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母親跟隔壁的王媽媽


阿雄的母親(阿柳)自從他的父親死後他們母子倆便相依為命、阿雄今年三十而立至於阿柳五十八歲雖己

五十八歲可是他媽是出生在富貴人家身材不比一般年輕女孩差、而阿雄也到了適婚年齡整天想結婚又未交

女人一生中見到的裸體除了色情錄影帶外、也就只有媽媽的身體,雖然阿雄對於平日跟媽媽總是和諧相處

。也可能是沒有父親的關係阿雄總是對母親有著一種保護呵護嚴格說就是一家之主,或許是這一層關係因

素阿雄對母親的愛意日漸加深,使得如今三十歲從未交過女朋友。

這一天剛好星期日阿雄不用上班早上九點多還賴在床上,媽媽早己跟隔壁王媽媽從公園運動回家,一進門

見餐桌上的早餐原封不動擺在桌上,心想這麼晚了這孩子怎麼還沒吃是不是昨夜又看錄影帶起不來。母親

阿柳在樓下叫著阿雄起床早餐快變午餐了、連叫了好幾聲都沒回應、心想這孩子可能是星期日跟朋友跑出去玩吧

母親也就沒理會,將桌上整理乾淨,習慣運動完後就上樓沐浴、浴室就在二樓樓梯口母親在一樓就脫完衣服

身上一絲不掛就上樓洗澡(因平常運動回家兒子早上班後家中就沒人)浴室門也沒關,母親邊洗邊摸著自

自己的小肉墩不時將沾滿香皂的手指伸進穴內來來回回的摩蹭,口中也不時呻吟,當手指摩擦肉壁發出嘖嘖

的聲音,左手搓揉著有些下捶而還算豊滿的雙乳,由於全身沾滿濕淋淋香皂指縫跟掌心不時的搓揉黑色

的乳頭更增加了母親些許的快感、右手指則更加速的向肉穴內抽動,此時肉穴口不知是肥皂的泡沫或是穴

內因手指的抽動高潮而流出的淫水混雜為一種像是乳液又比乳液的色澤透明且有種特殊的味道,此時母親整個人己攤坐在浴室地

板上,而陰道口張開像蝸牛肉且不時一陣陣由內向外泛者晶亮的淫水,的確像一個歷經大戰且不時從陰道內滲出汁液般的透明乳液、

地板上也流了一地,阿雄早被母親剛剛的沐浴聲及吟叫聲給吵醒,早己站在走道外看著母親多時,汁液所透出的氣味使阿雄雞巴早己腫脹的難受後阿雄手伸進內褲抓住腫脹的雞巴前後抽動套弄,沒兩下阿雄的內褲早己濕漉漉。母親此時尚未發現!門外兒子早己偷窺自己之淫慾,兒子也不敢讓母親知道他的一切早已看得一清二楚,

兒子只好裝做若無其事的溜回房間內脫掉衣物,躺在床上想著剛剛那一幕不一會

兒雞巴又硬又悄只好又躲在被窩裡又打了一槍,連打了二槍阿雄此時皮倦的光著身子昏睡。母親沖好身體從浴室走出來。經過兒子房間見兒子躺在床上睡覺

眼睛盯著兒子的私處看著阿雄雖然沒腫大可是又黑又粗的雞巴心中難免想起阿雄他爸爸那根大香蕉,青出於藍、更勝於藍,臉上泛起一絲絲紅暉、連陰

道馬上泛出陣陣的淫水手指不由自主的輕捊腫脹的陰唇,此時也顧不得什麼

是亂倫、母親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要是能把兒子那根塞入自己的陰道內抽動摩擦不知有多好。手指也更加用力的往腫脹的陰道內來來回回磨蹭,不一會兒功夫整個下體己濕淋淋,見兒子翻身未了不讓兒子發現裝作若無其事回房間內換好衣物、或許是久旱逢甘霖整個人精神特別的好,打理好一切後擦上塵封己久的化妝品,臨走時還不忘往兒子的房間內偷偷的瞄一眼,往門外隔壁找王太太到菜市場,王媽媽一見阿柳就說哎呀今天怎麼了平常都不化妝的今天上市場怎打扮的這麼漂亮是不是找男人約會呀?母親立即回說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有誰要,王媽媽:話可不是這麼說現在年輕人都喜歡年長一點的女人一來嗎有經濟基礎,二來性經驗豊富。妳跟我現在行情看漲呢,難道王太太妳有這方面的經驗。王;經驗倒是沒有不過前一陣子家裡總有一個莫名其妙的男人打電話

來剛開始總是你再不出聲再不講我就掛電話了,起初以為我那死鬼老公從大陸打回家怕挨我罵不敢出聲,為了挽回我那死鬼我就先低聲下氣的撒嬌:老公人家好想你一去就是這麼久人家也是肉身子做的也有七情六慾,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傅來一個年輕人的聲音吱吱嘸嘸說王小姐我暗戀妳好久了想跟妳做朋友。我說我今年五十四歲當你媽媽都差不多怎麼在一起呢,你猜那年輕人怎麼說阿柳:快怎麼說。他:我就是喜歡年長一點況且妳臉蛋一點皺紋都沒有且又沒生過小孩又有經濟基礎任誰也會選擇你,況且我們又不是要結婚生小孩年齡差距又有什麼關係,聽他這樣一講任誰也會心動且死鬼早就死在大陸妹的肚皮上。阿柳又說那後來呢你怎麼說,我:那我考慮考慮,好那我星期日晚上再等妳消息,這種事還考慮什麼要是我像妳這種情形早就答應他,你跟我還不是一欉只是多一個兒子嗎?不知不到了市場阿柳特別挑了一隻兒子愛吃的大龍蝦及愛吃的菜歡喜買了一大堆,王:怎麼今天又化妝又加菜難不成真的要相親,別瞎扯了快買買快回家作中餐。一回到家母親見兒子早在客廳看報紙阿雄見母親回來放下手中報紙媽你今天特別漂亮喔!你少吃媽的豆腐了媽都己是又老又醜、那來漂亮,媽不你今天穿這件洋裝真的好漂亮,母親被兒子這樣一說還真有點不好意思滿臉通紅,小心肝不理你了看你的報紙吧,媽今天特別買了一些你愛吃的中午我們母子倆好好聚聚,美食當前應是否應該配美酒、阿雄起身前往巷口

買了一瓶白蘭地,阿雄從櫃子上拿了酒杯將酒倒滿、今天我們母子倆好好的喝兩杯,不勝酒力 的母親沒多就己躺臥在客廳的沙發上,頭靠在沙發扶手上右腳置於沙發左腳則橫跨在茶幾上,識乎有意將雙腳張開己見一條紅色的性感小內褲,或許是酒精做遂跟早上所發生的種種使的阿雄的心跳加速,心想機會來臨、雞巴早已腫的不能自己,將手偷偷的伸進母親大腿間、輕輕的碰了一下,見母親沒有反應心想可能真的醉了,就更大膽用手將內褲輕輕拉扯見到了母親的稀疏陰毛底下兩片泛紫黑色的外陰唇、不由自主的將鼻子靠了過去嗅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氣、用手將內褲拉開、將舌尖伸進兩片泛紫黑色的外陰唇細縫中間由下往上舔,初嚐母親的小黑唇這味道讓阿雄簡直不敢相信像做夢般,眼睛餘光見母親似乎睡的很沈一點反應都沒有(其實母親根本沒醉早就故意製造機會),於是更大膽用指頭將兩片厚唇給撐開直見裡頭微粉紅色的陰道,舌頭整個深進去穴內翻滾,阿柳再也忍不住兒子如此吸吮口中伸吟著,下體也配合兒子的吸吮而臑動著,阿雄見狀停滯 頭望一下見母親閉著眼睛嘴唇微動發出嗯

、、、嗯、、、見她卻似乎樂在其中阿雄把嘴唇貼在媽媽的花房上就是一陣吮吸,舔舐。阿柳簡直要飛上天了,除了呻吟與嬌喘心中就只有一個念頭:

這小子第一次就舔得這麼好,大概也是遺傳他爸爸的吧兒子的嘴一鬆開,就挺著玉莖想來個一鼓作氣。但畢竟是初次,不諳花徑,把媽媽頂得一機靈。理智忽然被疼痛喚回,她立刻捂住要害「不!不能,不能這樣!君俊,畢竟我是你媽媽。我們這樣已經太過分。千萬千萬不能插進去!」

「不嗎,媽媽讓我試一次吧!我真的很想……你看我這裡已經硬得這樣了。」

兒子邊撒嬌邊粘在媽媽的身上到處親吻揉搓。阿柳也有點吃不住勁,喘著氣道:

「阿雄,你要是想發泄,媽媽給你手淫吧?或者…或者…用媽媽的嘴給你吸出來。好嗎?我微笑的看著兒子,此時他的眼睛張大他的臉同時變成醬紅色。

我告訴他這個主意,同時刺激著他並使他為難。阿柳的嘴裡回絕了兒子,但下面的穴裡已經是泛濫成災了

在他還沒回答前,我開始解開我的上衣。

「媽,妳是說真的嗎?」

我點頭表示著。『心肝兒子,躺下來,讓媽媽來引領你,絕對叫你舒適無比。』媽媽要我先起來,然後她跪在我的面前,溫柔地含弄著我的肉屌,她的舌頭從我的龜頭開始滑過,慢慢地來到我的肉屌根部,並且再慢慢地滑回龜頭,她這樣週而復始,直到我整根肉屌都沾滿了她的口水而顯得閃閃發亮!沒兩下為了進一步刺激兒子,我這樣挑逗的說著他靠了過來,緩緩的蹲下身,以近似遲頓的動作,慢慢的脫下我身上最後一件衣物。

我金黃色的陰毛隨著褲子的脫下而起舞著。

此時我已全裸的呈現在我可愛的兒子眼前。

我以手指溫和地撫弄我的陰毛。

「我可愛的兒子,過來佔有媽媽吧。」

他移動他的手,顫抖的撫摸著我的大腿,想著眼前撫摸著自己的是親生兒子浪穴不由自己的流出美妙香甜的汁液來。

兒子移動他的手,接近我毛絨絨浪穴,他以不熟練的動作撫摸著我的陰唇,撥弄著陰核,異樣的快感激盪著全身的細胞。「媽,妳好美,我一見妳就忍不住!」

「壞孩子!」母親低下頭,手也不知不覺鬆開了。

原來只要贊美幾句,母親就會讓我為所欲為了!我狂喜,一邊摸母親的乳房,一邊把陽具頂在母親屁股上。

一陣欲仙欲死的快感傳來,我滾熱的精液噴滿母親大腿間。

「哎呀,壞東西,你做什麼!」母親驚叫著,掀起裙子。

我的精液從她的大腿根直流到高跟鞋裡,內褲的褲檔都打濕了一大片。

我有點後悔,低頭說:「媽,妳那麼性感,我一抱妳,就忍不住射精了,我幫妳擦擦吧。」我撩起母親的裙子,拿我的內褲幫母親擦去大腿上的精液,另一隻手趁機捏著母親肥軟的臀部。

這時我看見母親透明的內褲裡烏黑的恥毛,陽具一下又 起頭來。

我突地站起,摟住母親,急切地說:「媽,妳這麼性感,我不明白爸爸怎麼捨得拋下妳!!!」母親的臉色忽地緩和下來,悠悠地說:「媽也不清楚!」

「媽,讓我看看是不是妳的奶子不夠大!也許爸爸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我說著,伸手去解母親的衣扣。

母親有點害羞的樣子,但沒有阻攔,我解開母親的白襯衣,鬆開她的胸罩,掏出母親的乳房把玩起來。

母親裸著胸,手足無措地站在那裡,呆呆地任由我非禮她的雙乳,吸吮著她粉紅色的小奶頭。

「怎麼樣,夠大麼?」

「夠了,」我滿足地說:「不過,妳的屁股不知怎樣。」

「那……」

「我幫妳看看。」

「這不好!」我把母親按在 台上,掀開她的裙子,把內褲拉到大腿上,母親誘人的私處暴露無遺。我摟著母親的腰,撫摸著她的屁股:「好滑好軟!」我的手滑到母親小穴口:「好多毛毛!」

「呀,不能摸那裡。」母親紅著臉站起來。

「好好好,不摸,來蹲下,讓我好好摸摸妳的屁股。」母親像大便一樣蹲在地板上,讓我摸她的淫臀。

「怎麼樣,有問題嗎?」

「嗯,好像沒有。」

「那你爸為什麼會不喜歡媽媽呢?」母親有點急了。

「嗯,這個嘛……」我沈吟著:「也許,要看看全身,有時一個部份美,不代表全身美,整體美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媽,脫光光讓我看看。」

我摟著母親,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剝光,一尊全裸的活生生的維納斯雕像站在了我面前。也許是害羞吧,母親紅著臉撲到我懷裡,嬌嗔地道:「壞蛋,不準亂看!」我渾身顫抖起來,摟著母親赤裸嬌軀。

「媽,和我接吻,我看妳功夫夠不夠,也許爸爸是覺得妳……」

「誰說,媽很會的。」

「光說無用,試一下。」話音剛落,母親的香唇已印在我嘴上,又滑又軟的舌頭像小蛇一樣鉆進了我口裡。「唔……」我爽!

「怎麼樣?」母親紅撲撲的臉,笑著問我,顯然她很有自信。

「很好!」我說,「不過……」

「不過什麼?」

「還有最後一關,媽全身無可挑剔,但不知搞起來舒不舒服?」

「這……」母親很難過的樣子:「也許你爸和媽做愛時沒有快感吧?」

「也許吧,但沒証明過怎麼知道呢?要找出問題的所在,才好下結論,然後尋找解決的方法呀,我也想老爸快點回到媽媽身邊來,寶寶不想看到媽媽傷心的樣子咧!」我一邊說,一邊摸母親的雙乳和陰戶。

母親好像全沒感到,含著淚,摟著我親吻著:「好孩子,真會體貼媽!」

輕輕地,我把母親按倒在地板上:「媽,讓我來檢查一下妳的身體。」

「你要和媽媽搞嗎?」

「是試一下……」

「這不行!」母親紅著臉推開我。

「為什麼不行?」

「我是你親媽呀,寶寶!」母親看著我,羞澀中帶著慈祥,我更加恨不得馬上搞大她的肚子!「為什麼親媽就不可以搞?」

「那是亂倫呀!」

「為什麼亂倫就不行?」

「人家會笑話!」

「我們不說出去誰知道?」

「嗯……」母親有點糊塗了。

「媽,我們去床上幹!」我拉著起母親的手,母親抱著廚房的柱子不放。

「這樣子總是不怎麼好……」母親蹲下身子,用手掩著胸。我乾脆把她抱起,向臥室走去。

「呯」地一聲,我把母親放在床上,然後壓到她柔軟的胴體上。

「不要啦!」母親柔聲勸說。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摟緊母親就親嘴摸奶,摸得母親兩隻奶子高高漲起。

當我摸她陰部時,她害羞地轉過身去趴在床上。

我摟著母親的腰,把手伸到下面去,手指插入她的淫穴,母親的粉臀馬上一蹺一蹺地動了起來,不停地呻吟,蜜水也流滿我的手指。

「不!不要!」當我把母親抱在腿上,分開她的陰唇,準備插入時,母親再次拒絕了我。

「好吧,」我有點洩氣:「我摸一下好了。」

「真的麼?」

「真的!」

母親這才放心地坐到我大腿上,摟住我的脖子,分開她那誘人的美腿,露出她長滿濃密黑毛的私處。

「騙人是小狗喔!……」母親嬌滴滴地囑咐我,我笑笑沒作聲。

我赤裸裸地坐在床上,母親一絲不掛地坐在我大腿上。

我摟著我的生身母親,品嚐她的淫嘴紅舌,舔她的奶子,捏她的肥臀,撫摸她的生殖器。

一開始,母親還和我親吻,漸漸地,就像一堆泥一樣癱在我懷裡,除了呻吟,一動不能動了。

我一鬆手,母親的白肉肉軟軟地倒在床上,像一隻待宰的小羊羔。豐滿的大腿左右張開,神秘的地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召喚我的插入。

我失去了理智,一頭撲進母親溫暖的懷抱……。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屋裡,只有我們母子的喘息聲和床的吱吱聲。

我吸吮著母親的肉舌,捏著她飽漲的乳房,插著她的淫穴,母親 起肥臀,迎合著我的插入。「媽,我幹死妳!幹幹幹!呼……」

「心肝,把媽的肚子……搞……搞……搞大……」

「我搞……我搞……搞!」

「插!插!插死媽媽!用……力……插!」我吐出母親的舌,鬆開她的奶子。

緊緊摟住母親的腰肢,用盡全身力氣,把陰莖深深地、深深地插入母親陰道最深處。房間裡突然一片寂靜……可以聽到我在母親陰道裡射精的吱吱聲。

「哦……呼……」母親緊閉雙眼,隨著我射精的節奏扭動著……,我帶著愉快的疲倦,躺在床上,母親殷勤地為我點上一支煙,然後像隻小貓咪一樣摟著我偎在我身邊。

「還想不想再搞媽媽一次?」母親 起頭,甜甜地笑著問,兩隻小酒窩動人心弦。我搖搖頭,噴出一口煙。

「可是媽媽的奶漲得好難受嘛……」母親嘟著嘴,像個孩子。

「幫我把雞巴舔大,我就搞妳。」

母親二話不說,輕盈地站起來,坐到我胸口,伏下身子,賣力地吸吮起來。喔!……讓自己的親生母親舔雞巴,真是一種享受。

我摟著母親的腰,親她的屁股,吻她那肥厚的陰唇,像吻少女的嘴唇。

很快,又的小弟弟又像鐵一樣硬了,而母親又再度成了一灘爛泥。

早晨醒來,一睜眼就看見母親只戴著胸罩坐在梳妝台前梳頭。我坐起來,走到母親身後,摸她的屁股,母親馬上把她的淫臀蹺起來。我摟著母親的腰,把她的屁股抱離凳子,把我的淫具從後面插入母親的淫穴。

我把母親抱到梳妝台上蹲著,要她分開大腿對著桌上的鏡子。母親鳳眼微合,雙頰紅暈,偷偷瞟著鏡中我的陽具在她毛茸茸的肉穴內出出入入。

「你好壞喔!不要啦!」

「媽,妳好像條騷母狗!」

「才不是啦!」

「那是什麼?」

「媽媽是臭婊子啦!」就如同新婚夫妻般、母子兩就這樣天天連搞了好幾星期,

隔壁的王媽媽見阿柳怎麼都未找他到公園運動,這一日一大早就走到阿

柳家,見客廳大門深鎖,繞到防火巷從房子的側邊的窗戶往阿柳的主臥室看

,王媽媽大吃一驚床上兩人赤裸裸抱在一起,只細一看另一個人不就是阿雄

真是要得,阿柳的隻腿還夾著兒子的大肉棒,依希可見阿雄的那話兒一大截跑

到外頭,王媽心想難怪有這麼一個小心肝待候,阿柳那捨得到公園陪我運動。王媽在窗戶外觀賞許久,肉穴早已被這幅景象搞得,淫水汜瀾成災,此時阿雄可能是尿急翻身抽出他的滾燙硬挺挺大肉棒阿柳半睡半醒說我的小心肝你要去那?人家還要,阿雄:我上個廁所馬上回來捅你的穴穴、哦!隨即阿柳又睡著,起身見王媽媽在窗外兩人四目相交停滯三秒王媽媽的眼睛往阿雄那硬挺的陽具瞧盯著不放,嘴巴且嚥了口口水,隨即滿臉通紅呆站在窗外,阿雄見機不可失跑到窗外手拉著王媽媽到裡面坐嗎?王媽媽像失了神般的被拉到客廳恍惚的看著阿雄,阿雄早已繞到後面抱住王媽媽將雙手伸進運動褲內,搓揉王媽媽的肉墩,王媽媽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不知如何回應只好任由阿雄上下其手不一會兒阿雄脫光了王媽媽所有的衣物示意要王媽媽將右腿站到客廳的茶桌上阿雄用手指將陰唇扮開用嘴巴吸吮著王媽媽的肉穴,由於王媽媽早已濕了一大遍,這時又被阿雄這麼一吸吮整個人不由自主哦、、、、哦的吟叫起我的小祖宗幹我,把你的大肉棒幹進王媽媽的淫穴內讓王媽好好的享受入肏的滋味、阿雄站起身子,王媽媽隨即用手抓住的滾燙肉棒往肉穴口塞入,漬的一聲太棒了這樣的肉棒真是棒、阿雄被王媽媽這麼一叫,用力向肉穴內一頂王媽媽又哦、、、、、、、的我的小祖宗用力幹、把王媽媽幹死王媽愛死你這個小祖宗、、幹的王媽肉穴快活。阿雄示意要王媽將手按在桌上淫穴朝上隨即阿雄由後面用雙手抓住王媽的屁股將兩邊一扯露出亮黑陰唇、肉棒由後面幹進小淫穴內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抽動、不知過了多久,阿柳早已站在門口觀看兒子幹著隔壁的王媽媽,王媽媽及兒子早己瞧見媽媽(阿柳)站在那,也顧不得大叫我、、、我要洩了、我、、、受不了,你這個死沒良心的小心肝,阿雄更加賣力往穴內頂我也要洩了、快快給我吧,不一會兒阿雄將滾燙精液噴灑進王媽的穴內、王媽的淫穴被滾燙精液這樣一酒直進花心直說我也丟了我的、、、小祖宗今日你把王媽捅的淫水直流、王媽愛死你這個小祖宗,王媽的手還不停的撫弄阿雄濕熱的肉棒、終於一陣狂歡之後兩人無力抱在一起躺臥在客廳沙發上,王媽抱著阿雄說阿柳啊妳也未免太自私了吧,把兒子留著自己用,虧我還把你當做姊妹看待,要不是我今天一大早到你家你這事還要瞞我多久、阿雄見王媽媽跟媽媽為了自己快吵起來,便坐起說:媽媽坐過來嗎?一手擐抱著媽媽一手抱著王媽媽摸著兩人的乳房,手指頭還不時朝乳捏,此時三人坐在沙發阿雄像大男人般:你們就別吵了待會我再跟你們姊妹倆大幹一場,不就得了。王媽媽繼續撫弄著肉棒:小祖宗呀不急、不急、來日方長,要是搞垮了身子我們姊妹倆不就又得守寡、媽媽摸著兒子的頭附和說對;對:對、、來日方長、來日方長。王媽媽;我看從今天起你就不要去工作了,我那死鬼留下的家產夠我們三人花用不盡,待會我跟妳媽到市場買些補品回來好好的跟你補補身子,阿雄便提議:不如王媽搬過來我們一起住,媽媽:對把房子出租或賣了搬過來住在一起,彼此有個照應,你們都己邀請我那還好意思拒絕,不過得把我們的閨房重新整修一番,錢就由我來付。就從那天起三人住在一起恩恩愛愛的溺在一起,大搞三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