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气质决定男人怎么做爱


“虽然对方是小姐,只要是她觉得享受,我就高兴,就是这么简单,明知道小姐的呻吟可能是假的,也喜欢。”

传统的支配性男子气质将男人在性上塑造为占有的、支配的、主宰的。按着这一说法,男性在性生活中便没有必要过分关注女性的感受,只顾自己满意就行了。对女性的态度,应该是充满暴力的。而且,既然男性的“性中心”是阴茎,更无需进行与阴茎无关的性爱抚。比如,男性为女性口交,便完全与男性的阴茎无关,只会因为刺激女性的阴蒂可以给女性带来很好的性享受。为女性口交,很大程度是单纯为女性“服务”,这同样可以理解为一种有损支配性男子气质的表现。

但是,我们的受访者却普遍强调了对女性的性爱抚,强调了让女性感到快乐在他们的性生活中的重要,特别令我有些吃惊的是,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说:他们热爱为女性口交,为女性口交是他们性生活中的重要内容。

富有的男人很热衷为女人口交

我们的受访者中只有008明确表示不喜欢为女性口交。008说,他喜欢女伴为他口交,至于为女伴口交,“很久以前因为好奇尝试过1-2次,后来再也不尝试了。”我问他,这是否因为他认为为女方口交有损男子汉尊严,008的回复是:“不是,是因为我觉得脏。”

当我问他所谓的脏是不是因为有阴道分泌物的气味儿才觉得脏,以及是否可以通过认真清洗而不再“脏”时,008说:“不是生理的脏,而是我心理上觉得脏。”这种心理上认为女性“脏”的感觉,我们仍然可以将其理解为支配性男子气质对“男人高贵、女人低贱”的塑造,在普通男性中具有普遍性。

除008之外,我们的每一位受访者均经常对女伴进行口交,他们中大多数的人,甚至明确表示了对口交的热爱。

001的讲述中提到,他曾经认为对女性口交有损男人的尊严:“前戏主要是为太太口交,手舌并用刺激她的阴蒂,效果最好。通常是直到她明确表示要了,我才会停止前戏。……一开始,我不喜欢为女人口交,觉得男人那样做没有尊严,而且,有的女人有气味。我太太没有气味,为了让她高兴,我为她口交。现在我已经很习惯了,不当回事了,觉得只要双方高兴就行。”

所有喜欢口交的受访者,均强调口交是“利人利己”的一件事。

004讲,自己“喜欢看到女人的阴蒂”,他认为阴蒂很好看,“特别刺激”、“舔的时候,润滑、嫩、收缩……”他甚至说:“特别之处在于,我也喜欢那种味道,这也是一种挑逗,我想这样可以提高彼此的愉悦。”但004同样承认:“说实话,并不是能够为所有有性接触的人口交”。

012同样喜欢口交,在谈到阴道分泌物的气味时,他说:“有的味道要大一些。只要不是病变,我都可以接受。”012不认为为女人口交会伤害男子气概,他说:“因为让女方舒服是互利的事”,他会“口交到对方要求进入的地步”。

表述中声称对女方口交无损自己的尊严与男子气概,并且是互利互惠的事,这是我们受访者表现出的共同点。这种性生活上不分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是否说明了受访者具有两性平等的价值观呢?在我看来,远没有这样简单。016的表述具有代表性:“我只和太太还有女友互相口交,其他人可以给我口交,不会感觉太太和女友脏。其他人我不会为她们口交,因为觉得她们不干净。”

010认为刺激性伴侣最好的办法“有口交与手交,关键是技巧,刺激部位、力度、频率等”,他说:“选择了放心的性伴侣,自然就不会嫌脏”。

我们不难看到,在受访者为女性口交的行为中,存在着选择。而这一选择的结果是,将他们有稳定、爱情关系的女伴从“脏”中筛选出来。可见,“脏”从来就只是心理问题,而不是生理问题。也正是在这一选择中,我们看到,其潜藏着的,通过将某些女性判定为“脏”而实现的贬损仍然持续着。

个案001——最是征服在床上

001便坦言:“我有一些大男子主义,熟人都这样说我。”他举例说:“在家里,买房买车买家具,这些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决定。她很不满意,认为我不尊重她,为这个吵过架。我也想过改变,但是习惯了改不了了。我使唤人家惯了,必须听我的。”

一方面是床上的尊重与平等,另一方面是日常生活中的不尊重与权利不平等,受访者自己如何解读呢?

001说:“男人最敏感的就是在性上了。我在性上意识到了应该平等,在性上关注对方,对方高兴,你的性质量也得到保证。而在这些日常事物上,我可能没有意识到平等的重要,或意识到了也没有做到。”

对于001所喜欢的性交方式的分析,让我看到了另外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