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龍寵第十一集


簡介:

讓威利知道婭滅蝶的淫亂一面後,失望的威利同意捐獻財寶,而尤蘭還對莊園進行了大換血,將男僕全部換成了女僕。

回到卡納,覲見國王的羅克卻領到一個特殊任務,那就是將眼前那位貌美如花的王後變成魔法師,但亞伯拉罕還不知道要靠內射才能完成這一任務。

在紅蓮登基為女王的前一天,羅克突然搞失蹤。

第二天,一個自稱zero的男人阻止伊萊叛變,天空還出現了長得和蒼井空一模一樣的大波神女。

目錄:

第一話 久違的真相

第二話 王後獻身

第三話 水系魔法師

第四話 蠢蠢欲動

第五話 窮追不捨

第六話 神女蒼井空

新增人物:

伊萊:波亞伯爵

西則:波亞皇宮侍衛隊隊長

埃布爾:波亞公爵,監察部部長

第一話 久違的真相

盡管知道身為男主角的羅克不可能被紅燒了,但身為羅克女人的朱迪絲還是很擔心,就死死拽著她媽媽的胳膊看著越縮越小的火牢,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尤蘭是又疼又著急,因為女兒的指甲都快陷入了她的肉裡,很疼但又沒有說什麼,就一臉糾結地看著如魔物般跳著惡魔之舞的火焰。

“終於找到了,火神赫維斯,生性好殺的你又在欺負小朋友了。”達娜特絲正站在離小莊園約百米的一棟十米多高的樓房頂端,一臉冷漠,暗藍色領帶隨風肆舞,那雙金黃色雙眸正轉而盯著探出窗戶的尤蘭朱迪絲母女。

淺淺一笑,達娜特絲自語道:“邪明珠力量用得差不多,需要自願獻身的靈魂來彌補之前所消耗的力量。那兩個人類的靈魂似乎不錯,就來場相當公平的靈魂交易吧!”

說罷,達娜特絲就往下跳,手抓住一扇敞開的窗戶後就穩穩落於另一個屋頂,之後就跳到地面往前疾走。

一個上躍,身手敏捷的達娜特絲已跳進小莊園二樓,如同一只幽靈般往前走,完全聽不見她走路的聲音,但這是木質地板,就算是嬰兒在上面走動也會有聲音,可達娜特絲走在上面就是一點聲音都沒有,而她的影子也和普通人的不一樣,比她的身體來得瘦小,就像一具骸骨,而此時她已經走進了尤蘭朱迪絲母女所在的房間。

無聲息走到她們身後,達娜特絲道:“我們來做個交易怎麼樣?”等到她們倆個都回頭了,達娜特絲繼續道,“除了那個愛欺負人的下位神赫維斯,火牢內還有四個人,而我要你們兩個以靈魂做為交換。”

“什麼交換?”

“要是我救了他們四個,你們兩個就將靈魂交給我。”見她們一臉的不相信,達娜特絲繼續道,“普通的人類根本贏不了火神,他的力量在十大下位神中排行第二,僅次於智慧女神雅狄安娜。”往外看了眼,達娜特絲又道,“如果你們不在二十秒內答復我,他們四個都將死去,靈魂也隨之消失。”

達娜特絲的話嚇得尤蘭朱迪絲母女臉色蒼白,而一心想救羅克和姐妹們的朱迪絲想也不想就點頭了。身為朱迪絲媽媽的尤蘭履歷豐富,但以自己的死亡交換別人存活的事還沒遇到過,不過她也點頭了。

“交易成立!等我殺掉赫維斯!你們的靈魂就是我的了!”美眸閃過寒光,達娜特絲就跳到了窗戶上。正欲召喚出死神鐮刀,達娜特絲卻感覺到火牢內一種很難被感覺到的靈魂波動,隨之還傳來槍響。

發射完氣彈的羅克手都在發抖,衣服更是被汗水濕透,而他用光元素轉換裝置內的礦石發射出的氣彈還沒碰到赫維斯,就被像蜘蛛網般交織在赫維斯面前的火牆化解得一干二淨。

“好熱!老公!”熱得香汗淋漓的蜜莉緊緊抓著莎洛姆和卡蘿老師的手,三人更是緊緊靠在一塊,因為壓向她們的火焰牆越來越近,溫度越來越高,要是不在數秒內解決赫維斯或者是逃出火牢,倒黴的不只是羅克這三位美嬌娘,還有具有遠大抱負的羅克。

怒視著一臉笑意的赫維斯,羅克憤怒至極,就舉起根本不可能再發射氣彈的風魔槍指著赫維斯。

“羅克,裝置內已經沒有礦石了!”莎洛姆忍著高溫叫出聲。

羅克沒有回應莎洛姆,而是死死盯著已開始狂笑的赫維斯,瞪得渾圓的瞳孔燃燒著憤怒,而在憤怒做為催化劑的前提下,羅克扣下了副扳機。

“SB!哈哈!大SB!”赫維斯雙手叉腰狂笑道,“你就等著魂體具滅吧!”

火牢外。

“你怎麼還不去救他們?”朱迪絲焦急道。

“似乎……”皺著細眉的達娜特絲盯著越縮越小的火牢,又望向蔚藍色高空,細眉皺得更緊,櫻桃小嘴慢慢張開,略顯驚訝地盯著已開始搖曳的火牢。

赫維斯還站在那裡狂笑著,可一秒後他就笑不出來,更是驚愕地盯著上方。

幾乎同時,羅克手裡那把根本就沒有礦石的風魔槍的條格由黑色轉為了淡黑色,並變得越來越淡。

啪、啪、啪、啪、啪……

伴隨著下冰雹般的響聲,數不清的雨滴穿過火焰,使得整個火牢頃刻間被射成了個馬蜂窩,但這根本不是什麼雨滴,是風元素!

風元素不可思議地穿透火牢並飛進風魔槍的汽缸中,被無形的力量壓縮著。

“真?風元素?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怎麼可能會使用這種東西?!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狂叫出聲,赫維斯就用意念操控火牆加快速度壓向羅克以及他那三個貌美如花的女人,而這時羅克也扣下了正扳機。

砰!

一顆很是普通的氣彈射向赫維斯,赫維斯慌忙在自己面前築起一道厚實火牆,可氣彈輕易就射穿火牆並射入赫維斯胸口。同時,壓向羅克等人的火焰瞬間停滯。

“唔!”用力捂著不斷噴出鮮血的胸口,赫維斯死死瞪著羅克。

臉上浮現笑容,羅克道:“別惹火我,否則下場會比屁民上訪還慘上萬倍。”

“你是守……”話還沒說完,一直在赫維斯胸膛內急速旋轉著的氣彈瞬間膨脹並爆炸。

轟!

囂張一時的火神赫維斯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站的位置出現一個直徑約六米的大坑,而火牢也隨著赫維斯死亡而消失,空地上只剩下緊緊抱在一塊的莎洛姆、卡蘿和蜜莉,而握著風魔槍的羅克還一直盯著前方,眼中憤怒漸漸消失。

“奇怪了,這破風魔槍竟然沒有自爆,好像也沒有感覺到後座力。”嘀咕著,羅克就收起風魔槍, 頭想看一看尤蘭朱迪絲有沒有受傷,可他看到的卻是曾有一面之緣的達娜特絲,達娜特絲也看著他。

“差點就被烤熟了!”卡蘿驚叫道。

“我感覺我的臉已經熟了,你看看。”戳了戳自己的臉,莎洛姆就將臉湊到卡蘿眼前。

“很嫩很白,才沒有熟呢!”

見兩位老師沒事,蜜莉就看著羅克,見他一直 著頭,蜜莉也就 起頭,就看著二樓窗戶上站著一個看上去比她還嫩的小蘿莉,蜜莉的第一反應就是那個蘿莉也被羅克當成炮架子過,更以為那個蘿莉也要和她們一起服侍羅克。

“原來是這個男人……”低語著,達娜特絲就跳到空地上,站在離羅克約十米的地方靜靜看著羅克。

羅克剛要說話,達娜特絲的臉色忽然變得有些難看,更是高高舉起右手臂。

數道呲呲作響的閃電過後,那柄曾斬殺過太多靈魂的死神鐮刀從空間裂縫滑出,落於達娜特絲之手。

“這個蘿莉也是敵人?!”叫出聲的蜜莉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羅克沒有任何反映,因為他親眼見過達娜特絲殺死過戰神,而赫維斯又同屬於光明神族,他殺了赫維斯,達娜特絲應該拍手叫好才對,才不會對他下毒手。

跳到空地,達娜特絲就舉高死神鐮刀並奔向大坑。

蹬地而起,面冷如霜的達娜特絲隨手舞動死神鐮刀。

卡嚓!

一道寒光過後,赫維斯的靈魂被死神鐮刀斬滅,化作白煙飄向遙遠天際。

搞定後,達娜特絲就將死神鐮刀拋到上空,下一秒出現的空間裂縫吞噬了死神鐮刀。

“差點讓那個賤人的靈魂跑了!”蜜莉握緊拳頭,“早知道剛剛就好好玩一玩他的靈魂!”

看了眼蜜莉,達娜特絲道:“你這個亡靈法師還是別想著控制神族的靈魂,否則你的身體都可能變成他的。”

“達娜特絲,好久不見了,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羅克問道。

“我只是嗅到了火神的氣味,想過來殺掉他而已。”一臉冷漠地望著站在窗前的尤蘭朱迪絲,達娜特絲轉身就走,並道,“上次謝謝你救了我,她們兩個人的靈魂我就不要了。”

抓著窗戶,朱迪絲大叫道:“又不是你救他們的!就算你想要我的靈魂!我也不會給你的!”

停住腳步,扭頭看著朱迪絲,達娜特絲冷冷道:“我不是什麼正義份子,所以我完全可以奪走你們的靈魂而不給與你們任何好處,但這次就算了。”

脾氣火爆的朱迪絲正欲語言反擊,可達娜特絲已消失得無影無蹤,那是一眨眼的事!

“其實她救了我們,要不然讓光明神族找到赫維斯的靈魂,我們會死得更慘。”輕語著,羅克就和三位美嬌娘回到小莊園。

這場不生即死的戰斗的開始和結束都轟轟烈烈,但羅克完全不想記住,他想忘記這場戰斗,因為他不想在遇到什麼光明神族,不過要是那個美麗善良的智慧女神雅狄安娜,羅克還是會考慮的。

一想到雅狄安娜,羅克就想到她裸奔時的奔放與天真,當然還有那對比她本人還來得奔放的D罩杯碩乳。

讓女僕百麗兒打掃房間,羅克就和五位美女去用餐,而和其他龍騎士呆在一塊的小公主拉妃兒正癡癡地等著羅克去找他,順便再用平底鍋拍他幾下,以報復羅克讓如此可愛如此嬌小如此惹人憐愛的尼瑪尼魅變成惡臭礦工一事。

走進兩位神民的房間,百麗兒都呆住了。

整個房間幾乎都被毀了,黑乎乎的,東面牆上幾乎都沒了,半扇窗戶像是剛剛被人輪奸了般歪著腦袋,而當百麗兒走進房間時,那半扇窗戶也掉了下來,當啷落地。

損壞嚴重的不只是東面牆,還有房間內的設施,幾乎都被燒過,只有地板還算完整,要不然百麗兒也不敢走進去。

根本不知道這是火神傑作的百麗兒感歎道:“不知道那位火系神民和誰吵架了,竟然將房間燒成這樣子,看來我以後要少說話多做事,要不然什麼時候被烤成焦炭都不知道。”

感慨歸感慨,百麗兒還是得整理房間,而她知道這是一個下午都整理不完的,所以就打算讓神民住到其它房間。

吃著午餐,六人討論的不是赫維斯,也不是來無影去無蹤的神秘蘿莉達娜特絲,而是如何搞定威利,讓威利親手交出錢財並放棄從尤蘭手裡接手家族事業的計劃,不過要讓生性殘暴的威利同意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所以在這頓吃了足足一個小時的午餐裡,六人說來說去都是圍繞著威利。

最終,羅克想出了一個有點邪惡的計劃,而那比妓女還淫蕩的婭滅蝶就是這個計劃的突破口,至於能否成功那就得看身為男主角的羅克的王八之氣有多強了。

此時,達娜特絲正站在數米之外透過窗戶看著和美女們聊得忘乎所以的羅克,表情單一的冷漠,而看了好一會兒之後,達娜特絲轉身就走,並輕語道:“守墓一族,那個有點傻的至高神創造出的介乎於神與人之間的變態生物,沒想到會出現在眾神之墓以外的地方,那是不是意味著眾神之墓的守護力量變弱,所以導致守墓一族出現在神棄大陸?要真是如此,估計光明神族就將被混沌神族顛覆,不過在那之前我還必須找到我那位被封印的媽媽。就算找遍整個神棄大陸我也要找到她,哪怕是大海撈針!”

當夜八點,威利莊園。

此時,穿著威利莊園男僕衣服的羅克正背著包袱走向正門。

“什麼人?”看門的男僕攔下了羅克。

人怕出名豬怕壯,擔心自己會被認出的羅克就立馬將嘴巴歪向左側, 頭,道:“認得我嗎?”

兩名男僕同時搖頭。

繼續歪著嘴巴,羅克道:“我是新來的,傍晚女主人讓我出去給她買點東西,我找了好久總算買回來了。”

“是什麼?”兩名男僕異口同聲問道。

拍了下包袱,羅克神秘一笑,道:“會讓女主人樂不思蜀的好東西,或許某天女主人會當著你們的面用哦。”

“嘿嘿,那看來你這個新來的也被女主人吃過啦?”

“呵呵,彼此彼此啦。”

“快拿去給女主人吧,可別讓她等急了。”

“是啊,如果等急了,估計你們想吃她都要等好長時間了。”說著,羅克就走了進去。

回頭看了眼那兩個還在對他淫笑的男僕,羅克罵道:“吃你妹!那種淫亂得都願意給狗干的女人!我羅克才不會給她吃呢!我更不會吃她!吃她都對不起買《龍寵》的讀者!”

想到淫亂的女人,羅克就想到那個被半人馬奸得死去活來的露露,而在那之前,羅克還奸過露露一次,不過就是帶著玩一玩的心理奸露露,並沒有考慮太多。

現在想起來,羅克都覺得自己當時的品味有點惡俗,不過露露那個騷娘們長得還真不錯,而且也沒有婭滅蝶淫亂,畢竟還有她老公鎮著,要不然她也沒必要用劍柄自慰,完全可以找幾個士兵輪著或者同時插她。

走進院子,羅克就走到院子左側角落, 起頭望著上方。

半分鍾後,坐在呢喃的腦袋上的朱迪絲就出現在了牆頭。

確定院子裡只有羅克一人,朱迪絲就在呢喃腦袋上親了下,然後縱身往下跳,直接將羅克壓在了身下。

被壓得差點斷氣的羅克捏了下朱迪絲那彈性十足的臀部,有氣無力道:“老婆,你這裡肉肉變多了。”

“不只是屁屁哦,人家咪咪上的肉肉也變多了,嘻嘻。”

“咪咪上長青春痘了?”

“才不是!”

“那我摸摸。”

“去死!一點幽默感都沒有的臭男人!”哼出聲,朱迪絲就站起身,並整理著裙擺,然後就讓呢喃飛開,要是威利知道莊園外蹲著一只龍寵,羅克和朱迪絲就暴露目標了。

分配完任務,兩人就一塊往前走,但偶爾遇到男僕,朱迪絲還必須躲起來,羅克則可以大模大樣地往前走。

走著走著,羅克發覺看到的都是男僕,基本沒有看到女僕,他就問朱迪絲原因,朱迪絲的回答很簡潔,就一句話:因為婭滅蝶欠操!

簡簡單單的七個字就讓羅克覺得這根本就不是威利的莊園,而是婭滅蝶的後宮,做為女王的婭滅蝶養著一大群公狗,當她需要雞巴時,那些公狗就會掏出雞巴插她。

想到此,羅克脊背發涼,惡心得都想離開這裡,但為了懲治這種崇尚一女多男的臭女人,羅克還得淡定地往前走。

“記住,不管那個賤女人如何勾引你,你都不能屈服,更不能將可愛的雞雞插進那個賤女人那都快被插爛的洞洞裡,否則我以後都不會做你的炮架子!”朱迪絲告誡道。

“我羅克純潔得很!絕對不會屈服!”

“你哪裡純潔了?”朱迪絲鄙夷道。

“渾身上下都純潔。”

“懶得和你貧嘴!反正記住我的話哦。”指了指前面那扇門,朱迪絲道,“那兩個奸夫淫婦應該在房間裡,你負責引開威利,然後搞定那個賤女人。”

“沒問題。”吻了下朱迪絲,羅克就往前走。

“都說軟妹子易推倒,我看我這個H的老公更容易被推倒,希望不會被那個賤女人推倒,要不然就真的不讓羅克插我的洞洞了。”嘀咕著,朱迪絲就站在黑暗角落,等著羅克引出威利。

走到威利房間前,羅克敲響了門。

正親吻著婭滅蝶乳房的威利有些不耐煩,嚷道:“哪個王八蛋敲門!難道不知道我要睡覺了嗎?!”

“抱著個萬人騎還睡得下,真是蠢蛋。”嘀咕著,羅克又敲響了門。

“真不知道哪個混蛋!”都已經在撫摸婭滅蝶陰部,準備將手指插進去的威利十分惱火,就放下床簾,撩起袖子往外走,婭滅蝶則用雙腿夾著被單蠕動嬌軀,依靠被單與私處的摩擦獲得點滴快感,但比起洞洞被肉棒塞著,這種快感真算不了什麼,所以欲火焚身的她只希望威利能早點回來插她。

推開門,看了眼羅克,威利怒道:“找我有什麼事?”

為了讓婭滅蝶聽到,羅克故意扯開嗓子喊道:“達沙老爺在客廳等您,說是要談談生意上的事。”

“生意上的事?”頓了頓,威利就疾步走向客廳,連門都沒有關。

羅克所說的達沙也是個有錢的主,而前幾天威利和達沙因為生意上的事吵了一架,自然是因為威利無理由 高了出廠價一事,達沙甚至還揚言要和威利斷絕生意上的往來,所以一聽說達沙登門拜訪,威利自然要去見他,畢竟他不想失去這塊肥肉,不過要是威利知道婭滅蝶曾經為了一串項鏈就讓達沙插了她的肉洞和屁眼,真不知道威利還願不願意談這單生意。

威利才剛走出十米遠,朱迪絲就從黑暗中閃出,並用風魔槍頂住威利腦門,道:“別出聲,否則我就一槍干掉你。”

外強中干的威利戰戰兢兢地舉起了手,道:“我是你爸爸,你要殺我?”

“呸!你連豬狗都不如!還養了一個萬人騎,你真的不知道那個賤女人被數不清的男人騎過,還曾經與狗做愛?”

“不許汙蔑婭滅蝶!”

“呵呵,看樣子你還真不知道事實啊,那麼待會兒你就知道了。”說罷,朱迪絲就朝門前的羅克做了個ok手勢,會意的羅克立馬走進房間。

以為朱迪絲聯合那個男僕要對婭滅蝶下毒手的威利嚇了一跳,道:“就算你現在是龍騎士,但如果你草菅人命,你也要被絞死!”

“我根本不想弄髒我的手。”頓了頓,朱迪絲極度厭惡道,“現在給我閉嘴,否則我就在你腦門上打一個洞,再插上一顆螺絲釘!”

“我是你……”

“你連豬狗都不如!”

“你們想對婭滅蝶干什麼?”

“只是想讓你認清事實。”

此時,羅克已站在了床前,並道:“夫人,威利老爺去和達沙老爺談生意了,估計沒這麼快回來,你看要不要和我……”

羅克話還沒說完,婭滅蝶就掀開了床簾,右手撐床,左手則抓著被單擋著高聳胸部,被單雖然擋著胸部,但故意勾引眼前這個帥氣男僕的婭滅蝶卻大方露出那兩條雪白大腿,被單甚至如超短裙般恰好遮住女人那最為神秘的地方,不過婭滅蝶那個地方一點都不神秘,整個莊園的男僕都看過干過了。

見男僕盯著自己大腿都看呆了,嫵媚的婭滅蝶咯咯直笑,道:“小帥哥,我似乎沒有見過你哦。”

故意裝出一副處男般的傻呆表情,羅克使勁咽下口水,並舔著嘴唇,吱吱唔唔道:“我是新來的,剛剛和其他下人聊天,他們都說夫人你……你……你是一個……”

“放蕩的女人?”

“是一個懂得和人分享美的女人。”

“噗哧”一笑,婭滅蝶道:“看你傻乎乎的,沒想到是一個挺懂得討好女人的小帥哥呀!”

“夫人過獎了。”

盯著羅克褲襠,婭滅蝶舔了舔嘴角,問道:“你剛剛說我老公去和達沙老爺談生意了?”

“嗯,估計要談很久。”

“那你包裡的是什麼?”

“是送給夫人的禮物。”說著,羅克就放下包袱並打開,拿出了一根和他肉棒差不多粗但長了兩倍的黃瓜。

“我還以為是什麼東西呢!”婭滅蝶哼出聲,“我用過的比這個還粗呢,而且我插完我下面兩個洞後,我還做成湯給我老公喝,他說味道好極了,嘻嘻!”

“這個算不了什麼,不過接下來夫人看到的可就是極品了哦。”微笑著,很有自信的羅克就當著婭滅蝶的面掏出自己那早已勃起的大肉棒。

一看到羅克那根巨物,婭滅蝶當即傻住了,眼珠子都快掉出來,而當她回過神時,羅克已將肉棒塞了回去。

無法淡定的婭滅蝶咽著口水,道:“看過這麼多雞巴,你的雞巴是我見過最大的,就不知道你能做多久,我願意讓你干我,不管是嘴巴、屁眼還是我的逼。”

見婭滅蝶已上鉤,羅克轉身就走。

“喂!大雞巴!你去哪裡?!”

“我把門關了,要不然被老爺看到,你喜歡的大雞巴都會被剪了。”關上房門,羅克就去關窗戶,但並沒有關嚴,而是留下一道縫隙。

聽到關門聲,朱迪絲就推著威利往前走,並讓他透過縫隙看著婭滅蝶有多淫亂,而她偶爾也會往裡瞄一眼,就怕坐懷就亂的羅克會撲倒婭滅蝶或者是被婭滅蝶撲倒。

“關好了嗎?”並不知道威利正盯著自己的婭滅蝶問道。

“關得連一只蒼蠅都飛不進來。”

“那就好!我們快點開始吧!要不然我老公回來就干不了了。”

“夫人這麼想要我的大雞巴?”

“不是我想要,是我的洞洞想要。”說著,婭滅蝶就掀開被單,露出被黑色蕾絲丁字褲裹緊的私處,她還故意勒緊丁字褲,讓兩花瓣露出,本就細得好似一條絲線的丁字褲就陷入了肉縫中。

屋外威利的眼睛瞪得比那睪丸還大,他怎麼也不相信自己摯愛的老婆竟然會變得如此淫蕩,竟然要和那個只給他看背影的男人亂搞,這完全毀了婭滅蝶在他心目中的天真、純潔、唯美的形象,他一直以為婭滅蝶是一個非常守本分的女人,會從一而終,而這顯然是個比她胸部還大的謊言!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幕讓本就被打擊的威利都差點吐血。

“想插我嗎?免費的哦!”婭滅蝶不斷拉扯著丁字褲摩擦著陰唇和陰蒂,更是發出極其淫蕩的呻吟。

“夫人你還真是懂得和人分享美啊!”感慨著,羅克就將黃瓜扔給婭滅蝶,道,“夫人先用這黃瓜插下面兩個洞,讓我看看夫人的自慰有多美,然後再給你我的大雞巴,我至少會做一個小時的哦。”

“真是個極品男人。”嫵媚一笑,婭滅蝶就翹起美臀脫下丁字褲,隨手扔到地上,然後就叉開雙腿,陰唇隨之分開,指了指肉洞和屁眼,婭滅蝶問道,“小帥哥,你是要我先插前面還是後面呢?”

“我要夫人一起插。”

“真壞!”

“因為我知道夫人你經常和下人淫亂,經常是三四個下人一起干你,偶爾還和狗做,所以只用黃瓜插一個洞,你是無法被滿足的,我說的沒錯吧?嘿嘿!”

“嗯,我喜歡群p。”說著,婭滅蝶就拗斷黃瓜,半根插進肉洞,另外半根則插進屁眼,並左右手各握著半根黃瓜開始抽動,雙眸盡是嫵媚,更是隨著黃瓜的進出發出勾人心脾的浪叫。

被太多男人干過的婭滅蝶就像是一位音樂家,完全知道該如何控制呻吟節奏以吸引男人,可惜站在她眼前的是羅克,不是其他男人。

看著婭滅蝶自慰以及她那兩顆抖擻得厲害的美麗乳房,羅克那不需修飾就很飄逸的眉毛一抖一抖的,但他還是如米國自由女神像般一動不動地盯著淫叫不已的婭滅蝶,只不過自由女神舉著的是象征自由的火炬,羅克舉著的則是硬得都有些脹痛的肉棒。

(自慰你妹呀!再自慰下去老子就受不了了!要不是他們在外面!我絕對操死你!嗚嗚嗚嗚嗚嗚……這種淫亂的女人不能操,真的不能操,但我都操過好幾個妓女,我為什麼就不能操她呢?反正不用負責任,不操多對不起讀者啊?可我真的不能操,我要變得純潔,變得非常純潔,要不然我的雞巴還沒有插進婭滅蝶那流水的逼,就被朱迪絲一槍崩了。)

“你的雞巴插我前面,黃瓜插我後面,怎麼樣?”

“我還沒有看得盡興呢!”

“真是壞家夥!”白了羅克一眼,婭滅蝶就拔出那半根粘著淫水的黃瓜觸到薄唇,然後就像舔雞巴那樣舔著黃瓜,妖嬈至極。

(嗚嗚嗚嗚嗚……叫床叫得好有誘惑力……好想插她啊!)

悲催的羅克咽下口水,一本正經道:“夫人,你說這兒哪個下人沒有插過你啊?”

“應該就你了,其他的都……噢……都插過我了……”

“那老爺不知道嗎?”

“他是個大傻逼,根本不知道,唔……比狗雞巴還強大的雞巴……”嬌喘著,婭滅蝶道,“來插我,要不然就來不及了,老公。”

“你才是大傻逼!”罵出聲,滿腔怒火的威利一腳踹開門。

面容失色的婭滅蝶急忙藏起黃瓜並裹緊嬌軀,哭哭啼啼道:“老公……老公……幸好你回來了……要不然我就要被這個犯上的下人侮辱了……嗚嗚嗚嗚嗚……”

“你剛剛說誰是大傻逼?”

“他啊!”

“你這比狗還賤的女人!”一巴掌拍在婭滅蝶臉上,威利怒道,“枉費我這麼多年對你好!你竟然背著我偷了好幾馬車的男人!我真想打死你!”

“可能是十幾馬車。”羅克隨口道。

這時,朱迪絲走了進來,冷笑道:“婭滅蝶,好久不見了,你竟然想勾引我老公啊?”

知道擁有大雞巴的羅克是朱迪絲老公,婭滅蝶就知道自己被算計了,就哭得更厲害,可威利根本沒有憐憫她,而是又打了她一巴掌,打得她都吐血了,鮮血都吐在了她那雪白的玉腿上,紅與白的巨大反差形成強烈的視覺對比,可此時此刻沒有人去關注這個。

“臭女人!”正欲打婭滅蝶,羅克卻抓住威利的手。

“放開!我要打死她!”

“將想問的都問清楚了再打也不遲。”羅克道。

“給我戴了這麼多年綠帽,這條就足以讓她被絞死,其他的我什麼也不想問!”叫出聲,威利就想甩開羅克的手,可羅克的力氣竟然比他大,他怎麼甩也甩不開。

“人家……人家……”捂著留下巴掌印的臉蛋,婭滅蝶哽咽道,“人家知道錯了……嗚嗚嗚……以後不會再這樣子了……”

“世界上什麼事都可以原諒,但給我戴綠帽就絕對不能原諒!和作者寫NTR不能被原諒是一個道理!”愣了下,威利抓狂道,“賤女人!快說!當年你說尤蘭紅杏出牆是真的還是假的?!”

婭滅蝶還沒有說話,朱迪絲就道:“我媽媽從來沒有紅杏出牆過,完全是這個賤女人栽贓嫁禍的!”

聽罷,威利臉色青筋頓起,道:“婭滅蝶啊婭滅蝶,枉費我對你這麼好,我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老公……”

“別再叫!我才不是你老公!你這當了婊子還立牌坊的賤女人!”收起手,都差點被婭滅蝶氣得吐血的威利轉身就走出房間。

瞇眼一笑,羅克道:“婭滅蝶,還要我的大雞巴嗎?”

欲言又止,婭滅蝶就低下頭,冰涼眼淚嗖嗖嗖地往下流。

站在屋外,威利望著已經被烏雲蓋住一大半的月亮,低語道:“偉大的月神阿蜜絲,我威利?奧蠻到底做錯了什麼事,竟然會娶婭滅蝶這種放蕩女人,被她戴了這麼多年綠帽子,我竟然渾然不知,而且……而且她竟然還和狗做過愛,那比狗屎還髒的身體我竟然舔過那麼多次,真是惡心!”

“那你想過怎麼辦了嗎?”羅克正挽著朱迪絲的手走出房間,被單獨留在房間裡的婭滅蝶則時不時望著敞開的門,正等待著威利責罰,她做夢也沒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

“竟然和狗做過愛。”陰陰一笑,威利道,“既然她那麼喜歡做愛,我就滿足她,我要讓她今後的日子除了做愛還是做愛!”

“這似乎是獎賞。”

扭頭看了眼羅克,威利那張幾乎扭曲的臉都在抽搐,道:“到時候你就知道是獎賞還是懲罰了!”

“那個……”羅克皺著眉,沈默好一會兒才道,“要是有空的話,我們能不能談一談奧蠻家族在迪爾維亞防禦戰中的重要地位和奧蠻家族今後的發展方向?”

“不行!”

“威利!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

看著怒視著自己的女兒,威利嘴角浮現笑意,道:“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瞬間覺得你又變成了我那個乖巧的女兒,在婭滅蝶還沒來之前。”

“就是那賤女人將我們家搞得烏煙瘴氣的!”

“朱迪絲,如果再給爸爸一個機會,你和你媽媽願不願意繼續與我組成一個和和睦睦的家庭?我可以什麼都不要,只要你們在我身邊。”

“你早就失去這個機會了。”別過頭,朱迪絲眼眶有點兒濕。

(你妹!尤蘭是我的!你還想繼續和尤蘭做夫妻!就算尤蘭願意!讀者都不會願意!)

盡管羅克憤慨得都想掏出雞雞拍死威利,但他臉上依舊維持著淡淡笑容,並道:“國事其實比家事來得重要,如果國家不安定,家庭也就會隨之破碎,所以您還是考慮考慮我的意見,這也是我揭穿婭滅蝶真面目的原因。”

“我不想和你談什麼國事或者家事,你們去把尤蘭叫來,我和她談。”

知道威利有意和尤蘭和好,羅克就不希望他們單獨接觸,可他又明白不讓尤蘭和威利談判,估計事情還是沒有轉機,所以和朱迪絲商量後,羅克就讓朱迪絲去找來尤蘭,他則在威利要求下到客廳喝茶,而在尤蘭來之前,威利要先處理好婭滅蝶的事。

羅克離開後,威利就走進房間,不由分說地揪住婭滅蝶頭發,直接將她從床上拖到地上,並扒掉婭滅蝶那落於腰際的乳罩。如此一來,婭滅蝶就全身赤裸。

接著,威利就讓婭滅蝶像狗一般往外爬,他則掏出肉棒插婭滅蝶的屁眼,一邊插還一邊讓她繼續往前爬,那根不大但插得非常凶悍的肉棒在婭滅蝶屁眼與肉洞之間輪流插著。

邊哭著,婭滅蝶就邊按照威利指示爬向後院,那兩顆碩大乳房隨著婭滅蝶的爬行以及威利的野蠻沖撞搖晃得非常厲害,路上看到這一幕的男僕都嚇了一大跳,站在一旁連大氣都不敢出。

得知目的地是那養著二十多頭公豬的豬圈,婭滅蝶就死都不願意往前爬,但在威利拳腳相逼之下,婭滅蝶還是抽噎著往前爬,並祈求著威利,但早已下定決心的威利完全不動搖,甚至還威脅婭滅蝶不往前爬就拿匕首插進她陰道。

知道威利在氣頭上,婭滅蝶就含著眼淚爬向已近在眼前的豬圈。

“真是一個臭婊子!你那麼喜歡做愛!我就讓你和豬做愛!這樣子就不用讓它們和母豬配種!你他媽就是一頭母豬!”叫出聲,威利就抽出肉棒,精液都射在了婭滅蝶光溜溜的脊背上。

虎軀一震之後,威利就野蠻地抱起婭滅蝶,直接將她扔進了臭烘烘的豬圈。

“老公!老公!不要這樣子對我!看在我們做了這麼多年夫妻的情分下!你放過我吧!”婭滅蝶跪在地上瑟瑟發抖,而那些處於發情期的公豬都已將她圍住,並不斷用豬鼻子拱著婭滅蝶,甚至還伸出舌頭舔婭滅蝶陰部。

“如果你生了只豬,我就將它殺掉喂給你;如果你生了個兒子,我就將他當成豬養,長大後像其它豬一樣干你;如果你生了個女兒,我就讓她從小就被豬干!”

“滾開!你們這些臭東西!啊!不要!不要!不要插進來!痛……痛死了……老公……快救我!”

看著被豬淩辱的婭滅蝶,威利叫道:“為了你!我幾乎失去了一切!你卻背著我和人甚至和狗發生關系!難道我的愛就不值得你珍惜!難道我的愛對你而言就是浮!,難道你就那麼坦然地踐踏我對你的愛嗎?!告訴我!婭滅蝶!”

“啊!救我!痛……裂開了……啊!”

“這是你咎由自取!”說罷,威利關上門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婭滅蝶那淒涼的浪叫聲混合著公豬們的吼聲回蕩在整個後院。

半個小時後,尤蘭朱迪絲母女出現在了客廳,而在威利強烈要求下,羅克和朱迪絲暫時離開客廳,尤蘭和威利留在了客廳談判。

擔心威利會撲倒尤蘭,羅克和朱迪絲就站在客廳外,雖然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但要是威利胡來,尤蘭大叫一聲,就算羅克是半個聾子也會聽得到。因為婭滅蝶之前的勾引,羅克欲火焚身,所以在外面呆了兩分鍾,他就拉著朱迪絲的手走到不遠處的黑暗角落,讓朱迪絲趴在牆上翹起屁股給他干。

簡單的前戲過後,羅克就迫不及待地用大肉棒填充著朱迪絲那淫水汪汪的肉洞,並開始瘋狂抽插著,而擔心被人聽到的朱迪絲只得緊咬薄唇輕呻慢吟著。

羅克干著朱迪絲之際,威利和尤蘭正坐在茶幾前喝著茶。

往肚子裡灌了一杯茶,威利就看著尤蘭,但他只看了一眼就移開目光,因為他覺得自己太對不起尤蘭朱迪絲母女倆,根本連看她的資格都沒有,只不過他內心還有美好期待,可羅克的出現已注定讓威利的美好期待落空。

“那個……”

“有什麼就說吧,你向來是個直言不諱的人。”尤蘭盯著威利,恨不得扇他一巴掌。

“那個……”深吸一口氣,威利道,“因為婭滅蝶,我們這個家破碎了,現在她已經不屬於這個家,所以我希望你能回來,我會對你還有女兒好好的,我向你保證,就算要立下字據也行。”

“一切都已經太遲了,我給不了你這個機會。”

“為什麼?”

“因為我很早很早以前就不是屬於你的了。”

“你再婚了?”

“沒有。”

“那我們還有可能的!而且我們根本就沒有離婚啊!”

“分居這麼多年,名義上已經離婚了。”頓了頓,想打破威利幻想的尤蘭繼續道,“剛剛那個男人你有看到嗎?”

“他是女兒的老公?”

“是,但他同時也是我老公。”

聽到這句話,威利那張臉變得比紙還白。他完全不相信尤蘭說的話,可尤蘭的目光是如此堅定,如同天上那些閃亮奪目的星辰,讓威利一時間啞口無言,可他還是不相信如此好強的尤蘭會願意和女兒服侍同一個男人,所以他就道:“你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尤蘭從來不說假話,你也知道我的脾性。”

“但他是我們女兒的老公。”

“一夫多妻又不犯法,難道我和女兒喜歡同一個男人都不行嗎?那當初我還在的時候你將婭滅蝶娶進門是什麼意思?”

“我們能不能不吵架?”

“你連和我吵架的資格都沒有。”

苦笑了聲,威利問道:“你真的和那個……”

“是!你還有什麼想問的?”

“沒有了。”靠著靠背椅,威利雙眼失神,許久才道,“看樣子我們是注定沒有緣份了,那你想要我做什麼就說吧。”

下一篇:綻放的嬌妻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