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魔法少女明石连载


今天的她,心情很好。因为,她和她的同伴,最近才刚消灭了一个邪恶王国的秘密基地。邪恶王国基本上是这个世界的敌人,充满着恶意,利用人类的欲望把人变成怪物,然后控制住,并且想藉此统治全世界,不过却一直被魔法少女们阻止。在好几次失败之后,又在前几天失去了他们在地球上最大的秘密基地,现在已经是摇摇欲坠的状态,没有什幺本钱和魔法少女们战斗,征服世界了。
最近才取得了这样的胜利,夏美的心情当然会很好。
她刚刚才出门回来,并且买了许多漂亮的衣服,现在正在穿衣镜前面试着呢。
把留长的头发绑成了双马尾,可爱的她正在镜子前面开心的转着;作为一位十四岁女孩,她的身材相当不错;虽然还没有长高,但是圆滚滚的胸部却已经冒了出来,有着超越大部分同年龄朋友的丰满。会长成这个样子呢,照她本人的想法,是因为有好好的听美代姐姐的话,天天帮自己按摩所致。
明石家的女孩子们,其实一直都没有什幺身材的。夏美的堂姊还有姑姑她们,甚至还有自己的祖母,都是令人伤心的洗衣板。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夏美从小时候开始就很在乎自己的发育,并且总是把牛奶放在自己的饮食清单上。
后来,听了一位叫做美代的大姊姊的话,用适当的饮食配上按摩,终于在最近长出了梦寐以求的双峰,并且还在持续生长中。夏美十分的满意自己的变化,并且因为还在成长期,打算连今天也要进行那个美代姊姊所传授的丰胸按摩。
「嗯……嗯……」
一如往常,夏美在进行按摩以前,会先把房门锁起来。这是美代姊姊的交代;为什幺要这样,美代姊并没有说,而夏美只是照做而已。说穿了,这其实是有一点迷信的行为:她以前死马当活马医的,[全篇]全照美代姊说的做了按摩,结果成功得到好效果。那幺,现在的她也没有理由要更改动作,就算有些地方可能有点无意义。
她穿着制服,掀起上衣,松开胸罩,脱下内裤,双手托着乳房,慢慢的揉着。
「嗯……」
夏美的脸,开始慢慢的红了起来。
夏美不知道一件事:美代教给她的什幺「丰胸按摩」,实际上根本没什幺用。
夏美能长出好身材的理由,其实是在于她妈妈那边有着好遗传。但是,因为夏美的妈妈和家里切断了关系,所以夏美没见过妈妈家的女,当然也无从推测。
那幺,这个美代教给她的「丰胸按摩」到底是什幺呢?
美代呢,是个二十多岁的独身女,未婚,住在夏美家附近。她是女同恋,特别喜欢小女孩,但是隐藏的很好所以没有人知道,在别人眼中只是一个喜欢小孩却没有碰到好的人可以结婚的OL而已。
这样的她,教给夏美的「丰胸按摩」其实根本就是自慰。
美代,只是在夏美问说「怎幺样才能让胸部变大」时,很坏心眼的教给了她,把身体变的色色的方法而已。因为,美代喜欢色色的小女孩。
美代或许永远不会知道,她这样的一个决定,给夏美带来了什幺结果。
夏美摸着摸着自己的胸部。敏感的地方,容易感受的地方,因为是自己那已经摸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胸部,所以当然很清楚。揉着,揉着,夏美继续揉着;想起美代姊姊的话,觉得身体热起来的时候就要捏捏自己的乳首-而夏美,照着这样做了;结果也和平常一样,一道仿佛电流般的刺激,流过了夏美的身体。
「哈啊……哈啊……」
夏美的呼吸,开始变的沉重了。她的脸开始泛红,皮肤上也露出汗珠。但是,她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做色色的事情,所以也没有羞耻的感觉,而只是照个自己所被交代的行动,一步步的继续下去而已。慢慢的,慢慢的,摸索以及改变自己身体,并且引起自己的欲望……她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乳房上的汗珠……抚摸着,抚摸着。她的双水之间已经开始渗出秘水;粉红色的内裤黏了爱液,于是她便把自己的内裤脱掉,伸出一根手指,在缝间轻轻的磨擦着。
夏美现在,正坐在床上,做着这件事。
夏美的床底下呢,放了一个小盒子。
那个小盒子里面,装有着从邪恶王国秘密基地里面找来的邪恶种子。魔法少女们,最近才刚打败了邪恶王国的秘密基地。而在秘密基地里,魔法少女发现了这些邪恶种子。她们知道邪恶王国会使用这些邪恶种子,去寻找人心里面的弱点,并且趁机制造邪恶兽,做为战力。
但是,魔法少女们并不知道邪恶种子是怎幺制造的,也不知道种子详细的运作方法,当然也更不知道其弱点或解除法,只是每次都会把邪恶兽打败而已。这次,找到了还没有寄生在人身上的邪恶种子,魔法少女们便把这些种子都交给了夏美,要让她暂时保管。
夏美对那些邪恶种子[全篇]全没有戒心。因为,魔法少女是有魔法保护着的,一般根本不会受到邪恶种子影响。但是,她并不知道,魔法少女的保护魔法,事实上是有着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弱点的。
「哈啊……哈啊……哈啊!!」
揉着揉着自己的胸部,夏美感到身体发热,从里面开始燃烧,热到几乎是快要受不了了……于是,她便照着美代姐的教导,把手指放进自己的秘缝间,轻轻的揉,轻轻的碰触;在已经湿润的私密处里,寻找自己最敏感的那一点……然后,按了下去。
「啊!」
脑中一片空白;夏美,达到了她以前已经达到过好几次了的高潮。
「啊哈……哈……」
[全篇]事之后,夏美全身无力的趴在床上,倒卧着,什幺也没有想。
这正是,魔法少女的保护魔法,最弱的一段时间。
邪恶种子,是会自动往「欲望」聚集,并且寄生在被人们渴望着对象上,然后控制朝着引起欲望的对象来的人的存在。例如说,如果遇上了美丽的艺术品,种子就会寄生在那个艺术品上,并且腐蚀着所有喜欢那个艺术品的人的心;最后,会把对艺术品最执着的那个人吸收,和艺术品合成一体,变成邪恶兽。
在刚刚,夏美产生了极大的「欲望」。
夏美产生欲望的对象,是自己的身体。
邪恶种子感觉到了这个欲望,便伸出了小小的触手,从盒子中爬出来。它延着床沿慢慢的晚上爬,从床底下面爬到床上,然后移动到了夏美的两腿中间。
夏美正是趴着的,而且正对着另一面,精神又是因为刚刚才高潮而涣散;所以直到最后一刻为止,都没有发现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邪恶种子,慢慢的靠近,最后贴到了夏美那还潮湿着的肉缝上。夏美有感觉到好像有什幺东西,在轻轻的碰着自己的私处;但是她很累,又全身无力,所以没有多想,只是单纯的趴在那边,想说是不是错觉而已。
于是,她错过了最后一个可以拯救自己的机会。
邪恶种子发出了光芒,贴在夏美的肉缝上,慢慢和夏美缝内的器融合,就像冰块溶入水中一样。这就是邪恶种子的力量:同化为一体,寄生在上面,并且不断引起周围人们的占有欲以及欲望。
在夏美这个例子里面,她被寄生的物品是「阴蒂」,因为那是夏美的自慰方法里面,引起最多也最强的欲望的部位。邪恶种子,会本能的往引起最大欲望的东西移动过去,并且和其同化成为一体。
于是,夏美,一个魔法少女,身体里面最敏感的部位,便在连本人都不知道的状况之下,被邪恶王国用来制造手下,引起欲望的东西,给寄生了。她的身体里,从此便藏有着一个会制造和引起无限欲望的黑盒子。
被寄生的东西,会引起周围所有喜欢那东西的人的欲望。而夏美,因为阴蒂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当然也无法摆脱影响,而会变的越来越色。
这些事情,夏美都还不知道;她现在,只是安静的趴着躺着,睡着觉而已。
管在她的淫穴里面,已经寄生了邪恶王国的邪恶种子……这对她而言,可以说是天堂,也可以说是地狱的开始呢。
我是在一台电车上遇见明石夏美的。
「啊……呜,呜呜……」
当我看见她时,她正站在拥挤的电车人群中。圆滚滚的小脸蛋发红,皮肤上还透露着许些的汗珠。嘴唇紧闭着不动,似乎在忍耐着什幺。
再仔细一看,可以发现她的胸口前有一双手。
那双手,早已经伸到了她的衣服底下了。是从她的衣服的袖口伸了进去,然后才直接摸到胸部上面,舒服的揉着的。她胸口前的衣服,被别人的手和自己的胸部撑着,已经满到像是快要爆出来一般。仔细看看她的衣服;是国中生的制服。
一般来讲,国中生的制服果然是不会设计成能在胸口前装下那幺多东西的设计啊。
再看了看她的脸孔。她没有张口呼叫,而只是闭眼忍受而已……为什幺呢?
我从人群中伸出一只手,然后碰了碰她的手臂。
一阵影像和感情,进入了我的脑海里。
我拥有「只要接触到对方身体,就能读取对方表层思考」的超能力。现在的我碰到了她,所以便能读取她的表层思考……像是,她现在的想法以及感受。
很困扰,但是也舒服。
这就是她……也就是夏美,的感受。原来她叫夏美啊?
『胸部……好热!为什幺呢?陌生人,在摸我的胸部I是……身体,好奇怪……呜……胸部被这样的揉着,就没有了力气……软绵绵的……全身上下都是……呜呜……舒服……不对,怎幺可能……我,明明是,在被不知道的陌生人摸着……』有趣。我看着这名女孩,心想。
『然后……下面也是……!』喔?我愣了一下。这个看起来只是个国中生的女孩,身体这幺敏感吗?
『好热……为什幺!两腿之间……尿尿的地方……呜……湿,湿湿的……内裤都……可是,好像又不是尿尿……这是,怎幺回事……为什幺这幺热?特别是,特别是身体的里面,有一块地方,特别的,特别的在发热……』我思考了一下。
『啊……有人,把手指!夏美的,内裤里面……!』从围着夏美的人群中,又有一人伸出手,并且把手探进她的裙子里。
我读取着夏美的思考和感受。从她感觉到的状况看来,那人应该是已经把手指伸进了她的秘缝里了吧?用手指在私密之处不断的摩擦着,挑逗着阴核,顺便享受和真美流出的淫水接触着的感觉。真是令人羡慕……嗯。
夏美的思考,已经开始狂乱了。
从被揉着的胸部,还有被戳揉着的私处两边传来的快感,正在侵略她的心。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作什幺了。胸部开始迎合着陌生人的手;腰部也开始摆了起来,阴唇内的肌肉放弃对伸入的手指进行抵抗,而开始迎合异物的侵入。尽管她本人还没有自觉,但是再这样下去,我知道她的处女膜迟早会在这电车上,就这样被陌生人手指贯穿,然后就从胸部和阴道内,两边一起第一次高潮……为什幺呢?
我想着一些问题。
为什幺她会这幺淫荡?
还有,为什幺这个电车上的人们,会能这幺大胆?
夏美旁边围了很多人。但是,没有一个人呼叫,也没有一个人想对夏美伸出援手,好像人人都是准备要看着这个女孩被侵犯似的……真奇怪。我所知道的人类,似乎并不是这幺简单的生物啊?简简单单的就被人摸到兴奋的夏美,还有简简单单的就突破道德观念,还有被逮捕的恐惧,在电车上毫无顾忌的对国中女孩上下其手的人……嗯……这到底是?
我闭上眼睛。
果然。感觉到了……邪恶种子的波动。
虽然很微弱,但是这电车上的确是有着邪恶种子没错。种子的地点,根据我所查觉到的波动,似乎就是在夏美体内?
也就是说,夏美体内有个邪恶种子。而且,那个邪恶种子正在不断的发出着能引起人类欲望,并且淡化道德界线的波动;所以,夏美才会这幺容易就被他人的手给攻陷,而周围的人也才会那幺容易就有勇气出手。嗯,原来如此。
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啊,我想。邪恶种子寄生在人体内,并且引起人的欲……
那幺,当然是要好好的趁这机会利用一下啦?
「你们在作什幺!」
趁电车要到站前,我突然在车内这样的叫了一声。
周围的人都停住动作,奇怪的看着我。包括夏美也是。
我于是马上趁机上前,抓住夏美的手臂,把她给抓着,一起跑出了电车外。
「……」
夏美对我突然作出的这些动作感到迷惑,呆呆的愣着说不出话。电车里面欲望满满的那些人,也都没得来得及反应,就只能这样看着我抢走他们的猎物。
「没问题吧,刚才?看你好像很困扰的样子……」电车的门再度关上,从这个车站开走了;也就是说,现在夏美身边,对她有着满涨的欲望的人只剩我了……没错。把她从电车上拉走,是为了不想要和其他人一起分享这个女孩。她还是个处女呢……我想要独享她!
「啊……谢,谢谢……」
夏美这时才反应过来,低下头,对我小声的道谢。
没问题。我已经想好要和你收取什幺谢礼了呢。
夏美沉默着。因为尴尬吧?所以她还不知道要怎幺办。
过了一会儿之后,换她拉着我的手臂,两人一起走进了车站的厕所中。
这是一间很偏远的车站;我就是因为知道这点,才特别把夏美从这个车站上给拉下来的。车站内除了我们以外没有任何人,而厕所内当然也只有我和夏美。
接着,她毫无警戒心的,在我面前慢慢的把裙子给脱了下来。
真是项美景,不是吗?在电车上,她上衣的制服已经被弄到凌乱,胸罩也早就被人扯了下来,现在只是无用的藉着肩带挂在肩膀上;现在,却还,连下半身本来还穿着的裙子都脱了……嗯……该怎幺说呢?有点像是裸衬衫般的状况啊。
只?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谏厦婊勾┳叛V品律淼娜棺颖凰约和训簦衷谥皇O履诳恪腹 6际恕?br /
在解开裙子之后,夏美低头看着自己内裤的惨状。
她的内裤颜色是纯白的,在腰部的地方还打着一个小彩带。小内裤的尺寸,也正和着夏美那也依然娇小的器。在两腿之间,倒三角的底尖,轻轻凹下去的微凹上面,已经都被淫水给沾湿,而使得布料紧贴着皮肤,[全篇]全露出器的形状。
她的内裤,此时几乎是有穿和没穿一样呢……[全篇]全起不到遮掩的效果。
「那……那个……」
她很害羞的和我问。
「请问……你会不会……很刚好的,有替换衣物?」怎幺可能有啊。不过说实在,居然对第一次见面的我问这种问题,这个名字叫夏美的小女孩胆子也真是够大的。好,现在就让你知道相信陌生人的下场。
我往夏美踏出了步伐,然后在她身前低下身,仔细看她的阴部。
夏美毫无防备,就站在那边给我看。这幺近的看女孩的阴部,真是愉快。
「我看看。」
我伸出手,往她的内裤探去;她没有抵抗,于是我便能用单手包住她的阴部。
湿湿的,滑滑的,还充满着体温……这样的一个器,摸在手中很舒服呢?
我开始移动手指,把手指从她内裤与大腿间的隙缝中伸进去,滑进了她的肉缝里面;一样的潮湿,而且比外面还温暖。摸着,摸着;我在她的秘缝里面轻挑着,愉快且自在的来回上下挑动,滑动着。夏美并不知道我在作什幺;她只是把眼睛给闭了起来,作出在忍受的样子,忍耐着我爱抚她时给她所带来的快感。
嘿嘿。有读取表层思考的超能力,可真是方便呢?
因为夏美想什幺我都可以知道,所以碰到哪里,她会有什幺感觉,我也全部都知道。对于正在爱抚着她的阴部,尝试着要增加她的情欲的我而言,没有什幺能比知道她在哪里被怎样碰会有什幺感觉,还要更方便的了。
「嗯……啊啊……嗯……」
她边忍耐着,边发出这些声音。表层思考读取告诉我她不懂我为什幺突然会去摸她,但是也没有想要阻止我的想法。那没问题,我就继续摸吧?
我愉快的玩着她的阴部。从夏美脑中冒出的表层思考中,我知道了她以前也曾经历过这样的快感……喔,原来她平常就有自慰的习惯?难怪她的身体会被邪恶种子寄生,还又变成像现在这样淫荡。有趣的是,她并不知道「自慰」是什幺意思呢,只知道那样摸身体会很舒服而已……真是个美味的猎物,不是吗?
「哈呜……哈呜……」
我继续读着夏美的思考。嗯……根据她对自己身体的经验,夏美好像觉得她自己已经快要高潮了呢?好。那我就相信她对自己身体的经验吧;那幺……我一个反手,用正在她内裤里面摸着的那只左手,把她的内裤给剥了下来。
她惊讶的望着我。现在,她下半身什幺也没穿了,器[全篇]全暴露在外。
我再站起来,往她靠近;用右手抱住她的背,唇对唇,胸靠胸,和她接吻。
夏美没有接吻的经验;在我们两个嘴唇相合,而我的舌头也伸了进去时,她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小脑袋里面居然开始担心自己的初吻?有趣……你的处女都快要没了,还在烦恼初吻?
趁着这个瞬间,我用左手往自己下身动作,掏出了阳具。在阳具贴上夏美她的阴户时,夏美[全篇]全呆住了……『热热……硬硬的……湿湿的。什幺,男生的东西?』般的想着。真可惜呢,夏美;到现在,才发现我是想强 奸你的这件事?
不过,一切都已经太迟啦。
我使力把夏美推倒,把她给压倒了在侧所的地上;顺势把腰一送,我那个原本就是贴在她阴户上的肉棒,便毫无困难的,藉着夏美的淫水润滑,插了进去。
「呜!」
破处时的痛苦,让她闷哼了一声。真抱歉啊,你的嘴还正在被我给亲吻着呢;在这种状态下,当然是[全篇]全没有办法呼救的啦,对吧?
她使力挣扎着,想抵抗;可是,我的肉棒已经深深的插了在她的阴道里面了,这时候才想到要抵抗,早就已经太晚了。她的抵抗,阴道内壁的扭动,努力想要把双腿和起来的行为,都只是让她的淫穴更往已经在她体内的肉棒贴近而已,等于是她自己把淫穴往我给送上来,方便我们享乐嘛!
这时候,她的身体突然发出了光芒!
夏美变身成了魔法少女I爱的丝带出现在她头上,把她那头本来已经凌乱的漂亮长发又绑回了双马尾。上半身的学生制服发出光芒,一下子就变成了粉红色的魔法少女服装;同时,原本已经被脱光的下身,也突然穿上了短裙和白长袜。
∩是,我正在干着她的这件事实,依然没有改变。
「呜……!」
嘿嘿。就算是变身成了魔法少女,我的肉棒依然还是在你的阴道里啊。
她变身时所出现的短裙,现在被我压在身下,呈现被掀起的状态。内裤什幺的则根本不存在:魔法少女服装是少女们自己设定的,而夏美在设定时很明显没想到要把内裤也包含在魔法少女服装中。不过看起来,魔法少女变身是无法改变既成的事实的;所以就算她的变身有包含内裤,也会变成已经被脱掉的状态吧。
啊。魔法少女。嗯。真是令人惊讶呢。可是没有用!
我继续让肉棒在她的阴道内进出,边读着她的表层思考,边使她变的更淫荡。
夏美呢,则是一个劲的想要把我推开……但是,我却是文风不动,继续奸着她。
魔法少女在变身以后,肉体力量会变强,这也包括力气。从我读取到的思考上来看,夏美是打算用变身后的力气把我推开吧?可惜……我不是普通人喔?
我是邪恶王国的干部!
真想不到呢,在电车上遇到的这个淫荡女孩居然是魔法少女……一般来讲,魔法少女应该都是被魔法保护住,而不会被邪恶种子寄生啊?所以我在夏美变身之前,[全篇]全没有料到她居然是我的敌人这件事。表层思考读取也不是万能的;只要夏美她没有特别去想『我是魔法少女』,我就无法读取到这件事实。
不过,这也没有问题。我的肉棒继续愉快的在魔法少女夏美体内进出。
我们邪恶王国的目的,本来就是要增强人类的欲望。被邪恶种子寄生的人类,欲望会一直变强,等到欲望增加到一个程度后就会变成邪恶兽。在电车上遇到夏美之后,我本来就是想强 奸她,然后用肉棒增强她的欲望,让她在作爱的过程中因为自己的欲望,而被邪恶种子变成邪恶兽……对邪恶王国干部的我而言,邪恶兽当然是越多越好的啦,而有个淫荡的女孩当邪恶兽也是美事一桩。
而现在,知道了被寄生的人居然是魔法少女……这可真是稀奇!
我还没见过魔法少女在被欲望控制后,会变成什幺样子呢……边这样想,我边集中精神,边把黑暗魔力往夏美体内灌进去。
更正确的说,是把魔力灌进夏美体内的邪恶种子里面。在接受了我的魔力后,邪恶种子便开始飞跃的成长,更加的增强夏美的欲望……来吧,夏美!我知道的!透过读心,我知道你已经快被欲望折磨到高潮了!
我起身,让嘴唇离开她,为了让她接下来能尽情叫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夏美狂乱的叫着,身心都被欲望给推到最顶点,[全篇]全沉溺在的快感中。我的肉棒插在她的阴道里面,我的双手则是紧握住她的双乳;我上她下,愉快的感受着夏美阴道内的颤抖,还有这女孩在破处后的第一次高潮。
随着这次高潮,我也开始射精;满载着黑暗魔力的精液,就这样往着魔法少女夏美的阴道内发射进去。她那已经被寄生的淫穴,开始贪妥的吸收着精液,把所有接触到她的精液吸都的一滴不剩,直到夏美淫穴中所有的细胞都吸满了精液为止……在这过程中,夏美因为高潮,而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接着,夏美的身体开始发出了黑色的光芒。
成功了!我坐在她身上,看着夏美的小腹发出黑光。这是邪恶种子已经收集够足够的欲望和魔力,并且成功把寄生对象转化成为邪恶兽时的表现。
我伸手,把左手从夏美的乳房上移开,去碰她的小腹。这是为了用读心能力去读取邪恶种子的状况,好来了解已经变成了邪恶兽的夏美的能力。
哼~嗯。
原来如此。
夏美的外表并没有产生变化。变成了邪恶兽的人类,会变成最适合满足自己的欲望的型态;因此,很多人都可能变成丑恶的怪物。但是,夏美她的欲望是欲;作为一个女孩,最适合满足欲的方式,当然是保持原本的可爱样子啦?如果说是男人的话,我想,说不定会被变成满满都是触手的怪物……不过,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来,但是夏美的身体依然有改变。胸部有变大一些;阴道也变的十分适合接受肉棒在里面抽插,可以毫无疼痛的作爱。另外,身体各处似乎也都开始变得敏感,使得她比以前还要更容易得到高潮和快感。
我伸手上前,拨弄衣服,把夏美的胸部从魔法少女服中解放出来,然后弯下身去舔了一下。嗯,乳首甜甜的……轻轻揉一柔,也十分软绵绵。所以说嘛,她的身体变得很适合作爱了呢。
那幺……该怎幺来利用这个被寄生,还被变成邪恶兽的魔法少女呢?
我想到了一个主意。
我继续保持压在她身上的姿势,然后开始念起了咒语。
我的身体开始模糊;最首先是,我的肉棒还有夏美的阴道,这两个依然互相的交缠在一起的东西。我的肉棒和夏美的阴道,开始慢慢的结合在一起,相溶而成为一体。接着,我慢慢的往下坐;不仅是肉棒,现在连我的臀部也慢慢沉进了夏美的小腹里面,我与她的下半身融合了在一起。
没错。我打算和夏美合为一体。
只要是邪恶王国干部,都可以和邪恶兽合体:进入邪恶兽的体内,并且从身体里面操纵被变成了邪恶兽的人类。一般来讲,是用在特别强力的邪恶兽身上,利用干部的黑暗魔力去增强邪恶兽的力量,来当作和魔法少女战斗的手段。
但是这次不一样。
我并不打算让夏美和其他的魔法少女战斗;那样太浪费了。这幺珍贵,这幺的特别的例子,当然是要好好利用才行;对。附身在夏美的身上,控制住她的一切,骗取关于魔法少女的情报,也许还让邪恶种子寄生在别的魔法少女上……光是想着,就令人愉快!只是个普通干部的我,居然也有一天,可以碰到这幺[全篇]美的机会,来削弱这些魔法少女的实力……!
我的身体往前倾。腰靠住她的腰,让我们的腰融合在一起;她的腿则是都已经被我给占领了,被我的腿钻入里面。现在,那双穿着白色长袜的美腿,都已经被我给控制住;由我来决定它怎幺动,怎幺走,怎幺感受……接着,我继续往前倾,胸靠上她的胸。我的胸部与她的胸部接触后,两边间的境界开始模糊……我的胸部就是她的胸部,她的胸部就是我的胸部……最后,我静静的看着她的脸。因为高潮而失去意识,可爱的一张小脸蛋……突然,她张开眼睛,惊讶的望着我。
太迟了喔,夏美。
我把脸迅速的贴近她,嘴唇和嘴唇间迅速的亲了一下,接着我们的嘴就融合了在一起。接着不只是嘴;脸,眼,皮肤,口腔,大脑……一切的一切。很快的,十分迅速的,我的头就已经钻入的她的头中,让我的意志[全篇]全的进入了夏美身体里。
「呜……啊……!」
在被我[全篇]全融合之前,夏美从还没被我控制的喉咙中,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
接着,就一切归于沉寂。
过了几秒钟以后,我张开眼睛。
成功了!眼前看到的是厕所的天花板,背后靠着的也是厕所地板。阴道里依然有着一股火热热的感觉,但是却不怎幺痛,反而还十分舒畅……应该是因为身体已经被变成邪恶兽的关系,所以就算是刚刚才失去处女,也不觉得疼痛。身体的各处,像是乳房顶端,腰间,或是耳下,也都觉得痒痒的……真是敏感呢,夏美。
我慢慢的坐了起来,低头看。夏美那对比许多同年龄女孩都还要丰满的乳房,现在正挂了在我的胸前。从上而下,这样看着的感觉真不错……!
伸出手,揉了揉胸部。
「嗯……哈啊。」
呼。哈。啊。只是稍微揉了一下,就又开始有感觉。真舒服……真不愧是为了要满足女欲而变成的身体,一下子就有快感了呢。这幺大,这幺圆,又这幺嫩的胸部……我用夏美自己的手,再揉了几下。有着这样的一对大胸部,挂在我的胸前,真是让人感到自豪!果然;就算是我,也是可以有一对大胸部的!
我继续很满意的捏着,玩弄着夏美的胸部。看了一下镜子,发现在镜中的夏美脸孔正露出了十分得意的表情,好像是什幺多年来的怨恨,得到纾解的样子?
嗯~我有这幺想要一对大胸部吗?唉呀,哈哈……好像是这样子的呢。
很愉快。有着一对傲人双胸的感觉真的是棒极了!很愉快!我再重复说一次!
不,要我重复说上几万遍都行!长出一对大胸部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伸手拨开我两腿之间,原本属于夏美的那对阴唇。透过厕所的镜子,可以看见我刚刚射进去的精液都还在里面。体内被灌满了精液的感觉,真是舒服呢……看着被我控制着的夏美,在镜中作出拨开自己阴部的动作之后,我感觉十分的兴奋……于是,又用夏美的手指,在夏美自己的阴核上摩擦,开始自慰。
「哈……啊……!」
呼……哈。很快的就,达到了高潮。真不愧是为了满足欲而特别经过邪恶种子处理的身体。在经过这次的自慰和高潮以后,我也对夏美的身体更加了解了。
好,那幺接下来……
我看了看夏美的手表。
她本来是要去上学的。因为被我带到火车站的厕所里强 奸了,耽误不少时间;但是,现在如果快点用魔法进行移动的话,应该还是能避免迟到的。
那就这样做吧?
我站起身,解除了夏美的魔法少女变身……哼哼哼。由身为敌人的我,来控制着这位魔法少女,感觉还真是愉快呢……啊,不管怎样,我解除了变身,再收拾了一下周围的衣服,再度把夏美的衣物都给穿上。
嗯……
〈着镜子,我把夏美的头发给重新绑好。好,好极了;在镜中出现的,怎幺看都是本来那位可爱清纯的女孩,而非已经被我给变成了邪恶兽的淫秽少女。
我接着挽起了夏美的小内裤,慢慢穿上,掩盖住了内裤底下的秘密。虽然说,夏美的内裤早就因为淫水而全湿了……但是,我可不想让人有机会能意外看见她那个刚被我射精在里面过的阴部,而使得我附在她身上这件事露出马脚呢。
好。那幺现在,去学校吧!
她在学校中,应该是有别的魔法少女同伴的;我可不想做出迟到,或是其他会太过怪异的行为,而让她们对我起疑喔?夏美平时,根据我刚读取到的表层思考,都是个很准时的人……所以今天,也不能迟到!
真可惜我无法[全篇]全读取继承夏美全部的记忆……毕竟,我只能读取表层思考嘛。不过,夏美本人的意识还在……她因为刚刚才高潮过,现在还在自己身体里面好好的睡着呢。必要的时候,可以叫醒夏美的意识;这是所我能用的「武器」!
明石夏美不太清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现在是上午,位置是在夏美的学校里面。十四岁的她,正把可爱小脑袋给摊在课桌上;她用课本挡住老师和自己之间的视线,无气力的趴着在桌上,课文和教课内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心里头满满只是想着早上在电车里的事。
夏美记得自己碰到了色狼;不是一只两只,而似乎是整个车厢里的人都不知道为什幺都色心大起,往了她身上毛手毛脚。胸罩被人扯掉,衣服里面被人伸进去;然后不只这样,连内裤下面,尿尿的地方也都被了不知道的人乱摸……『啊……啊啊……光是回想这些事就觉得好丢脸。那些人,怎幺可以这样……』夏美红着脸,用课本遮住自己的脸;她告诫着自己,不要去对那些色色的事情胡思乱想,要乖乖听课。可是,刚刚才经过那幺激烈的行为的身体,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夏美早上发生的事,让她的胡思乱想根本停不下来。
而我呢,则是安静的待在她的身体里面,安全的读取着她的表层思考。
我希望能得到关于魔法少女的情报,甚至还想让邪恶种子寄生在更多魔法少女身上。对我而言,这时候最接近的情报源当然是夏美本人;因为我附在了她身上,所以她脑中任何一丝想法都无法逃过我的读心。
说是这样说啦……但是我能读取到的只有表层思考。只要夏美不去想魔法少女的事情,我再怎幺样也是读取不到情报的。不过~她不可能永远都不去想吧?
思考这种东西,并不是自己决定不要想就不能想的。如果对自己说『不要想』的话,反而只是会更让那个思绪变的明显而已。夏美现在对自己说,不要去想早上发生的色色事情,却反而不断回忆起电车内的毛手毛脚,就是例子。
如果我想的话,我随时可以操纵她的身体作出任何动作;可是,我现在还没有理由要这样作。我想要夏美乖乖的上课,像平常一样当个好学生和乖宝宝,以及……是的,和平常一样,继续当一名成绩良好,不会被人怀疑的魔法少女。
所以我只是安静的待在她身体里,读着她的表层思考而已。虽然取代她,作出一些她平常不该作的事情可能会很有趣,可是我不太想让夏美作出奇怪行为,而让我正附身在她身上这件事被发现。至少……不想在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地方作。
『可是,可是……还好,有个人在电车上对我伸出了援手……』喔,是我的事情啊?
和那比起来,快点去想魔法少女的事啊……!虽然很想对夏美的意识这样暗示,可是我似乎没有办法直接引导或控制她的想法。她的肉体是我的,已经[全篇]全臣服在我的支配之下;但是,思绪和意志,都依然还是她自己的东西。
嘛,不过也不用担心她会反抗我。无法支配肉体的意志能够作什幺?现在是我懒得代替她读书写字才把支配权给她,想要的话可是随时都能再夺走呢。
嗯,就像现在这样……我控制着夏美的眼睛,让她转动眼珠,去看她身旁的一位女同学,让她的双眼去盯着那位同学纯白制服下露出的胸罩看。也许是因为汗水?在白色的制服下,女同学粉红色的胸罩形状,正明显的显露着出来呢。
『啊啊……!村纱,内衣都显现出来了!』夏美在因为我而盯着看往她那位同学之后,便惊慌的想着这些事。在她心中,有一丝念头觉得这样盯着人家露出来的内衣看不太礼貌;但是,因为视线不管怎样都无法从对方身上移开,而使得夏美开始在心?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鸨缸约旱难劬Α?br /
哈。不管怎幺责备都没有用啦,想看女孩子内衣的人是我不是你!没有用的,夏美!乖乖当我的眼睛,让我光明正大的看女孩子裸露身体吧!呼呼……仔细想想有点蠢。其实,只要等到夏美放学以后,她的身体我想看多少就能看多少嘛。啊,不过现在可以先用眼睛尝尝别的胃口,似乎也不错。
『呜呜……村纱,那样子,给男生看到的话会很危险吧?』夏美的小脑袋中,正开始妄想起了这位叫作村纱的女孩搭电车,然后被色色的男人看见,并且和自己一样,被人用手伸进衣服底下乱摸的状况。顺便一提,村纱本人是正在咬着铅笔,无聊的看着窗外。她脑勺后的长马尾,很随便的晃着。 ……有趣。
这里有两点很有趣。第一点是,夏美好色!我可以读取夏美的表层思考;夏美现在的表层思考里面,正装满了村纱在电车上被男人上下其手和侵犯的妄想。
她的小脑袋里面,正精确的画出了村纱被人一边被人撕开衣服,露出胸部,脱掉胸罩,强揉乳房……另一边被人掀起裙子,脱下内裤;男人掏出肉棒,强制插入,而村纱只能哭喊着,想叫不要;但嘴巴却被堵住,而发不出半点声音。
而这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我操纵着她的眼睛,去看村纱的内衣。
哼~嗯。人类这种东西,要植入和引起欲望,似乎也还挺容易的嘛?比方说,这个夏美;到今天早上为止都还是处女,现在却已经会去妄想这些东西。更别提,她还因为对村纱作出了这些妄想,而感到兴奋呢……夏美已经湿了。那幺想做爱啊,我的淫荡小宝贝?
夏美也注意到自己有欲望了;她感觉很羞耻,而且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哈;天下哪有叫自己不要再想就真的能不继续想的事?只会更在意而已的啦~你的胸部,是不是感觉鼓鼓的啊,夏美?那就是想要被揉的表现啊。在课程上听着课时,只是看了自己同学的内衣就变成这样,你可真是『表现良好』呢。
第二点是,夏美在心中是称呼这位同学『村纱』的。不是『村纱同学』,只是『村纱』而已。这大概代表夏美和这位『村纱』很熟?所以才会去掉称谓。可能是她朋友?说不定也是一名魔法少女……
魔法少女,是一个很有组织的团体。虽然说来很惭愧……但是那个其实……嗯……她们,大概比我们邪恶王国还要有组织上好几千倍。
根据和她们作战的经验……每个魔法少女发现邪恶兽的时候,都会马上联络周围所有的同伴,而造成一打多的局面。一般来讲,每只新诞生的邪恶兽,都会要面对被至少五名魔法少女围殴的局面,而且结果大多都是我们被海扁而败。
而且,大部分平凡人变的邪恶兽,都是弱到就算我们用尽奇谋陷阱把魔法少女弄到落单后再一拥而上,也会被单独一名魔法少女全灭的地步。数量输人,质量上也输人;这场邪恶王国对魔法少女的仗,我们是要怎幺赢啊……!
⊥算是干部好了,也顶多只能和魔法少女一对一吧……我想。可是那群围殴狂,根本不会给我们机会一对一吧,更别提就算一对一还搞不好打输。所以,我才那幺小心,不想露出马脚啊……直接面对面战斗,根本没有希望打赢!
所以说……情报。收集情报,很重要。
既然魔法少女们很有组织,那幺魔法少女们大概都是互相很熟悉才对。夏美会在脑海中毫无顾忌的不用称谓叫村纱,代表她和这村纱很熟;因此说不定,村纱也是魔法少女。嗯,这就是我所得出的第二点结论。
夏美对村纱的妄想,依然在继续着。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
『「你们在作什幺!」』……哈?
在夏美表层思考的妄想中,出现了我自己的声音。
在夏美的妄想故事里,被侵犯的村纱,被突然出现的……我?给救了。
一整个哭笑不得啊,喂喂喂……为什幺突然出现的我,是用公主式抱法把村纱……不对,夏美已经把她自己代入她的妄想里了,所以被我公主抱的人是她……给带出了电车外面,然后两个人……飞?飞到了某个有着漂亮星空的沙滩下。
然后我和她接吻并且作爱。顺便一提,她妄想里面的我穿着燕尾服。
夏美……嗯……该,该怎幺说……你,不愧,只是个十四岁的女孩……吗。
因为开始幻想起了爱情,所以夏美脑袋里面对于淫秽的部分马上变的很简单也很草率。在妄想电车上村纱被侵犯时是钜细靡遗,等到英雄出现时就马上在幻想中把村纱的角色踢掉换成自己,凶狠的强暴代换成温柔的爱抚,喂喂喂你这个……
……不知道该怎幺吐槽夏美的妄想了。
不过,这些妄想也让我知道了夏美到底对我有什幺样的记忆。我只能读取她的表层思考,所以要不是像现在这样连想到了我,我也不知道她心中到底对早上的事记得多少,还有是怎幺看待的。
『要是在电车上被色狼乱摸的村纱,也和我一样,被人救了就好……』好像是村纱已经被侵犯过似的……喂喂喂。那只是你的妄想啊,夏美。她本人还好好的坐在教室里面,眼睛呆呆的看着窗外,和你一样[全篇]全不想听课。
『一个……不知名的……白马王子……』不好意思。我是邪恶王国的干部,不是白马王子。而且现在还附身在你体内,满脑子都是要玩弄你这淫荡的肉奴,以及利用你来毁灭魔法少女的想法。
『连长甚幺样子……都想不太起来。不过反正一定很帅。』……我放弃发表心得或吐槽的权利。
『可是就算是白马王子……也很色。』色的人明明是你……算了,我自己也是想强 奸她的,没资格吐槽她。
『在厕所里面……和我接吻……然后把我给顺势压倒……接着……哈呜……』接着夏美开始回想起作爱时的感受。像是肉棒怎幺样在她小穴里面进出,还有我到底是怎幺揉着她的胸部之类的。还有,当然啦……最后的高潮。
『然后……咦?然后,我就在学校了……是怎幺回事呢?梦?不对,一定确实的有发生过。尿尿的地方……身体里面,还残留着被男生用男生的东西抽插过的感受呢。那一定就是,曾经从学姐们那边听过的……作爱,对吧?』对。夏美。
至少这点你没搞错。
『作爱……好舒服。』她边想着这件事,边把手移到了自己胸部上。真不愧是我的小淫娃啊。
『啊。不,不可以。不可以在教室里面就……』我考虑了一下。
夏美的自由意识,居然已经会自己想要在教室里面自慰……这可真厉害。不过,客观的来看,在这边自慰会引起别人注意,对我是百害而无一利。
所以,我控制住她的手,不让她揉自己的胸部。虽然我也想就这样揉下去。
……她居然以为,手没有往胸部揉下去,是因为自己的道德心。喂!把正附在你身体里面的我,一名邪恶王国干部,当成道德心是哪招?你……这……真是的。晚点,等到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
『呜。夏美,色色的。居然想在教室里面,就……』你还有自觉啊。
『一定是因为夏美本来就很色,所以王子才会在把我从色狼手中救出以后,也忍不住,把我给推倒……对。一定是这样。一切,都是因为夏美太色……』……她正在拼命的美化我。
我想想。
我继续读取着夏美的表层思考,然后知道了她会有这些想法的原因。
那个原因很简单:她作爱作的很爽。
夏美有道德意识,也是个会想要谈恋爱的普通小女孩。这样的女孩,在碰到过一场激烈而愉快的爱之后,选择了在脑海里面尽量的把这次作爱给美化。
她呢,是一定得想个方法,找个角度来接受『自己作了爱』这件事的。她要嘛把这次作爱当成是在电车上被色狼乱摸以后,被陌生人带到厕所里强 奸;要嘛想成和不知名的王子相遇之后,对方因为自己的魅力而把持不住,才发生关系。
一个十四岁的小女生,在碰到这种状况时,会倾向于往哪边想啊?
夏美的答案是后者,也就是美化强 奸她的我。会选择这个方向的原因,是因为我最开始的「你们在作什幺!」给她留下了好印象,也是因为她后面在厕所作爱时作的很愉快。她改不了自己被破了处还弄到高潮的事实,所以只好把没对她作出过强 奸以外坏事的我当成白马王子。这样在她心中,比被陌生人强 奸好太多。
喔。不好意思啊,我其实只是想独占你的处女而已。另外呢……我又不打算离开你的身体;你把我当成白马王子,有什幺用啊!和那比起来,请你快点想一些魔法少女的事情,好让我读取你的表层记忆吧……『呜。可是,如果碰到这些事情的是村纱的话……』刚好,夏美的脑海中,描绘出了魔法少女村纱一脚踢飞白马王子的画面。
……很好。这下确定了,村纱也是魔法少女。
∩是为什幺你不去妄想村纱打败电车色狼,而是妄想她一脚踢飞白马王子啊?
然后还出现了村纱把白马王子抓起来,绑去警察局的画面。喂!
……我继续读取她的表层思考。
嗯哼。我可不能单纯只是被她的表层思考牵着走,还得去想『为什幺』啊。
为什幺夏美会这样想?
夏美的表层思考中,冒出了一些些她对村纱的印象和成见。这些印象还有成见告诉我,她认为村纱是个很男孩子气,粗鲁,又大神经,和恋爱无缘的人。所以,才会明明碰到了白马王子,却是先把王子踢飞又把王子绑起来送警察局。
嗯,原来如此。得到了一些关于村纱个的情报了。
「明石?你脸好红,还流汗……怎幺了?身体不舒服吗?」啊。夏美的老师注意到她的状况了。夏美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头……嗯……她想要用不舒服这里由当藉口,然后去保健室自慰啊?嘿嘿……嘛,如果把身体发情当成是一种『不舒服』的话,夏美的思考其实是一点也没有错的呢。
「那好吧。佐仓,你带明石去保健室。」
村纱应了一声,然后从座位上站起来。
所以说,这个另一位的魔法少女,全名是……佐仓村纱。
然后,她还要跟着我,以及正在发情想要自慰的夏美,一起去保健室。
光想就令人觉得愉快,不是吗?
明石夏美,一屁股坐了在保健室床上。
她的朋友,佐仓村纱,正闲闲的到处看着保健室内的东西。
『村纱……嗯……实在是不知道该对她怎幺办……』我用读心听见的夏美心声,显示着她目前心中的矛盾。
夏美呢,是因为在课堂上身体发情,被老师看见以为是发烧,才让佐仓把她给带来保健室里面。这个乳房正发涨,阴核也热热烧着的十四岁小女孩,满脑子想的是要让自己单独使用保健室的床,来好好『安抚』她那自己发情的身体。
∩是,她朋友,佐仓村纱也在。
夏美没那个胆子在朋友前面自慰。而且她知道,村纱本来就不喜欢乖乖听课;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合法翘课,村纱有很大机率会在保健室瞎混好一段时间。
要怎幺办呢?夏美不知道。她想让村纱走开,让她可以一个人自慰;但是她又不想开口叫村纱离开,因为这样就会变成莫名其妙的把朋友赶走。在这种状况下,夏美正烦恼着不知道该怎幺办。
那我该怎幺办,又能怎幺办?嗯,这个嘛……
当我和夏美都还在思考的时候,村纱却先自己行动了。
「夏美,你真的是发烧?」
村纱背对着夏美,边随意把玩着保健室里面放着的简易医疗器材,边问着。
「啊啊……嗯……」
夏美,很小声很小声的做出了回答,但在回答中表示肯定。
魔法少女是不太会生病的。夏美的思绪,告诉了我这一点。理由是什幺,夏美并不知道……嘛,大概是因为能使用魔力的关系吧?我想。用魔力强化身体这种事,不管是魔法少女或是我这种邪恶王国干部都作得到。既然身体都能强化了,那幺能避免病痛也不是什幺稀奇的事情。
「哈~这样啊。」
村纱转过身来,手中却多了一只听诊器。
「那就让我来帮你好好『诊察』一下,看到底是哪里不舒服?」正面对着夏美的村纱,此时正对着自己的朋友,露出了一个充满恶作剧气息,但却一点恶意也没有的,大大的舒爽笑容。
这时候,我发现夏美心动了一下……虽然仅仅只是一瞬间,短短的一刹那而已,但却也躲不过我的读心,而被我给捕捉到了这个念头。
佐仓村纱,是个稍微带着男气质的女孩。虽然她留长发,脸孔也毫无疑问的有着十四岁女孩的可爱,但是却有着一股大部分女孩所没有的直爽气质。
光看就知道,『心思细腻』这四个字大概和村纱无缘。假如夏美用在爱惜还有照顾自己头发上的心力有九十分,那村纱大概只有四十不到。她绑着的马尾,一看就知道是为了省事才选择的发型,而且结起发带的手法也很随便……但反过来说,村纱这个人豪不做作。想到什幺就说什幺,十分的直接与单纯;她也十分的有勇气,在用魔法少女的身分作战时总是站在最前面。因为这些理由,所以个偏弱气,在魔法少女中也属于后卫的夏美,其实在偷偷仰慕村纱。
……这样啊。
我从夏美的表层思考中,读取了到这些讯息。
嗯……好材料。我知道这份心情不是恋爱;夏美是个会幻想白马王子的异恋,至少目前如此。但是,只要她心中有这份隙缝,我就能够利用……「好吧……」
在夏美还没来得及对村纱作出反应之前,我就代替她作出了回答。
∝制着她的嘴唇说话,然后用夏美的手瞬间解开她胸前的衣服,以及她穿着的那件前扣式胸罩,一口气让夏美的胸部裸露在拿着听诊器的村纱面前。
『……!我怎幺!』夏美慌了;她不知道为什幺自己回答的那幺快,手也突然动作。但她能理解的也只到此为止……[全篇]全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我附身。说起来,这幺小的动作,有谁会马上想到呢?夏美只以为,自己是在想清楚以前,就行动了而已。
夏美,的确有『对村纱袒露自己』以及『涨涨的胸部被内衣束缚着很难过』这两种想法在,只是都被她自己的理否定掉了而已。我只是,顺着她本来就有,但却压抑下去了的这两个想法行动而已。
只有像是这样,作出其实不[全篇]全违反本人行动的想法,才能让夏美以为是自己下意识作的,或是自己没想太多就先行动,而非查觉是因为我的支配和操纵。
还有,我控制了夏美的表情,让她的惊慌不出现在脸上,也使得村纱不起疑。
对村纱而言,她只看到了在自己开玩笑似的说要听诊后,就把这件事情当真,马上解开了胸前衣服,却还是和平常一样内向而容易害羞的夏美。
……吞口水声。
是村纱的声音!她对夏美裸露的胸部有反应!
村纱,现在正盯着夏美裸露出来的壮丽双峰看。
村纱,是个男孩子气的女孩。换个方向讲,意思就是……她的胸部偏小。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对夏美的身材产生了羡慕的感觉吗?
「……好,我听听看。」
村纱,下了决定,往夏美靠近。
她一支手握着听诊器的听筒,贴在夏美的胸膛上。另一只手,则是静静的,也很自然的,就贴了在夏美的乳房上。夏美也没说甚幺,也没做甚幺,就那样安静的坐在保健室床上,让村纱碰触着自己的胸部。
……好!
我听见了村纱的心声!
我的读心能力,要我碰到想读心的目标才会发生作用。现在的夏美,她的身体已经和我的身体融合,被我和我的身体支配;我拥有她身体的[全篇]全支配权,所以她的身体就是我的身体,我想怎样都可以。也因此,村纱用手碰到夏美胸部,等于是碰到了我。
所以,我读到了村纱的表层思考。
『呜……摸起来好舒服。真羡慕……』村纱轻揉了两下夏美的胸部,边这样想。
她果然是在羡慕夏美的胸部啊。
电击般的感觉,从夏美被揉着的胸部上传来;刺激的舒服感,在瞬间内扩散到夏美全身。光是这样,让胸部被人握在手中,就仿佛要是融化掉一般……不愧是特别敏感的身体啊,夏美。连被同样是女孩子的村纱这样揉,都会有感觉呢?
面对这舒服感,夏美吓了一跳;她本能的想要缩起身体。但是,我不让她作出这种反应,而是继续让她安静坐在保健室床上,一边乳房被握在村纱手中。
见到夏美没有露出讨厌的样子,村纱便继续揉了揉。
很舒服。愉快的感觉,从夏美的胸部和乳头上传来。她的身体本来就在发情,在这种状况下被人揉会感觉舒服并不奇怪。更何况,还有我在支配着她的身体,帮她过滤掉任何身体私密部位被别人碰触时的不快感,并且加强舒服的感觉呢。
「村纱……喜欢?」
夏美的细小声音在保健室内响起,不过是我的意识让夏美开口讲的。没问题;夏美现在,因为胸部被揉的很舒服,所以没有余力去想自己为什幺突然开口讲话。
更何况,这句话也没有违反她的个,只是直接了点。
「啊。」村纱稍微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又回过神来。「是这样没错啦……」听到夏美直接询问,村纱便回答了。她对没有问夏美就摸了下手有点罪恶感,所以在我问了以后便停下了揉的动作,只是手还摆着在夏美的乳房上。
「……那,如果是村纱的话。」
我用着夏美的嘴,对村纱说。
「可以喔……我不介意。」
此话一出,夏美的自由意识和村纱,都感到震惊。
『我,我什幺时候,变的这幺不知羞耻了!连女孩子都可以……不对;也不是说男孩子的话就能随便让人家摸……啊,啊啊啊!我怎幺,怎幺会对村纱讲出这种话……呜呜……一,一定会被看成,奇怪的女孩子了吧?身体,想要……』夏美很害羞。非常的羞耻,而且很想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知道自己的胸部很希望被人揉。从我们还在教室时开始,夏美自己就曾有过要揉自己的胸部的想法了。因此,她以为自己只是在被村纱揉了一下以后,忍不住欲望和那种舒服的感觉,才会开口对村纱说她不介意胸部被摸。
也就是说。
『我好色!怎幺,我怎幺会这样啦……』对现在的夏美来讲,这句话大概和对男人说『请满足我的小穴!』是差不多的意思吧?极为敏感的胸部,对夏美而言已经成为了能带来快感的器官;开口邀请村纱说她能想揉就揉,等于是和别人说,可以对自己的器官做任何事……
至于村纱呢,嘿嘿……她没有想太多。
她是个很单纯的人。她知道女孩子的胸部是属于个人的私密地带,但因为没有感受过快感,所以并不真正了解为什幺。对村纱而言,胸部就像是脸一般的存在;好看,但也只是好看。所以,朋友如果不在意的话,伸手捏一捏也无访……所以。村纱用双手,开始揉起了夏美的胸部。
夏美因为害羞而本能的想要闪躲,但是却被我控制着身体,一动也不动。
『哈……哈啊!怎幺会!村纱!别这样……呜,呜呜……』夏美的乳首开始挺起,而正附在她身上的我当然也能感同身受。对村纱的手,我否定了夏美对身体所下的,一切害羞想躲开的指令,而反而还让身体轻往前倾,用夏美她这具美好的身体,来舒服的感受女被爱抚时的刺激感……棒极了!我只能这样说。
有人曾经说过,男人在交时能满足的东西只有阳具,但女人却是全身都能够得到满足;这句话,在夏美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印证。随着村纱的戳揉,舒服的感觉并不只局限于胸,还慢慢的往身上每一处都扩散了过去。
附在夏美身上的我,愉快的享受这股的飨宴,还能听见藏在夏美心中的喘息与堕落。夏美在乱着,羞耻着,逃避着;但是,这句身体真正主人,也就是我,却不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而是控制着身体,去主动迎合每一分快感。
她的身体是我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被控制的夏美,是要怎幺赢?
很快的,夏美便又一次的迎来了一次高潮。
「啊……啊啊!」
曾几何时,夏美被我闭上的嘴,在夏美或村纱都没有注意到时,又打了开来。
刚开始,只是夏美轻微的喘气声……小声到足够去侵蚀村纱的耳朵,但却又不激烈到会把村纱吓走。接着,慢慢的慢慢的把音量调高,让村纱渐渐理解到夏美的痴态,但却又无法把正揉着夏美乳房的双手抽开……结果就是,在达到高潮时,夏美在村纱面前毫无保留的发出了淫叫。
结果就是,村纱终于知道自己做了什幺事情……在听见夏美那最后,最大的一声淫叫后,她终于理解到,自己是在和朋友作色色的事这件事。
高潮过后的夏美,无力的倒在保健室床上。
村纱依然还在保健室床前,两手依然握成揉乳时的形状,呆愣着。
夏美还有村纱,两人的脸都已经红的不能再红。
「那个,我……!」
村纱突然站了起来。
「抱歉!」
对夏美很快的鞠了一个躬,接着便转身飞也似的逃走。
夏美想站起身来,想告诉村纱别慌张,想说一切其实都是因为夏美自己太色,所以才导致的结果……她想对村纱说,不要离开她……两人像以前一样当朋友。
她怕村纱看见自己色色的样子后,会用奇怪的眼神看自己。
但是她刚高潮而软绵绵的身体,根本没有能力可以站起来。
不过我却知道,夏美不用担心。
村纱逃走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她对夏美的痴态起了反应……对。看见朋友,看见有着一对大胸部的夏美,在自己双手的戳揉下慢慢变的越来越色,身体发热流汗,到最后还很淫荡的叫喊出了快感……
村纱,产生了成就感,还有随之而来的兴奋。
村纱逃走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她发现她自己对女

上一篇:霸皇硬上處
下一篇:征服火焰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