妹饮弹倒卧,明眸一阵模糊,坚强的姑娘紧咬下唇不让泪水流下,「潭波、苏葱、殷桃留下照顾迎春,其余同志跟我来!」

15位姑娘扇形散开,机敏地借助树木与岩石向敌人掩杀过去。

葱儿跑到迎春身边,队长仰卧在那里,因为背下突起的岩石使迎春本就丰盈的双峰更为壮观,姑娘的血流了一大摊,汇入小溪染红了清澈的溪水,溪水呜咽地流动仿佛为英勇的女游击队长哭泣。

「姐!!」葱儿痛呼一声,捂着心口,哭晕在迎春的尸体上。

「队长,苏葱、葱儿……迎春姐!……」另两位女孩抱着葱儿和迎春泣不成声……

*** *** *** ***

兰翎撂倒了三个敌人,妙目搜索着刚才向迎春开最后一枪那个断臂匪徒,突然她看到右侧土坡后军帽一闪,姑娘敏捷地绕向目标。

那个伪军托着残废的右臂跑得很吃力,一个趔趄滚下了土坡,坡很斗很长,也不知道翻了几个滚才停住了身形,右臂格在岩石上疼得他疵牙裂嘴,又不敢叫出声,老鼠眼左右看了看,「嘿嘿」,没有发现追兵。正暗自庆幸,突然听到树枝折断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一位身材窈窕的美女正朝这边下来,美目左顾右盼。伪军倒吸了几口气,自己的枪早丢在逃命的路上,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腰,竟还有一枚手榴弹!老鼠眼转了转,计上心来。他把手榴弹拉开丢向前方,然后猛地起身朝反方向一株横卧的树跑去!

兰翎喘着气,胸脯有力地一张一缩,急促的追逐使姑娘香汗淋漓,娇嫩的脸庞上滚下了一颗颗汗珠,顺着雪白的脖子流进乳沟里,胸前湿了三角形的一块。兰翎将卷起的袖口整了整,拉了拉衣服,娇挺的乳头摩擦着麻布前襟使她觉得一阵畅快,把奔跑中有点松了的腰带紧了一扣,将盒子枪挎带向后拽了一下。
突然,一个黄影从一堆树丛后跳将出来,一闪,被一株大树挡住了射击角度!
「看你往哪里跑!?」姑娘迅速地向目标靠拢,树枝树叶不断划过胸前。那个敌人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一个跟斗摔倒在一棵横卧的大树后面。
「轰!……」兰翎只觉得背后一阵巨响,强大的冲击波把她掀了起来,失去了知觉……

伪军抱着头等了一会儿,确定没有追逐的脚步声才抬头环顾四周:在他身后3米的草地上,刚才那个追杀自己的女共匪脸朝地趴在那里,背上血肉模糊,紧束的皮带将姑娘的腰支勾勒非常纤细,丰满的臀部高高翘起,绑腿里浑圆而修长双腿直直地伸着。

伪军跑过去捡起姑娘丢在一旁的驳壳枪,端着枪用脚将兰翎慢慢翻过来,他小心地将兰翎的左臂压在姑娘背后。一对挺耸的乳房赫然展现在伪军面前!手榴弹在背后爆炸,飞溅的弹片没有刺穿姑娘完美的正面,垫在身下的左臂使美乳更显丰隆,顺着微弱的呼吸,一上一下地起伏。

伪军感到自己的下体迅速变硬,他蹲下身,用枪把兰翎歪在一边俏脸拨过来,几缕纶不住的长发遮住了姑娘的脸,将头发捋开,这张脸美得叫人窒息:浓眉紧锁,长长的睫毛痛苦地一颤一颤,永远有笑意的嘴角正流出一股股血水。枪口在姑娘娇挺的乳头上拨弄几下,伪军已按捺不住……

*** *** *** ***

葱儿幽幽醒转,看着哭得和泪人一样潭波、殷桃。

殷桃是北平的学生,抗战爆发后回到家乡,看到的是鬼子屠村后的惨境,在一次宣传抗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活动中认识了兰翎,不久便参加了游击队。20岁的三班长殷桃,一双丹凤眼哭得红红的,泪水流过粉白的脸颊顺着尖尖的下巴滴到胸前,前襟被泪水弄湿了,深深的乳沟清晰可见。她从绑腿里抽出匕首,一甩头将一条长辫子甩在胸前,银牙一咬,一刀将乌黑的大辫子割断,「迎春姐,桃子一定为你报仇。」
16岁的潭波黑黑的肤色,透着珍珠的光泽队里都叫他黑妹,一头齐耳短发,看上去像个男孩子,未完全发育的椒乳才刚有些规模,小姑娘哭得气都喘不上来了。

「黑妹、桃子我们为队长梳洗一下,姐最爱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了。」

「恩」,殷桃颤抖着帮美丽的队长合上了双眼。

葱儿抱起迎春的遗体,走进溪水,迎春的鲜血顺着溪流向远方。

*** *** *** ***

伪军把枪插在腰后,拔出匕首,小心地划开了女游击队员的裤裆,一堆微微隆起的黑色绒毛露了出来,由于剧烈跑动,姑娘的裆部都是汗,水淋淋的有一股尿骚汗酸味。伪军把刀往身后一抛,左手一把抓住兰翎一只丰满的乳房,死命地抓挠,舌头舔着咸涩充满尿味的阴蒂,他感到身下的肉体正在起反应:乳房在膨胀、乳头在发硬、阴蒂慢慢张开……

*** *** *** ***

追敌的队员一个个从林子走出来,她们看着葱儿机械的清洗着迎春的遗体,刚才消灭敌人的喜气一扫而光。

「山妹、林月、菊花、黄桐再检查一下敌人的尸体,潭波吹集合号,等兰政委回来」,葱儿像突然长大了,冷静的交代着任务。

*** *** *** ***

兰翎觉得身体好象飘在半空,背上火辣辣的疼使漂浮感逐渐退去,「刚才是踩到地雷了?」林间透入的阳光射得她眯起了眼睛,吃力的吸了一口空气,硝烟混合着一股血腥味进入了鼻腔,战场的味道使姑娘彻底清醒了。美目看到一只粗大的手在自己双峰上用力揉捏,乳房已经胀的麻木了,乳头尖尖的挺出,像要顶破单衣,下体一阵阵的痒。「畜生」,姑娘想推开对方,可左臂似乎不属于自己,一点都不能动,右手只抬了抬,又软弱落下,双腿可能被那个禽兽压住了,很沉很重。

伪军知道美丽的猎物已经醒来,那对消魂的双乳正大力的伸缩着,姑娘在积聚力量,而下体的扭动和胸部的起伏也刺激了伪军的肾上腺。他将早已硬得和铁一样的肉棒猛的捅进了健美的女游击队员体内。

「啊」,兰翎一阵晕旋,惨呼出声,她知道自己美好的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已被禽兽夺走,羞愤的少女一把掐住了敌人的咽喉,双腿同时收拢,死死夹住敌人的阳具。伪军哪成想到垂死的女孩有这么厉害的反扑,他想后退可下体被狭小的处女阴道夹住,一时拔不出来。左手叼住对方的玉手,可兰翎行武出身,又占着右手的便利,自己在手劲上竟输了半分。

呼吸受限,血直往脑门上涌,伪军的左手胡乱的抓摸。

忽然,他想起腰后的盒子枪,左手使劲拽出手枪,枪口顶在姑娘坚硬峰挺的右乳头,「砰」,血水喷溅开来,兰翎的身子随着枪声猛的一挺,她觉得吸进去的空气正从胸口的伤口排出,肺部如压着大山,绷紧的四肢渐渐乏力。「砰」第二声闷响,兰翎一挺,右手无力的垂下。

伪军只觉得下体被夹的一松一紧,无比受用,「砰」第三声闷响,兰翎又一挺一下,可已没了力道,伪军再也忍不住,一股精液统统射进美丽的尸体里。他满足的站起身,看着女对手仍然挺耸的左乳头,兽欲又泛起,扑上去张嘴叼住乳头,猛的一咬一撤,兰翎如玉般的左乳坦然在阳光下,被咬去乳头处汩汩冒着血沫。

伪军一仰脖将一颗坚实的乳头吞进肚里,「小妮子,可惜不知道你叫啥,你是老子这辈子最难忘的女人」,他将兰翎挣扎得有些凌乱的头发认真的理好,将压在身下的左臂拉出来,把左胸前襟盖好,拉平衣服的皱折,双手交叉的叠放在平坦的小腹上,把一双满含怨愤的明眸合上,最后添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姑娘嘴角的血,吻了她的唇、脸、额,磕了三个头,转身没入林中。

*** *** *** ***

队伍已集合好了,姑娘们悲戚的哽咽着。

「三班集合完毕。」

「一班集合完毕。」

「二班集合完毕……缺一人:二班长、政委兰翎。」

「刚才兰姐往哪个方向追的?」葱儿大声问道。

「姐妹们3人1组,分头去找」,大家都有一股不祥的兆头。

*** *** *** ***

夕阳如血映地山峦都像在滴血。队员们哭着将自己美丽的首领安葬在溪边两块巨石下。「副队长,这是在兰姐牺牲的地方发现的」,潭波把一顶伪军的军帽交给葱儿,葱儿翻出帽子内层,上面锈了一个名字:林国栋。

葱儿想起了几小时前对队长说的话:「你要是在鬼子面前这个样子,鬼子的子弹一定往这里钻。」这句竟成了恶毒的咒语,一天里失去了最敬爱的两位姐姐,坚强的姑娘强忍的不流泪,忽然心口一阵抽搐,右手捂胸,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第三集:彤

队伍默默的急行军溪边的枪声会引来鬼子的大部队,姑娘们决定向琵琶湖转移。

月光下琵琶湖宁静安详,像母亲温暖的怀抱等待着远归的女儿。

「三班警戒,一班搭帐篷,二班作饭」,副队长葱儿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三班长来一下。」

殷桃小跑过来,长辫子变成了整齐的遮颈秀发,剑眉入鬓,丹凤眼在月光下格外清澈,姑娘一身白衣,斜挎盒子枪,一条宽宽的军用皮带将着壮挺的胸部与纤细的腰支强调的恰到好处。

「殷桃姐,你去一趟营部,将队长、政委的事和我们的方位报告给上级。」葱儿看着月下英气逼人的三班长,解下腰间三枚手榴弹递过去。

「是」,殷桃将手榴弹一枚枚插进左后腰的皮套,她扭腰挺胸的姿势使乳房的轮廓非常鲜明的显现出来。葱儿帮她正了一下武装带,把翡翠镯套在殷桃的浩腕上,「这是迎春姐留下的,给虎子哥带去,路上小心。」

二十几里的急行军和往返营部的三十多里山路让姑娘有点疲惫,殷桃坐在岩石上解下皮带,揉揉被武装带压得酸疼的肩膀和蛮腰,一双线条柔和的玉腿浸在清凉的河水中,突然「噗啦啦」一群山鸡从不远处飞了出来。

殷桃一闪身躲在岩石后面,等了好一会毫无动静,「痴」,她笑自己草木皆兵,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右手无意间抚摩一下自己挺拔的乳房,柔软而有弹性。

殷桃麻利的绑好绑腿,把枪带挂到香肩上,「噗啦啦」又一群夜鸟惊飞的声音传来,「有情况」,殷桃闪到树后将皮带扣好,稳了稳压在后臀上的一排手榴弹,右手打开「汉阳造」的保险。

「吧嗒」踩断枯枝的声音,「恩呵」强压着咳嗽发出的声音。

「有敌人,翻过这个山头就是营部,先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掉几个,虎子哥会马上赶到」,姑娘打定了主义将身子埋进草堆。

月光下林子里有钢盔的反光,是鬼子的正规军,「怎么告诉同志们?鸣枪?同志们听到枪声一定来支援,那不是进了敌人的圈套!对了,山头上有信号树!」殷桃向山顶摸去。

前面是一片满是乱石开阔地,殷桃抿了抿嘴唇,一猫腰冲出了树林。

*** *** *** ***

浙北野战军首领刘虎看着灯下泛着清光的镯子,他美丽未婚妻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春儿……」,他想起了那年秋天去核桃沟开会:

刚进沟,突然从树后闪出一个白衣白裤全副武装的女子,细细的柳腰,高高的胸脯,一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山里路长」,姑娘银铃一样的声音,唇红齿白,刘虎整个人都看得呆住了。

「山里路长」,姑娘又重复了一边。

「是的,是的,山里路长」,刘虎呆呆的顺嘴回了句。

女子柳腰一拧,一拳向他打来,「喂……」,刘虎的话被姑娘疾风暴雨的攻势遏止了。他左躲右闪堪堪避过一通组合拳,「啪」,脚被树根拌了一下,女子抓住这个破绽一拳打在对方肩膀上,刘虎左手一把抓住女子想收回的右手,按住她的寸关指,往外一翻,刘虎的擒拿是队里的一绝,姑娘只觉得半身都发麻,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去,刘虎脚后跟拌得已经踉踉跄跄,「咣当」,两个人摔成了一堆。

刘虎抱着柔软的腰支,姑娘挺耸的胸部压在身上,可以听到两颗心都在剧烈的跳动。

「不许动」,刘虎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女子一手撑着地,一手已把枪顶在了他的脑门上。从刘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姑娘一双美乳急剧的起伏,「柴火不多,同志小心走火」刘虎这才记起刚才姑娘说的是句暗语。

「你怎么不早说」,姑娘一翻身,收起了枪。

「我那想到女同志的拳头比我的舌头快」,刘虎的幽默一下子回到自己身体里。

「噗哧」,女子笑出了声,转身伸出手,「二大队队长柳迎春。」

「浙北野战军营长刘虎」,握住姑娘的小手,「迎春同志功夫了得啊,真不愧是罗煞兵团,哈哈。」

姑娘忙收回手,一个立正敬礼,「首长」,脸一下子红了。刘虎看着挺起的一双玉乳,脸也红了……

不久队里传出一个故事:柳队长力擒老虎,刘领导截获芳心。

*** *** *** ***

「八噶」,鬼子发现了月光下白衣裤的女游击队员,「白罗煞有埋伏」。
「啪啪啪」,枪声四起,殷桃周围的石头爆出了火花。姑娘一个前滚翻闪到石头后面,摸出三枚手榴弹,朝三个方向扔进树林。

「轰」、「轰」、「轰」。

殷桃乘鬼子一阵骚乱,反身冲进了树林,「吐吐吐吐吐」几传火蛇交叉射过来将树枝打的簌簌落下。

「臭枪法」,殷桃瞄准一顶钢盔,「尝尝本姑娘的」,「啪」,「啊」,传来鬼子的惨叫。「啪」又一个鬼子去见他的天皇。

殷桃敏捷的移动、跳跃,移动中不断消灭着敌人,离山顶的信号树只有十几米了。山顶光突突的裸露在月光下,野战军为让信号树更醒目,已将山顶夷为平地。姑娘拽出最后两颗手榴弹,一颗朝树林丢过去,一颗丢向信号树。「轰」,树林里一片红光,但信号树这边无声无息。

*** *** *** ***

突如其来的枪声把刘虎从回忆拽回,「警卫员集合部队」,刘虎边穿衣服边发令。

帐帘一挑,刘虎精神抖擞的走出指挥所,门外空地上站满了士兵,「一、二、三连向六号地区转移,警卫排随我来。」

「营长,还是我去侦察,你带同志们转移」,指导员赵大瑞挡在刘虎面前。
「老赵,小殷刚走,我怕……还是我去。」刘虎拍了拍大瑞的肩膀,带着七名战士向山头跑去。

*** *** *** ***

「哑弹」,殷桃紧了一下武装带朝信号树跑去,「吐吐吐」,刚冲出几步,她觉得自己的左胸一痛,几发机枪子弹自背后射入,从姑娘挺耸的左胸射出,月光下的左乳顶端炸开鸡蛋大的一个洞,白色的乳汁、黄色的脂肪、红色的鲜血绽到信号树杆上,殷桃左手捂住伤口,使劲按压着自己的丰满的乳房,可血仍从五指间流了出来。「真丢人,奶都被打出来。该死的鬼子!」姑娘紧咬着下唇,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粉白的肤色下格外鲜艳。

「啪啪啪」,几颗子弹接连钻进殷桃背部,殷桃的双峰拼命向前挺出,姑娘愤怒的转身用背倚靠在树上信号树缓缓的倾倒,她举枪对准山下的敌群,视力已模糊,有力眨了眨水汪汪的凤眼。「吐吐吐」一传火蛇钻进她皮带下平坦的小腹,「噗」紧抿的小嘴喷出一口血,「哒」一颗子弹击中了右乳最尖挺处,「啪啪啪啪」,殷桃的子弹全打在身前的草地上,驳壳枪已经重的举不动了,「哒哒哒」,美丽的女游击队员慢慢的仰倒,无数颗子弹仍争先恐后的钻进她的肩膀、乳房、小腹、大腿。

*** *** *** ***

村口的刘虎看到信号树歪倒,右手握拳在半空一顿,七个士兵停止跑动。
「有大股敌人来袭。」通讯兵李革命边跑向村子边对着首长报告敌情,「是山田的正规军,怕有几百号人。」

「信号树是谁放倒的?」刘虎话一出口已知道了答案,殷桃秀丽的面容浮现在眼前。他看到山头上一个窈窕的身影随着信号树倾倒。

枪声戛然而止,虎目中泪水涟涟,一跺脚,「我们撤,小李去琵琶湖西岸找二大队,传达新的任命:苏葱为大队长,政委上级会派一位同志,殷桃已经牺牲,任务完成后你到六号地区找营部。」

李革命刚说,「二大队不是有柳队长吗?」忽然看到营长眼中的泪光,生生将后半句吞回肚里,「是。」转身跑进夜色里……

*** *** *** ***

「停止射击」,鬼子队长下了令,右手平端的手枪,左手握着战刀,跑到山顶。一位女子仰卧在那里,武装带和绑腿使她曲线毕露,身材非常惹火,俏脸歪在一边,右手握枪,一双修长的美腿踢腾着,左脚的鞋子已被踢掉,洁白的衣裤布满黑洞和血水,腹腔已被子弹撕开,一段肠子从皮带边滑出来,饱满的右乳从撕裂的单衣里弹出,雪白的乳房上有三个枪眼,「咕嘟咕嘟」还冒着血泡,左手按在左胸,大力的按压使左乳变了形。

「真真厉害,将这个白罗煞的尸体带回本部,在城门上示众三天」,鬼子头抽出军刀大喊,「呀格里地。」

第四集:锦

山路上一匹白马飞奔着,马上一位青衣女子:挎双枪,武装带在胸前交叉,一条军用皮带束得紧紧的,高高的玉乳在胸前颠簸,乳头在单衣上挺出形状,灰色长裤被绑腿裹的扎实,长腿结实有力地夹着白马,一头乌黑的长发迎风飞扬,秀发下一张鹅蛋脸,芙蓉如面柳如眉,鼻似悬胆唇若玉珠。

「吁」刚转过一个弯,一排三匹高头大马挡在面前,女子猛一拉缰绳,白马仰起前蹄人立而起,一旋身稳稳的落地。

三匹马上坐着三位女将,看装扮中间是个头:米黄色绸衫,双峰娇挺,腰扎三指宽板带,左右髋部两柄左轮,左轮枪的子弹带圈在腰间,黑马裤塞进及膝长筒靴内,一头波浪卷发,小嘴上叼着烟,黑皮手套握着马鞭,「好俊的骑术」,黄衫女子一抱拳,「小女子铁燕柔,请叫小姐芳名。」

白马武士回礼,「小妹浙北野战军白云。」

「白罗煞」,三名女子身后闪出六、七把长枪。

「燕子岭大当家排场不小啊」,白云看着黑洞洞的枪口依旧面不改色。
「退下」,铁燕柔俏脸一寒,「打鬼子的都是朋友,姑娘好身手,兄弟们只是想见识一下让鬼子闻风丧胆的罗煞是啥模样,没想到怎么俊俏。」

「铁当家想交朋友?下月初三小妹前来拜山。」

铁燕柔只是一句客套话,不想对方这么爽快,「好,快人快语,燕柔摆好酒席等姑娘光临」,回头喊道,「让开道路,送白同志。」

被土匪头子叫成同志,白云觉得挺别扭,「后会有期」,一夹坐骑穿过队伍扬长而去。

土匪们看着如天仙一样的女子从眼前驰过,眼都直了。「那两个大奶子真他妈水灵。」一个小胡子咽下一口唾液。「脸蛋真漂亮,仙女下凡了,大概只有大当家才能震住她」,几个土匪议论着转过了弯道……

*** *** *** ***

琵琶湖四面环山,湖水清澈见底,二大队已经在此驻扎了两个月,姑娘们逐渐从失去战友的悲伤中恢复过来,昔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欢声笑语又飘扬在湖水上。

「队长,上级说新政委今天就到,怎么都快到中午了还不见人?」说话的是林月二班长,乌黑的秀发油亮亮的,用一条白布带扎在脑后,一张白里透红的瓜子脸,眉如远山,明眸就是山下的一弘清泉,鼻梁挺直,丰润的双唇,说话间露出两排浩齿。肩挎盒子枪,腰系皮带,腰柔峰挺,绑腿紧凑,1米65的好身材匀称婀娜。

「月儿,下水不?」苏葱答非所问解下武装,脱了衣服,露出傲人的胴体回头看着林月。苏葱真的长大了,一对乳房丰盈饱满,粉红的乳晕衬着雪白的肌肤鲜艳欲滴,纤腰没有一点脂肪,阴部微微凸出被密密的绒毛覆盖。林月脸刷的红了,「队长,你……你就这样见新政委啊?」

「月儿害什么臊,这里只有自己的姐妹,一起来呀」,苏葱向林月泼着水,湖水打湿了林月的单衣,深深的乳沟、粉红的乳晕透着衣服看得一清二楚。林月也解了衣裤,赤条条冲进湖水中。

「报告队长、二班长,营部通讯员李革命带来上级指示。」潭波小跑着过来。
苏葱、林月上岸准备穿衣,李革命很不是时候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啊」,林月和李革命同时尖叫出声,林月转身跳回水中,苏葱却不慌不忙的检起衣裤往身上套,潭波回头大骂,「混蛋,还看,转过身去。」

「上来吧,那小子被你吓跑啦」,苏葱看着水里涨红脸的林月,「月儿,你的身子怎么漂亮,怕什么?。」

「葱儿,你不害臊,还说」,林月嘟着小嘴懊恼的穿着衣服。

「是不应该害臊」,林中走出一位挎双枪的青衣美女,「林月同志,如果遇到鬼子,刚才的情况就可能要你的命;苏葱同志的应对方式才能转危为安。」
苏葱已经绑好绑腿,看见来人将武装带往地上一丢,「你一定是白政委,双枪震皖南、侠女白云。」

「刷」白云一个标准的军礼,「白云前来报道。」

林月已经穿好衣裤,「仙女政委」,边系皮带边打量白云。四个姑娘谈笑风生。

良久,「小李子,转过头来」,潭波气哼哼的对在仍背对在大家的通讯员李革命大嚷。

「你们穿好啦?我可转身啦」李革命慢慢的转过身,他被看前美色震住了,日(淫色淫色4567Q.COM)光下草地上四位英姿飒爽的女游记队员争奇斗艳:潭波杏眼圆睁还在生气,虽未发育完,但美丽已不能掩盖。林月匆匆忙忙穿好了衣裤,单衣紧贴着湿辘辘的身子,等若裸体,盒子枪挎带压在乳沟上,两颗粉红色的乳头清晰可见,束的紧紧的腰带将纤细腰枝和浑圆的臀部强调出来,绑腿里一双修长的美腿,林月仍有些不好意思,小脸红红的低着头。

苏葱身材一点不逊林月,双乳在武装带里随着呼吸起伏竟让人有种彭湃的感觉,姑娘正麻利的辫着长辫子。白云插着柳腰,双枪带将鼓胀乳峰逼了出来,一头秀发迎风飞扬真有如仙女下凡。潭波纤弱、林月温婉、苏葱健美、白云丰盈。看得小战士下体硬梆梆的。

「喂,说话,刘营长有啥指示?」潭波看着小李愣头愣脑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报告苏队长、白政委、林班长、黑妹同志……」

「什么黑妹,黑妹是你叫的吗?」潭波鼻子都要气歪了。

「咯咯……」三个美女笑的花枝乱颤……

*** *** *** ***

夜晚,二十几位女战士围着白云打听新四军的情况。葱儿独自漫步在湖边,看着清冽的湖水,姑娘想起了那条小溪,溪边有楚楚动人的柳迎春、风姿绰约的兰翎,还有秀丽健美的殷桃,心口一阵痉挛,葱儿捂着胸口晃了晃,一双胳膊从身后扶住了她是一班长黄桐。

黄桐齐肩秀发,耳边有蕺草作的簪,女孩总能有简单的饰物表现出她们爱美的天性,尤其是黄桐这样的美女,越简单的修饰越能衬托出她的清丽。眉是「蚕头凤尾眉」村里的老人说只有当年的西施才有这样的眉毛;眼是「桃之夭夭瞳」,鼻是「玉管统萧鼻」,嘴是「珠圆玉润唇」据说邻村的男人因为这鼻子这眼曾发生过「大规模战争」,黄桐憎恨那些只知道打邻居不知道打鬼子的人,她在相依为命的奶奶去世当夜就上山当了「白罗煞」。

黄桐的奶奶是乡间有名的好身手据说以前当过义和团的童子军村汉们虽然眼馋姑娘的美色,却无人敢去招惹。

黄桐耳濡目染学了一身好武艺,尤以一手飞刀震慑敌胆。一袭白衣裹狭下的胴体凹凸有致,斜过胸口的飞刀带将挺耸的乳房凸现出来,一条皮带束出多少风流韵致,腰间扣着左轮,一排二十支飞刀插在右臀上方的皮囊内,袖口卷至肘上,玉臂在月光下晶莹剔透。一双美腿包裹在绑带里,修长而健美。

「小桐,没事的」,葱儿握住小桐的手。

「又想迎春姐她们了?」黄桐爱怜的看着脸色煞白的苏葱,「苏葱不要把事憋在心里,你的真气很乱会留下病根的。」

「桐医生有什么妙方?」葱儿的顽皮劲又回来了。

「你呀」,小桐嗔怪看了她一眼,「那年奶奶过世,我感觉很冷,这世界对我来说已没有亲人了,直到遇上你们。这些年不断有姐妹离开我们,可我仍感到温暖,因为还有这么多同志在身边。」

两个女孩紧紧握着对方的手,看着湖水,眼中泛起了涟漪。

「葱姐、桐姐」,黑妹的出现打破的宁静的气氛,「丁枝姐发来消息。那个狗腿子林国栋的姐姐后天出嫁,姓林的一定到场。」

「那个畜生害死兰姐后平步青云当了保安团副团长,成了鬼子的看门狗」,苏葱眼中冒出火光,「走,找白政委商量一下怎么收拾他。」

夜深了,姑娘们已经各自休息,中军帐里只剩下苏葱、白云、黄桐、林月,一个详细的计划已成型。

[ 本帖最后由 樱冢澈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吾夜 金币 +2 合格
黎明前的黑暗 金币 +10 感谢您给众淫带来精品

上一篇:秘密之恋
下一篇:污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