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清蒸美女之警花艳母】作者不详


清蒸美女之警花艳母


字数:8735字

五月的江南,景色怡人。时值周末,我一个人在家收看着正在现场直播的南国美女大赛,宣布名字的时候到了,我激动的等待着,因为我的妈妈正站在佳丽们中间,等待着结果。「金奖获得者:东方月!银奖获得者:孙俊华!」

我激动的跳了起来,妈妈得了第一!我的班主任得了第二名!而且她们还分获美乳、美臀、美腿等单项奖!节目结束饿,我等待妈妈回来。哎,妈妈真行!
妈妈今年才三十一岁,她十八岁那年,还是警校学生的妈妈认识了爸爸,一年后有了我,没有多久,爸爸去世了,妈妈虽又嫁了几个人,但依然是那么美丽,更有一种成熟的美艳。妈妈现在在市警察局工作,是无人不知的警花。一个小时后,妈妈回来了,我们自然一番庆祝。

「你班孙老师这次得了第二名,看样子很不高兴,你注意些,她可能把气撒在你身上。」妈妈说。

「没关系,孙老师还不错的。」我回答。说真的,我已经12岁了,特别喜欢妈妈和孙老师,她们美艳的娇容、性感的身材无一不使我冲动。

第二天去了学校,孙老师看见我怪声怪气的说:「行啊,你妈妈这次得了第一,厉害啊。哼,不就是傍了几个款嘛!有什么了比起的!」

我没说什么,从那以后,孙老师对我日渐疏远。一个月后,孙老师结婚了,她辞去了工作,嫁给了号称第一富翁的张三,作了他的九夫人。从此再无消息。
很快暑假到了,正好妈妈也休假。她带我出去旅游,我们决定去海滨旅游。
那天妈妈身穿深灰色半袖警服,肩上佩带着警司的衔,下着警裙,肉色长统丝袜,黑色高跟皮凉鞋,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化着淡装,英姿飒爽。无论在哪都引来无数男人的注视。妈妈将车停在山里,我们在快乐嬉戏,这时,远处来了四个骑马的人,妈妈看了一眼,以为是海滨旅游点的业户,没有在意。他们来到我们身边,下了马。为首的一个黑胖的男人看着妈妈说:「这个女警真漂亮!带回去玩玩!」

「大哥,你知道这小娘们是谁?就是上次选美大赛第一的东方月!大哥,你艳福不浅啊。」旁边的麻子脸笑嘻嘻的说。

「你们想干什么?我是警察!」

「知道你是警察,知道你是警花,今天就要玩玩你。」

他们向妈妈走了过来,我吓呆了,不知所措。妈妈果然身手不凡,三两下就将麻子打倒。

「哎呀,小娘们会两下子啊!」黑胖子走了过来,与妈妈交起手,三两下,将妈妈打倒在地,那三个人冲了过去,见妈妈已经昏了过去,便将妈妈搭在黑胖子的马背上,拉着我走了。

黑胖子在马上拍了拍妈妈的屁股「小娘们的屁股真渲嫩啊!一会尝尝滋味!」
他们谈笑着。

很快,来到深山中的一个大院中。他们下了马,将妈妈抬进了黑胖子的屋中,而我则被关在了隔壁的屋中。我透过门缝望去,妈妈被放到了床上,妈妈依然在昏迷中,黑胖子轻轻脱下妈妈的鞋,坐在床边,轻轻将妈妈报起,解开妈妈的衣扣,脱去妈妈的警服,摘下妈妈白色的胸罩,硕大的奶子象小兔一样弹了出来,他轻轻抚摸着,舔着。他将妈妈翻过身,趴在床上。他拉开妈妈的裙子,将裙子褪下,露出紧包在薄如蝉翼的长筒肉色连体丝袜的肥臀和玉腿。他又将妈妈的连体丝袜和窄小的白色兜裆内裤脱去。他望着趴在床上已经完全一丝不挂的美人,很快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他的大鸡巴早已经翘了起来,他抚摸着妈妈雪白丰满的玉体,轻轻咬着妈妈的背、臀、腿,又将妈妈翻过来,贪婪的舔着揉摸着妈妈的乳,对着妈妈的小穴又亲又舔,还把舌头伸进去转着圈。虽然妈妈处于昏迷状态,但不由自主的发出娇柔的呻吟声,更使他感到兴奋。他分开妈妈的双腿,将粗大的鸡巴插了进去,有节奏的抽插着,妈妈不由自主的将双腿盘在他的腰上,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不时发出呻吟。插了一会,男人拔出了大鸟,将妈妈翻过身,这时妈妈已经醒了过来,「不要啊,不要……救命啊……」妈妈喊着。

那三个男人走了过来,紧紧将妈妈按住,妈妈撅着肥白的屁股挣扎着。男人拍了拍妈妈的屁股,扒开妈妈雪白的臀肉,将鸡巴从后面再次插了进去,妈妈大叫着。他粗大的肉棒戳穿了妈妈肥厚的屁股,深深地插进屁眼里,狠毒地抽插奸淫着妈妈的屁眼。他的双手绕过妈妈丰满的上身,抓在她的两个娇嫩浑圆的乳房上,用他有力的大手残忍地揉捏这两个雪白的肉球,用手指用力地揉捏两个娇嫩的乳头,妈妈不停地大声惨叫与他们哈哈的淫笑声交织在一起。虽然我看得很兴奋,但也不忍再看下去。我在这间黑屋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领进了那间屋子,只见妈妈被困成一团,妈妈头发散乱,乳上,背上,臀上、腿上,被咬出很多紫色的齿痕,阴部和肛门红肿,很显然被摧残多时了。我扑过去抱住妈妈,妈妈看是我轻轻的对我说:「别怕,妈妈没事。」

「一会就来车,将你们送到张老板那去,那时你们就享福了!哈哈!」
「不要啊」,妈妈哭喊着。我不知道张老板是水,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这么恐惧。妈妈的衣物被装在塑料袋中,扔进箱子里,我也被捆绑上,和妈妈一起被装进这个大箱中。同时还有几个年轻漂亮的裸体女人被押了出来,装在别的箱中。
我们被装上了车,车飞弛着。在车中,我问妈妈,刚才那人说的张老板是谁。妈妈告诉我,张老板就是孙老师嫁的那个男人,原来是个大毒枭,因为无证据而逍遥法外,现在他开了全国唯一一家人肉加工厂,本来肉源是自愿卖身的女人,但他经常捕杀一些良家的女人,同样也是无证据。

就这样,不知行了多长时间,我们被放了出来,这是个很大的庄园,我抱着妈妈的衣物被留了院中,妈妈和其他的女人们被送去洗澡后跪在院中。「老板和九姨太来了。」

我望去,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的秃顶男人和一个身穿红色吊带短裙的美艳的年青女人走了过来。「啊,孙老师!」我喊了起来,「是你啊!怎么到这来了?」
我向她简要说了经过。

「三哥,这是我最喜欢的孩子,留下侍侯我们吧?」

「美人说了,当然可以了!把这些女人都送到加工厂,宰杀了!」

「是!」

「等等!我听王胖子说,送我一个上次选美第一的那个女警东方月,她在哪呢?」

「三哥」,孙老师娇滴滴的拉着他的手说,「要她干什么,我要吃她的肉,赶快清蒸了,给我作好吗?」

「哎,好好!哪个是东方月,赶快宰杀了!清蒸后我和九姨太要吃!」妈妈被拉了出来。

男人走了过去,妈妈被绑着,和其他女人一样跪在地下,拨开妈妈的长发,看了看说:「不要杀了!留下来。你愿意作我的十姨太吗?」妈妈没有回答。
「来人,把她送到后花园的小楼上。作几套好裙子。」

「是!」

妈妈被带走了。

孙老师撅着小嘴,看样子很不高兴。

「俊华,美人,怎么啦?」他拍了拍孙老师的屁股说。

「怎么了,人家想吃东方月的肉,你不给人家吃,我能不生气吗?」

「这么些货呢,你再挑一个,咱们一起吃!你看这个怎么样?清蒸?红烧?
炖了?烤了?「他笑着说。

「不,我就要吃东方月!」

「好了!」男人的脸沉了下来,「不行!别说了!」

孙老师没敢再说。

回到房间,孙老师趴在床上说自己累了,男人让我给孙老师捶背。

「你是东方月的儿子?」

「是。」

「你多大了?」

「十二。」

「走,你和我出来!俊华,你先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孙老师没有说话。男人领着我来到后花园的小楼,上了二楼,进了屋中,屋内极为豪华,妈妈身穿一件粉红色的半透明睡衣,里面的内衣和内裤隐隐可见。
足蹬白色高跟拖鞋,坐在沙发上。

「东方小姐,你儿子来了,作我十姨太吧,哈哈。」

妈妈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你不要不听话啊,否则就将你杀了吃肉!孙俊华要吃你的肉,我可没答应。」
「吃吧!我不当!」妈妈愤怒的说!

「吃了你,很容易,可是你别忘了,你儿子在这,这么好的孩子,送到泰国当人妖不是可惜了吗?」

「不要啊!」妈妈喊着。

「要不要的就看你了。」

「让我想想。」妈妈说。

男人坐在妈妈对面的沙发上,抽着烟看着妈妈。

妈妈沉默了十多分钟,对他说:「当你的姨太太可以,不过你答应我三个条件,少一个也不行!」

「呵呵,行!什么条件?你说吧。」

「你必须用人格担保,江湖上可是一诺千金的!」

「不怪是警察,你应该知道,我张三是说话最算的。」我保证!

「好,第一,我儿子你不许动他!要对他向自己儿子一样!」

「可以!」

「第二,我知道,你有合法经营人肉的资格,但你必须答应,肉源是自愿卖身的,不能再绑架良家女子!」

男人迟疑一下说:「行!」

「第三,我要吃孙俊华的肉!她不是要把我清蒸了吗?我要你把她杀了吃肉!
就这三个条件,少一个也不行!「

「这……这样吧,我们结婚后三天之内,行吗?」

「行!明天我们就结婚!」

「美人,太快了吧?一会,就送你们回家,但你要签好卖身契约,我怕你反悔。」

「行,现在就签!」妈妈很快签了卖身契约。

吃过晚饭,男人命人将妈妈的车开了过来。

「一周后,接你过来。」

「妈妈没回答,开着车走了。」回到家,妈妈还和往常一样,第二天报纸刊登出爆炸性新闻:南国第一美女,警花东方月自愿卖给张三为肉奴!还附有妈妈的自卖契约。

妈妈看着报纸没有说话,长叹了一声。

很快,一周过去了。新婚的前夜,妈妈收拾好自己应用的东西,洗了澡,独自睡下了。

半夜时,我推开妈妈的房门,只见妈妈侧卧着裸睡,在朦胧的月光下,妈妈如同睡美人一样的迷人!我实在忍不住了,悄悄的走了过去,轻轻抚摸着妈妈的玉腿和肥臀,真光滑细嫩啊!谁知妈妈醒了,她没有生气,轻轻搂住了我,我躺在妈妈身边,搂着妈妈,一只手摸着妈妈的丰乳。

妈妈说:「宝宝,明天妈妈就要嫁给张三了!如果妈妈被他杀了吃肉,你一定要多吃!因为女人的肉是绝世的美味!」

「妈妈,你为什么这样作?」

「没什么,睡觉去吧。明天,婚礼你也去吧,愿住庄园还是回家?愿意回家,妈叫他给你雇个保姆,钱不是问题。」

「妈妈,我愿意在你身边。」

「好吧,那你快去睡吧。」

天明后,妈妈洗漱后,将长发盘起,身上围着浴巾,并没穿衣服。我很奇怪,妈妈告诉我,这是张三家的规矩。八点钟,张三来了,妈妈被一丝不挂的裹在红绸中抬进婚车,两个侍女拿着妈妈的衣物,和我上了另一辆车。很快到了张三的庄园,妈妈被抬了进去。我进到大厅中,里面很多宾客,妈妈被放在厅中间的长桌上,只露着头,妈妈趴在上面,身上盖着红绸子。张三坐在桌后正中,张三的大老婆站在妈妈前面。他其余的八个老婆分坐在两边。

十点钟婚礼开始了,张三的大老婆问妈妈:「你愿意成为我们家族的人吗?」
「愿意」

「愿意作张三的十夫人吗?」

「愿意」……下面的则是一些家规之类的。

她用朱笔在妈妈额头画了一个红月牙,然后撤掉盖妈妈的红绸,妈妈雪白的肉体显露在众人面前,众人无不惊叹妈妈的美体!

她命妈妈撅起屁股,用窥镜先后检查了妈妈的阴部和肛门,并当众宣布妈妈健康!妈妈又被裹着红绸抬了下去。很快,妈妈出来了。只见妈妈身穿红色无袖紧身大开口真丝旗袍,肉色水晶长筒丝袜,足蹬红色高跟皮鞋,无比的妩媚!随着走动,露出雪白丰腴颀长的大腿,扭动着丰满圆滚的屁股。妈妈面带微笑和张三一起接待这宾客。我偷眼看去,张三的老婆们,只有孙老师阴着脸。很快婚宴结束了,曲终人散,夜幕来临,张三抱着妈妈进了后花园的洞房。

我站在院中,看着楼上摇曳的灯光熄灭了。正在想着妈妈,忽然肩上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噢,孙老师站在我的身后。

「你在这干什么?」

「我看我妈妈。」

「有什么好看的?」

「这……」

「好了,去老师的房间坐坐吧。」我和孙老师回到房间。

「你先坐,我去洗个澡。」孙老师说完就去了浴室。很快,孙老师洗完出来了,跪坐在床上。借着屋中的灯光,只见孙老师头包着桔黄色毛巾,桔黄色的浴巾围住丰乳肥臀和雪白的躯干。

我坐在她的身边,她拉着我的手「在这住的习惯吗?」

「还行吧。」

「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们闲聊着,无意中,我的手落在她雪白的玉腿上,啊!她的肌肤是那样的光华可人!我看这孙老师,孙老师看着我,美丽的脸庞上、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流露出温情。「喜欢老师吗?」

「喜欢,我最喜欢老师了。」孙老师搂过我,我紧紧的抱住了她,我们一起在床上滚了起来,孙老师的浴巾落下,整个赤裸的玉体展现在我的面前,她脱光了我的衣服,虽然我才12岁,但早已经翘起!我贪婪的喰吸着的她的丰乳,抚摸着她象玉一样光滑细嫩的肥臀,我也象上次看的那样,咬着孙老师的屁股。我揽起孙老师的腰,孙老师顺势撅起屁股,我掰开她的臀肉插进去「啊……小坏蛋!
疼死我了!你插哪里了?!这是老师的屁眼!你插下面的!「

我的感觉却是那么的好,我没有拔出来,顺势插着,

「啊,啊……」孙老师发出一声声娇柔的呻吟,「疼、轻、轻点、老师被你插死了……」

毕竟我是第一次,很快,第一滴精喷进了孙老师的菊花蕾中,我们一起躺下,显然都是余性未尽!过了十分钟,我抱着她说:「老师,我还要!」

「硬了吗?我摸摸……嗯,还行,来吧。」她在次撅起屁股,我按照她的指导,顺利的插了进去,她的蜜穴早已分泌出蜜汁!里面热乎乎的。

「用力,死劲,哎、哎……啊……」孙老师呻吟着。

我插着,双手抚摸着她如玉的肌肤……猛然间,我觉得两腿抽了一下,一股热流进入老师的体内,一下子扑到老师身上,我们相拥而眠,夜里,我们又作了几次,每次都是那么的兴奋!快天亮了,孙老师叫醒了我,叫我赶紧回去,因为张三可能要来。

我迅速离开,回到自己的住处。就这样,睡到中午。起床后,我来到妈妈的房间,门虚掩着,我悄悄望去,妈妈和张三都是一丝不挂!张三坐在藤椅上,妈妈则跨坐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张三紧抱着妈妈,两人正在作爱,妈妈发出一阵阵呻吟,两人不时紧包抱在一起,不时亲吻,妈妈的声音时高时低。几个回合过去了,两人上了床,妈妈跪趴在床上,撅着雪白的大屁股,张三跪在妈妈后面,使劲拍着妈妈的屁股,很快,雪白的屁股发红了,张三的大鸡巴再次插了进去。
「啊……` 三哥……疼啊……

我怕被发现,悄悄离开,一个小时后,我上了楼,妈妈穿着睡衣依在张三的怀里,看见我进了屋,妈妈坐了起来,听说我要回家,妈妈同意了,张三派车将我送了回去。

第三天的下午,我正在家中看电视,妈妈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我她一会派车来接我,到她那里去吃晚饭。很快车来了。我去了这座庄园。

「我妈呢?」

「十姨太和老板在二号餐厅等你。」

我来到二号餐厅,进了屋,只见桌边围坐着四五个男人,张三坐在正中,光着上身,妈妈长发披肩,只穿着窄小的玫瑰红的胸罩和兜裆玫瑰红的绣花小三角裤。坐在张三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张三看见我,让我也在桌边坐下,经介绍知道,那几个人是张三的朋友。

「妈妈,今天吃什么菜?」

「清蒸孙俊华!」

「啊!孙老师她??」

「快要熟了,再等三五分钟吧。」

「老板,十姨太,九姨太已经蒸熟了,你看什么时候上来。」

「马上上!你没看见我们和客人们都饿了吗?」

啊!我的孙老师,亲爱的孙俊华,她被宰杀了!我正在惊讶之中,孙俊华老师被端了上来,蒸笼里香气扑鼻而来。只见孙俊华被盛在一个特制的大方盘上,放在桌子的中央!已经被蒸熟了。她的长发盘在脑后,头枕在双臂上,双目微合,面带微笑。垂着丰硕的双乳,绻着修长丰腴的玉腿,高高撅着肥白圆滚宣嫩的屁股,丰满的玉体散发着诱人的肉香!我们坐在桌边,男人对我说:「吃吧,很香的!」

说着,在孙俊华屁股上夹了一块肉给我,雪白的肥肉,粉红的瘦肉,吃着非常细嫩!特别的好吃。我第一次吃人肉,而且还是我第一个女人,一个真正的美女的肉!我们吃着。我吃了很多。觉得世间再没有比这更好吃的肉了!

他们开怀畅饮,一个人突然问张三:「三哥,孙俊华这小娘们的肉真嫩,我看十姨太的肉也会更好吧,什么时候也让弟兄们尝尝啊!」

「去你妈的,还想吃姑奶奶的肉,你佩吗?」妈妈笑骂着这个人,「三哥,给我夹一块孙俊华屁股蛋上的好肉,喂我。」

「好,美人,吃肉。」男人笑着,夹了块孙俊华臀峰上的肉喂到在他怀中妈妈的嘴里。

「我还要,再来点,真好吃。」

他们吃喝着,男人喝的性起,叫妈妈趴在沙发上,扒下妈妈的内裤,拍了拍,「嘿,这大屁股,比孙俊华的白嫩!过几天吃你,行吗?」

「吃吧,就怕你舍不得,哎,这么多人,不要嘛……」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妈妈重新又坐到他的怀里,继续吃着。

孙俊华死后,妈妈变成了九姨太,转眼间,半年过去了,妈妈怀孕了,张三自然十分高兴,妈妈自然更加得宠爱。谁知道,好景不长,妈妈在下楼时,摔倒了,孩子掉了下来。张三非常心痛,但事以至此,只能安慰妈妈。

很多人一直觉得奇怪,张三共有十个老婆,为什么只有我妈能怀上?终于这个迷被我知道了。一天下午,我独自走进了妈妈的房间,屋中有男人的说话声,我偷偷看去,原来是张三的管家李四!他和妈妈都一丝不挂,正在巫山云雨。原来是这样!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我回头一看:啊!张三走了上来,他推开了门,妈妈和李四吓的全都跪在了地上,张三让李四出去,坐在沙发上,看着妈妈。妈妈裸身跪在跪在他的面前,吓的浑身发抖。突然,张三一阵大笑,美人,起来吧,不怨你,妈妈战战兢兢的起来,坐在他的身边。张三没说什么,出去了。连我都觉得奇怪,为什么张三不处理?但是李四却永远的消失了。几天后,男人和妈妈的关系缓和了,但从那时起,每天妈妈被要求吃一些高热量的食物,每天必须洗澡,接受按摩。必须多睡觉。我们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张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又是春天来临,妈妈变得丰满了,皮肤更加白嫩。这天,我看见女仆给妈妈量了身高和体重,妈妈身高一米六八,体重120斤。丰满了十多斤,但仍然不失匀称,更显得性感迷人。

几天后,我被叫到妈妈的房间里,张三坐在屋中,笑着对我说:「今天,你陪陪你妈吧,明天宰杀她!」我看了妈妈一眼,妈妈面无表情。

「我说话算数,明天,我让他一起吃你的肉!你放心吧!」说完张三出去了,我问妈妈,这究竟为什么,妈妈苦笑着说,这是早晚的事。我们一夜无眠,妈妈没说什么,只不过叮嘱我,让我多吃。

天亮了,妈妈拿出了自己那套警服和警裙,放在旁边。这时,门开了,一个女服务生走了进来「九夫人,请你去灌肠、导尿。」她面无表情的说。妈妈将自己的衣物包好,穿着睡衣和她出去了。「你不要着急,去客厅等着妈妈。」说完和那个服务生下了楼。我去了客厅焦急的等待着,快到中午了,张三和那天吃孙老师的两个男人来了,坐在沙发上。「怎么还没好吗?」「就要好了,一会就能来。」

「三哥,你不是说下午宰杀她吗?怎么现在作好了?」

「没有,现在只不过是前期准备。」正在他们交谈时,妈妈走了进来。
只见妈妈身穿着那身警服和警裙,真是威武迷人!只不过长发还是湿的。
「东方月,这是你自己找的,我可不想吃了你!」

妈妈笑了一下:「我从来到这,就早知道有这一天,开始吧!」

「呵呵,既然你着急上路,正好我们也饿了,那就走吧。」

我们一起来到了人肉加工车间,这里一个个赤裸裸的年轻女人正在被屠宰,分割。一声声惨叫不绝于耳。「就在这?怎么宰我?」

「宰你得要到高间!」我们进了一个大屋,屋中放着一个大案子,一个水盆,案子边有一个大水池和一个架子,架子上悬着麻绳。「怎么?要绞死我?」
「不是,不是!东方小姐,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妈妈没有理他,转过身,紧紧抱住我说:「宝宝,以后你多注意了,一会多吃妈妈的嫩肉,多吃啊!」

张三一挥手,几个大汉过来了,将妈妈按在肉案上,脱下妈妈的鞋,并要扒光妈妈的衣服,妈妈大喊等等!张三示意停下来,妈妈整理了一下衣裙,穿好鞋,对张三说:「孩子在这,我不想光着,就这么宰杀我,行吗?就这个要求。」
「你还挺保守啊!吃你时,他能看不见你光着?我劝你还是自己脱光吧,留着这套衣裙给他作纪念。」

妈妈沉默了一下,脱去了衣裙,里面是白色的胸罩和肉色连体丝袜,不过里面没穿内裤。

「就这样好吗?算我最后求你了。」

「行吧,不过得绑上」就这样,妈妈被反绑双手,腿也被绑上了,妈妈被抬到了肉案上,颈下被放了一个接血的盆。此时妈妈浑身发抖,挣扎着,但被紧紧的按住。男人拍了拍妈妈的屁股,对厨师说,好了,开始吧!

「救命啊,救命啊……」妈妈哭叫着,挣扎着,妈妈的玉体被死死的按住,鞋被脱了下来,两条紧包在连体丝袜的修长的大腿在拼命蹬着。厨师挽住妈妈的长发,在妈妈脖子上抹了点凉水,一刀割开妈妈粉嫩的脖子,妈妈一声惨叫,鲜血喷了出来,妈妈的双腿死劲蹬了两下不动了!很快血流了半盆,绳子也被解开,很快,妈妈的连体丝袜和胸罩也被剥去,妈妈的双腿被吊在水池边的架上,妈妈的阴毛和腋毛早被剃干净了,就是开膛破肚,进行洗剥。他们回到了屋中,我也回去了。一切都在无言中!两个多小时后,妈妈被蒸熟了,我看在盘中的妈妈并没象孙老师那样撅着屁股,而是如睡觉一样,绻身侧卧。

「你想吃什么?这样吧,来人,把东方月的屁股上的肉,大腿上的肉,割下几块好的,奶子切点给他,让他在边上吃!」

厨师在妈妈的左臀峰上割下一大块肉,雪白的肥肉,粉嫩的瘦肉,足有半斤。
妈妈腿上的肉和乳上的肉也切了些给我,我在边上吃着,确实,妈妈的肉真的很香,太细嫩了,肥白的肉,肥而不腻。快到傍晚,他们吃完了,妈妈被抬了下去,张三让我和他一起去厨房,他命人将妈妈屁股和大腿的剩余的肉剃下来,又装了两大盒,交给了我,让我拿回去。

妈妈其余的部分被放进了储藏柜中,虽然躯体被吃得残缺不全,但妈妈还是那么美,我邻着妈妈的肉出了门,见张三正拿着妈妈的一只脚在津津有味的啃着,看到我,笑着说:「怎么样?好吃吧?我说话算数!等再宰杀美女时,如果你愿意,还请你来吃!」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吾夜 金币 +5 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