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吸精殭屍上、下


吸精殭屍

〔你有甚麼毛病啊?〕醫生埋首於病人的檔案中,低頭問面前的病人.

〔我...我渾身都感到不適喔,醫生.〕麗斯虛弱地說.

因為聲音帶點虛柔,聲線又清脆動人,所以醫生不自覺地抬一抬頭瞥她一眼.

醫生一看便呆了數秒,因為整天處理著病人的事務,令他整天都處於緊張狀態,眼前的人令他心頭猛然放鬆起來.

麗斯的相貌挺深邃,尖高的鼻子,嫵媚冷酷的藍眼珠,天然啡金色的秀髮,擁有歐美與亞洲的混合特徵,整個感覺就是又迷人又尊貴.

醫生察覺到麗斯的不自在,所以立刻從中抽離.

醫生續問:〔痕癢抑或腫痛?〕

〔好痕癢,又有點腫痛.你看一下,好吧?〕

醫生錯愕了一剎,然後裝作鎮定叫麗斯伸手給他看.

麗斯把手輕輕放在桌上,又白又滑的左手反射出光澤.

醫生輕按麗斯的手腕,問她是否感到疼痛,她搖頭,醫生繼而向上按,她又搖頭,醫生再向上按手臂的位置,她又搖頭.

醫生問她哪裡癢,她便微微低頭回答胸部的位置好癢.醫生抑壓著內心莫名的躍動,叫她脫下啡黑色皮製外套.

漲滿的乳房隨即彈了出來,由於粉紅色背心緊橕著乳房,所以乳房顯得要逼爆.乳房又圓又滑又白又大,醫生的左手手指不自主的拍動

起來.

麗斯看著醫生,示意可以檢查了.

醫生戰戰競競的伸出左手,弄出抓住東西的形狀,向乳房那部分前進.當他理清脈路,立刻把手移向胸部的上方.

他的手指生硬地觸碰著麗斯的胸部上方,她從喉嚨裡發出〔嗯〕的一聲.

〔醫生,你這樣弄得我有點痛呀,你可否走過來慢慢檢查呀?〕她別過頭,細聲語.

醫生的神緒緊張起來,他走到她的面前,示意她可以睡在床上.

麗斯走上床上,醫生才發現她身穿一條啡色鬆散短裙,露出兩條修長的腿,顏色像鮮奶那樣純淨細膩,看著都會嗅到奶騷味.麗斯的胸

部因地心吸力向下榻而顯得更漲更大,富彈性,好惹人伸手揉搓.

正當醫生預備向麗斯檢查時,她叫醫生鎖上門,因為怕尷尬.

醫生看一看時鐘,發現已是打烊的時間,外面又沒有病人等著,所以便叫護士可以先行,並關掉外面的燈.

醫生把手放在她的胸上,緩慢地輕輕地按,麗斯輕抿著嘴唇,發出敏感的聲音,然後告訴醫生可以往下按.

醫生漲紅了臉,手仍留在胸上,不敢放肆.麗斯見他那麼緊張,便臉帶微笑抓住他的手,拉著他的手掌,放在她自己隔著背心的乳房上

醫生的手抖得好利害,呼吸急速.

麗斯告訴醫生這樣感覺不明顯,要醫生伸手進衣服內檢查.她抓住他的手,然後逐步擠入沒有空氣的空間內.

醫生的整個手掌都抓住她的乳房,感到多重感覺.

當麗斯的視線移到醫生的胯下,便害羞地含笑起來.醫生低頭看著自己的胯下,發覺濃起了一個小帳蓬.然而,他實際上已經充滿慾火

了,陰莖不斷漲起來,似要衝破內褲的綑綁.

醫生感到非常尷尬,又沒有膽量開口道歉,但麗斯沒有理會,閉上眼,用醫生的手揉掐自己的乳房,每一下都讓人騷軟,更令人充血.

麗斯伸出自己在衣服裡的手,然後親自解下醫生上衣的紐扣,伸手往他的胸膛遊旋,打圈搓著他的胸肌.醫生也不禁發出敏感難耐的聲

音,他的手開始用力掐住她的乳房,呼吸聲漸大.

麗斯解下他的皮帶,然後把皮帶的一邊越過他的頸部掛著.她接著脫下他的西褲,露出一條白淨的底褲,底褲向前頂得快要穿了,麗斯

往他的胯下輕揉,使得他的陰莖活躍地跳動起來,馬眼流出一灘淫水,污染著純白色的底褲,令龜頭的形狀顏色更清楚地勾勒出來.

麗斯拿出醫生正掐得她的乳頭興奮的手,然後掎著床起身,輕輕推搡醫生上床上.麗斯亦走上床上,雙腿叉開,騎在醫生的胯下,雙手

由醫生的胯下,像推拿那樣向上推.

她脫掉背心,露出一對驕人的乳房,粉 的乳頭硬了起來,等人吸吮.

她俯身趴在他的身上,乳房壓著他的胸膛,是一冷一熱的融合.她伸出舌頭向他的頸部細舔,舔得他的皮膚透出一層光.他感到很癢,

身體像掙扎那樣左右搖擺.然後她舔到他的唇邊,在唇邊滑過,繼而滑入口內.

醫生面有難色,感到她的口中有陣怪味,是臭味,是口臭,但不似是口水中的細箘形成,很腥,很像漂白水味.但他已沒有放在心頭,

因為她的舌頭已主導他的思想,她的舌頭滑近他的喉嚨盡頭,在盡頭不斷撥動,像走出海水的魚兒那樣拍動.

麗斯的身體向上向下移動,下身擦著醫生的胯部,上身的乳房有節奏地壓著醫生的胸膛,每一次壓下去都像水彈般平下來,然後一移開

就呈現渾圓的形狀.

她抱著自己的厚重乳房,放在他的口上,他便爽快地用舌頭舔著,然後用牙齒輕咬,再用雙手抓住乳房,像小孩抓住奶樽那樣,放肆地

吸吮.

麗斯用手揉著他的胯部,跟著那條凸起的形狀向上向下推.麗斯一邊用舌頭抵住他的皮膚,一邊向下舔.當遊到腹部位置,他不禁縮起

肚子來.

她掀開他快破的內褲,一條粗壯滾熱的大雞巴騰出來,足足有16cm長.她在龜頭上像小貓舔了幾下,然後張大口吸吮著他的雞巴,

用舌頭往粉 的龜頭狂掃,像飢餓的小孩一樣.他爽得抓住床邊,不斷發出喉嚨的聲音,頭上的汗漸漸佈滿臉蛋.

麗斯這次用雙手抱住各邊的乳房,然後用乳房夾著雞巴,在中間不斷抽送,擦得乳房內側紅了,熱了.她用手用力壓著兩邊的乳房,夾

著中間的雞巴透不過氣來.簡直是仙境,但願因此窒息.

麗斯的胸部脫離雞巴,換了69位置.

麗斯用舌頭舔了龜頭一會,然後用手掌中心往馬眼的位置不斷搓,由於馬眼比龜頭更敏感,所以令醫生身體弓起來,雞巴變得更硬,跳

得更犀利.很快便令醫生達到高潮,興奮狀態提升至高頂點,氣喘得很急驟.

醫生同時伸手往黑森林裡進發,手掌滑過像豆腐般滑的大腿,撩起內褲,用兩隻手指滑入洞口,手指立刻給淫水潤滑,淫水多得像一個

潭.因為太多淫水,所以使得手指瘋狂地往內狂擼,麗斯便發出啊.啊.啊的呻吟聲,醫生聽後更興奮,所以更用力擼,在洞裡不斷穿梭,

令麗斯發出淫蕩的〔啊,啊,不要啊,輕手啊,醫生〕呻吟聲.

麗斯知道醫生是時候要發射了,所以她立刻用口緊緊吸著龜頭,白瀆的汁液使勁地一下一下噴出來,麗斯毫不猶疑地把精液吞落肚,每一噴

射都射入喉嚨深處.每一發噴射,醫生都用手指深深地往洞裡推進,而且汗流浹背.麗斯口中散發出陣陣精液味.射完後,麗斯仍吸著醫生

的雞巴,不斷用舌頭刺激著龜頭,使得雞巴不斷跳動,管道肌肉不斷繼續用餘力抽出精液,令醫生更爽翻天.

直至醫生開始感到很癢的時候,醫生癢得雙腳都提了上來,但麗斯仍不斷舔龜頭,醫生想叫停麗斯,但她不理會,不斷繼續吸,令醫生

的雞巴管道裡面變成真空狀態,抽得血壓狂飆,一絲絲血液便從馬眼流出來.麗斯才願意停手.

她舔一舔唇邊的精液,穿起衣服,回眸高傲地笑了一下,留下面容扭曲的醫生在床上獨自掙扎.

第二章-吸精殭屍vs吸血狼

麗斯走出診所,心情愉悅地返回家中.忽然間被一種莫命奇妙的力給壓在地上,就這樣不知道接下來數小時發生的事情了.

當麗斯醒來後,她便發覺她處於一間房間內,燈光泛黃,想搖動雙手但發覺雙手雙腳已被繩緊緊繫住在板上,整個人像耶穌那樣佇立著.

當她正在焦急的時候,低頭一看,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除了粉紅色的內褲外.

連想辦法逃走的時間也沒有,有人便從門外走進來.

那是個粗壯的男子,寬闊的肩膀,橕住白色短袖背心的二頭肌,頂起白色短袖背心的厚實胸肌.看外形真的令女性著迷.

男子走上前打量了麗斯一會,便伸手掐住她的乳房,毫不留情地榨,掐得麗斯大嚷起來,所以麗斯使盡力氣辱罵面前的男子.男子兇狠地看了麗斯一眼,便掌摑了她一個耳光,一邊臉紅腫起來,這樣麗斯才安靜下來.

男子進來時隨身攜同一條長幼的茄子.他先用手撕爛麗斯的內褲,然後把茄子於陰道出口輕沾豐盛的淫水,慢慢地推搡扭旋入去,由於茄子比一般的肉棒大一倍,所以推進去時感到很緊繃,可是男子沒有在意她的狀況,自顧自用茄子抽插麗斯的陰道.因為磨蹭得太厲害了,所以麗斯不禁呻吟〔啊,啊∼∼∼∼好痛呀∼放手呀你∼∼你想點呀?!啊∼〕男子聽了她的呻吟奸笑了起來,然後比之前插得更急驟,每次都猛烈碰撞子官頸,麗斯嚷得更大聲:〔啊∼∼∼∼∼〕茄子離開陰道,再插進去,子官頸又被撞擊,麗斯死氣地搖頭,再次嚷:〔啊∼∼∼停呀∼∼〕

男子停下抽插,但沒有拿出茄子來,他抓住茄子,慢慢用力把茄子往更深處推入去,麗斯的呻吟聲漸大,男子的視線留在她的臉上,留意她的神情變化,而手就抓住茄子往裡推進去,麗斯面容越扭曲,男子就越興奮,插得越起勁.不一會,男子忽然使出極大力推入去,麗斯瘋狂尖叫了,血液緩緩由陰道流淌下來,撕裂的痛楚令麗斯崩潰了.血液流下來的同時,眼淚亦下.

茄子留在陰道的盡頭,猛地打轉,更多的肌肉組織給撕裂,更多的血液從傷口奔淌出來.麗斯已垂下頭,咬緊牙齒,握緊雙拳,默默堅忍著.

男子終於鬆了手,抬起麗斯的頭,強制與她接吻,她立刻把頭甩開,男子用手固定她的頭,把舌頭塞進麗斯的口腔中,她的呻吟聲顯得矇矓起來〔唔,唔,噢∼∼〕.在一剎巨大的尖叫聲之前,她咬了他的舌頭一下,男子退卻下來,用手捂住口部,喉嚨發出怒吼聲,然後一手把茄子推進去,因為子官頸暫時放鬆和撕裂的關係,所以茄子擠開子官頸,給血液潤滑,成功插進子官內.麗斯的眼睛反白了,嘴巴張大了,並發出嘶啞的低沉聲,就像被刀桶了一下.四分之三的茄子長度給插進去了,顯得像一把上鞘的刀.

男子面表滿意,並抓住茄子進行深度抽插.當抽出部分茄子的時候,血液也一併濺出來,紫色的茄子染上紅色染料,好像渾身受傷的茄子.地上一灘的血液不只是血液,還有眼淚融和其中.

當男子把整條茄子抽出來時,整個陰道變了一個血盆大口,這大口像隻垂涎的狗,不斷流下一絲絲血液.男子就在此時,立刻跪在地上,貪婪的張開大口,伸出淫穢的舌頭,接下純淨的血液,血液滑過舌頭流入喉嚨,男子感到血液很香醇,喝得嘴舔舔.然後一個勁兒衝上陰道前,伸出舌尖往陰道內狂掃,喪失理智地把頭壓著陰部,臉部因此變得血流披面,整條舌頭染成鮮紅色,好似一隻瘋狂的喪屍.

陰道受到猛烈刺激,所以不斷收縮,更多血液擠出來,男子更興奮,舔得更放肆,他繼而伸出兩隻合併的手指,往陰道裡施加刺激,令陰道的收縮更劇烈.像要排擠嬰兒出來那樣.

麗斯沒有力氣,連飲泣的力氣也沒有,只能垂頭等待拯救...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男子才肯停下來.飲血的事情停止了,另一件事情即將開始.

男子脫下緊身白色背心,脫下牛仔褲,脫下內褲,全身赤裸裸.右臂上紋有一個圖形,左面的乳頭穿有一枝鐵釘.

男子的肉棒原來已經挺勃起來,又粗又大,龜頭漲得好紅潤,似乎已經充血了一段時間.

男子鬆開綑綁麗斯的繩,把她放在床上,然後又把她的雙手大字型綑於床邊的樑上.

男子把他碩大的肉棒插入傷痕纍纍的陰道中,麗斯忍不住哀嚎出來.男子手抓住麗斯的乳房,下身開始前後擺動起來,幾秒間,肉棒已染得一身鮮血,男子感到很暢快,所以搖擺得更落力.

麗斯的乳房像水彈,充滿水分富有彈性,看起來入面有好多汁液.在男子的碰撞下,麗斯的乳房不斷地震盪,於男子的手中仍有部分從指間擠出來.男子見麗斯的乳房好有手感,所以便像搓麵粉那樣感受乳房的鬆軟韌性.

麗斯的聲音跟碰撞的節拍一致,連綿的呻吟聲,斷斷續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汗珠佈滿麗斯的臉,頭髮給汗珠黏在一起,經過持續的碰撞下頭髮散落床上,就是電影中給人強姦那種半死模樣.

男子使力揮拍麗斯的乳房,麗斯痛苦地哀嗚了一聲〔啊〕,男子再拍打她的乳房並對她說:〔操你娘,再嚷大聲點呀,你這個賤女人.〕他再拍打,麗斯便慘叫了起來,並哭著央求他:〔放我走吧,放我走吧,我求你啊.〕男子揮拳擊打她的乳房,並扯住她的頭髮命令她呻吟大叫.基於內心的憤怒和命令,麗斯一於盡情尖叫.

男子用手掐住麗斯的口說:〔你是否不清楚尖叫與呻吟的分別?你這個臭婆娘,等我操到你虛脫.〕男子加快速度抽插,雙方陰部的撞擊更快更響,床褥亦搖得〔伊伊〕作響,乳房搖得向上向下拋動,麗斯不斷發出斷續呻吟聲,男子不斷從喉頭裡發出粗豪的呻吟聲,這就是射精的前兆了.

男子抽出鼓得漲漲的肉棒,走到麗斯的嘴前,要她吞下所有精液.他抓住她的頭髮,而她則乖巧地張大口含住大肉棒,並用舌頭加以挑撥龜頭,往整個龜頭掃一圈,然後不斷來回掃馬眼.肉棒最終按耐不住,痙攣地射出一炮炮美味的精液,全部打入麗斯的喉嚨.他閉上眼抑頭,深深感受這一刻的快感.另一方面,麗斯的眼神漸漸有神采,一股氣流驀地從房間裡竄起來,周圍的物件開始震動,牆上的時鐘飛脫倒地,桌上的物品震得呱呱響,麗斯的頭髮飄升起來,手指漸漸長出爪子,整條手都慢慢變做一對蝙蝠翼,由手伸延到背部,犬齒變得又長又尖銳,腿部長出好多蝙蝠的皮膚,腳部亦伸出比手部的爪還長的爪子.

男子驚愕地環視四周,最後以驚恐的眼神畏視住麗斯.

麗斯一手抓住男子的頸部,把他提起到天花板,然後轉身一踹把他飛向牆上,胸骨不知不覺間裂開了.男子還未驚訝完,便感到劇痛.她怒氣沖沖地走到男子前,用爪子向他的胸膛狂刮,並用爪子深深插入他的肉中,向左向右撕斷他的肌肉組織,血漿從傷口裂縫冒出,一條條腥紅的血線,像一個活火山地帶.

男子緊繃著全身肌肉,不斷地低聲呻吟,忍受著這種切膚之痛.麗斯看得很舒暢,這樣的事情怎可能停下來!

她用爪子割走男子的陰囊,他痛得呱呱大叫,兩顆濕滑新鮮的粉紅肉球彈了出來,兩條幼細的輸精管連著肉球,麗斯用一隻爪子輕輕切斷輸精管,另一隻爪子抓住將要與男子分離的肉球,然後抑頭,把手持肉球的手放在口的上面,爽快地掐爛肉球,黃白色的液體像在扭濕了水的海綿的水一樣湧出來,通通落入麗斯的口中.

麗斯接著扯斷另一條輸精管,並拿著另一顆粉紅色的肉球到男子的口前,用爪子橕開他的口腔,並刺入口腔內的肌肉,麗斯對他說:〔你要我嘗你精液的滋味,那麼你有否嘗過你自己的精華?哈哈哈.〕她掐爛肉球,肉汁便從肉球裡流入男子的口腔,他一品嚐到自己的精華之後,臉上肌肉便糾結起來.麗斯笑了:〔你這個表情是怎樣?不好喝嗎?這是你自己的東西啊,你應該為自己的東西感到自豪!哈哈哈,通通喝下去吧.〕

麗斯靈機一觸,她張開他的雙腿,用爪子深入他的屁眼,他立刻全身抽搐起來,呼吸頓時變得急遽.她抽出爪子,拾起旁邊的茄子,對準屁眼戳過去,可是屁眼太緊了,需要擴張!她往洞裹伸入兩隻爪子,然後像攪拌機那樣連還打轉,一堆血肉立刻搗碎,他慘叫得比她剛才更大聲,咬牙咬得青筋暴現,她就是越聽越興奮,所以伸入另外兩隻爪子,繼續擴展.

屁眼變得血肉模糊,爛肉堆滿屁眼,整個部分就是由血漿與爛肉組成的,散發出濃烈的腥臭味.她拿起一堆佈滿血的爛肉往他的口裡去,他立刻吐出來,她再拿起一堆爛肉,把這堆爛肉塞入他的喉嚨裡,令他嗆了嗆,吐出一堆混血的嘔吐物.

當他繼續吐的時候,她立刻拿起茄子,往屁眼裡深插,頂到盡頭,然後又拉出又推入,使得他飽受兩邊的痛苦.

當麗斯玩得七七八八了,她便走到廚房拿起一樽鹽,回到男子的面前.她倒出部分的鹽在手中,然後抓緊鹽,把手伸入屁眼裡,灑下手中的鹽,他便痛得翻白眼,並發出喉嚨被掐住的低沉苦叫聲.這樣太麻煩了,所以麗斯乾脆把那樽鹽塞入屁眼裡,倒光後就拿出來.他渾身痙攣,嘴唇發青,眼皮微微抖開,全身的力氣也盡失了.

麗斯穿起他家中的衣服,再走到他的面前欣賞他這副模樣,然後便愉快地踏出這家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