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14作者不详


作者不详
字数:8786
前文:



「恭喜我们的五号女警母狗,成为今晚的优胜者」

主持人激情四射的声音不断的把全场的气氛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

「接下来请母狗的主人和自己的爱奴一起,走到舞台中央,接受大家的欢呼」
慧姐脸色依旧不见好转,面色铁青的走向妈妈。可惜在喧嚣的气氛中,妈妈早已心浮气躁,舒舒服服的趟靠在沙发上,仿佛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全身心都飘飘然,浑然没注意到这些,直到慧姐的身影笼罩在身前。

「骚警花,挺享受啊」,熟悉的声音带着冷漠瞬间让妈妈回到了无情的现实。
「主人姐姐……母狗」,妈妈怕极了慧姐,语气中充满了紧张和颤抖。
「少废话,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慧姐趴到妈妈耳边,低声耳语,现场气氛嘈杂,外人看来更像是主人对母狗的抚慰与爱怜。

「是……主人姐姐」,连续的调教虐待已经让她麻木,自知难逃再度被虐的厄运,自己能做的也只是静静等待这一切的来临。

「滚下来,跪好」

妈妈顺从的从椅子上下来,像母狗一样低下头去,四肢跪地,俯在慧姐脚下,身上的警服看起来是那么的扎眼。

「我们的郭小姐真是调教有方,把这么成熟性感的美妇调教成这么下贱乖巧的狗奴,真是了得啊」

慧姐没有搭话,牵着妈妈项间的狗链,缓缓走向舞台中央。妈妈此刻仿佛觉察到慧姐似乎有些不对劲,她从未感觉到慧姐如此冷酷。冰凉的寒意隔着薄薄的丝袜,从地板传入内心。隐隐约约的,妈妈觉得今晚对自己又是个不眠之夜,只是这种无眠充满了屈辱。

偌大的舞台的中央现在只属于两个女人,慧姐左手高高扬起,抓紧锁链,穿着高跟鞋的右脚踏在妈妈的玉背上,隔着警服,践踏着母狗妈妈几乎消失殆尽的尊严。同时高高挺起胸膛,俨然一副SM女王范!

慧姐从主持人手中接过话筒,没有任何虚伪的开场词,单刀直入主题。
「大家喜欢这条母狗嘛?」

「喜欢……喜欢啊」,场下响起齐刷刷的声音。

「想知道这条母狗为什么这么贱嘛」

「想……」

「从明天起,我来公开调教这条又骚又贱的母狗,把她最低贱卑微,淫荡骚浪的样子给你们看,大家说好不好」

「好……太棒了」,台下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大家都迫不及待的想多看看妈妈的表演,慧姐的许诺让大家的淫欲得以充分满足。

「龙哥,您这场地能否借小妹一用呢?」

刚刚把妈妈玩的醉仙欲死的龙哥点点头,如此香艳的场景定然会让他的场子盈利暴增,何乐而不为。

「不见不散」,慧姐迅速结束了所谓的获奖致辞,鞋跟用力的踩了踩妈妈的后背。

钻心刺骨的疼痛刺激着妈妈,让妈妈更加恐惧担忧的是,接下来这个女魔头又要在公开场合调教自己,虽然已经玩过很多花样,并乐在其中,但是让自己公开暴露身体,沦为大众的玩物,想想还是不寒而栗。

「骚屄,发什么楞,想姐姐现在就把你给剥光,扔给台下的人操(淫色淫色4567q.c0M)嘛」

「不……不是」,妈妈慌忙分辩着。

「不是就快走」,慧姐用力拉扯着狗链,动作粗暴野蛮,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舞台。

妈妈被迫加快速度,狼狈的跟在慧姐身后爬行,身后响起一阵欢呼以及惋惜声!

穿过长长的走廊,绕过宾馆的后门是一处草坪,正中央有座亭子,供酒店的客人歇息赏景。慧姐牵着妈妈驻足来到凉亭里。傍晚时分,在夕阳的余晖下,妈妈就已经在公园里被调教一番;现如今皓月当空,空气爽朗,不知慧姐又想出了什么花样来折磨妈妈!

「骚警花,跪好,屁股撅起来」

妈妈顺从的完成慧姐的动作,双手伏地,头部深深埋在前方,高高撅起丰腴的肥臀,丝袜美腿并拢,呈现出玲珑曼妙优美的线条,在朦胧的月色中紧张的跪倒。

慧姐动作轻缓,绕着妈妈踱着碎步,停滞在妈妈面前,鞋尖挑起妈妈的下巴。
「骚屄,今天玩的挺嗨嘛」

妈妈不知如何作答,试图歪过头去。

「问你话呢」,见妈妈不配合,慧姐大发雷霆,刚刚在比赛时看到无数人为妈妈的玉足倾倒,几年前的阴影再度浮上心头(慧姐前男友因为恋足,抛弃自己,爱上其余人,详细内容第一章有交代)。愤恨,妒忌完全占据着这个心理畸形女人的内心。她猛的一脚踹在妈妈的鼻子上,这一脚使出了全身力道。顿时妈妈失去平衡,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跌倒在草坪上,一股鲜血从鼻孔涌出。

「啊」,妈妈发出一声惨叫!

听到妈妈的哀号,慧姐更加凌虐之心愈加强烈,粗暴的骑跨在妈妈身上,隔着警裙丝袜蹂躏起妈妈来!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在妈妈本就被折磨的疲惫不堪的娇躯上。

「啊……主人姐姐……不要啊」,妈妈并非没有反击之心,作为高傲美艳的女警花,被一个举止粗俗品味低下的女流氓调教玩弄,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的。只是流氓团伙自从上次被妈妈反击吃亏之后,一直牢记着注射药物。

妈妈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内部发生的变化,一方面体力大不如前,已失去巅峰时期搏击技能,如果说开始还能在与慧姐的对决中占有上风,那么即使此时有了公平的机会,妈妈也完全不是其对手;另一方面,妈妈的敏感地带,胸部,下体都变得愈加敏感,稍微一个刺激都会产生翻江倒海的变化,刚刚更是在被玩弄玉足的时候有了反应。

自从妈妈坠入魔窟开始,惨无人道的轮奸,凌辱就一刻没有停止过,妈妈已然变得麻木,逆来顺受,既然反抗不得,那还不如在堕落在淫欲的深渊。

让妈妈万万无法想到的是,在丝足比赛里的惊艳表现,居然也会让慧姐妒火中烧,今晚看来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饶过母狗啊……主人姐姐……骚屄再也不敢了」,可怜的妈妈尽力躲避着慧姐,怎奈全身牢牢被制,挣扎看起来是那样苍白无力。

慧姐宛如一头发怒的母豹,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起初是拳头的捶打,感觉这样还不够解恨;接下来更是掐捏妈妈的娇躯,胳膊,胸部,阴部,大腿,小腿无一例外,变得青一块紫一块;最后更是发疯一般撕扯着妈妈警服,丝袜,很快端庄得体的衣着和她们的主人一样,褴褛不堪。

妈妈呼喊哀号的声音在慧姐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显得那么凄惨可怜,心理愈加绝望,就如同这夜空一样,看不见光明,不知道这样无情的折磨何时才是尽头。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似乎是打累了,也似乎是发泄够了,暴风雨逐渐停止,慧姐的双手沿着褴褛破败的丝袜向下游移,最后紧紧钳住妈妈的一双玉足,拉到半空中。

妈妈已经彻底绝望的心情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一丝舒缓,本已失魂落魄的眼神隐约恢复一丝生气,暗自松了口气。但是妈妈依旧不敢懈怠,天知道这个女魔头下一秒钟会想出什么办法来折磨自己,心理上妈妈完全沦为慧姐的奴隶,只得乖巧的抬高双脚,摆在方便慧姐蹂躏的位置。

「贱屄,骚脚抬高点,主人姐姐要玩烂你的小骚脚」。

「请主人姐姐蹂躏」,妈妈双脚高高向后翘起。

「哼,现在还挺听话,可惜晚了」,慧姐粗暴的扯下水晶高跟鞋,随手扔到一面,完美的玉足上包裹着残缺不全的丝袜,十只整齐剔透的脚趾因为紧张而绷紧,弯出优雅的形状。

「这是什么」

「我的骚脚」

「再说一遍?」,慧姐猛然隔着丝袜狠狠掐捏足部白嫩的肌肤!

「啊……主人姐姐。是骚屄,骚警花的骚脚」

「骚脚是用来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的」,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慧姐转而轻轻抚摸起来。
「本来是用来走路的,但是遇到主人姐姐之后,她们就是您的玩物,供您虐待,玩弄」,妈妈被慧姐压在身子底下,双脚被高高举起,被迫说着这些淫荡的话语。

「骚脚还是蛮漂亮嘛,你说呢,骚警花」,慧姐的手还不断隔着丝袜在妈妈玉足上游移,轻微的触感隔着丝袜,让妈妈的疼痛得到一丝慰藉。

「不……不敢……主人姐姐……她们又骚又贱,配不上漂亮这个词」

「那她们配得上什么呢」,慧姐不依不饶。

「她们只配被主人姐姐蹂躏,主人姐姐虐的越厉害,母狗就越开心」

「哼,骚母狗,记住这可是你说的,一会主人姐姐虐起母狗,手下可是不会留情的」

「是……主人姐姐」

「把你的丝袜和内裤都脱了,捡二十块坚硬的小石头,最后把你的骚鞋找回来」,慧姐离开妈妈的身体,刚刚的一番拳打脚踢,她的体力也消耗不少,但是一折磨起妈妈来,她似乎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不敢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妈妈迅速脱下丝袜,然后恢复跪姿,象母狗一样在草丛里找起了石子,没费太多力气,很快完成慧姐交代的任务,爬到她脚下,虔诚的跪好。

「主人姐姐,骚屄找好了」

「两腿分开一点」,慧姐不慌不忙,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个连体双跳蛋,从后面分别塞入妈妈的骚屄和菊花中,由于菊花才被开苞不久,后庭依然紧窄,慧姐费了一番周折,跳蛋还是未能完全插入菊门。

「臭婊子,把你的贱屁股给老娘分开,是不是还想后门被操(淫色淫色4567q.c0M)才满足啊」。
「是,主人姐姐」,妈妈努力的张开着后门。其实并非妈妈不配合,实在是后庭过于紧窄,而慧姐也无非是要从肉体精神上彻底羞辱妈妈。

没有给妈妈留任何情面,慧姐狠狠的把跳蛋强行塞入妈妈的后庭,直到一双跳蛋紧紧贴着娇嫩的直肠壁和阴道壁。

「嗡嗡嗡嗡」,慧姐启动了跳蛋,刚刚被暴打一番,妈妈此刻毫无性欲,跳蛋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燥的肉洞里翻搅折磨着妈妈。

「把石头塞到丝袜里,然后重新穿好,踩在骚脚和袜底之间,要是敢把石头掉出来,今天剥你的狗皮」

「是,主人姐姐」,妈妈依照命令,把小石头均匀分成两堆,放在丝袜里,重新把残缺不全的丝袜拉到大腿根部,一双玉足踩在坚硬冰冷的石头上,难忍的疼痛从足底传遍全身,妈妈双腿直打颤。

「骚屄,站直了,你不是警花嘛,警局就这么训练人的?」

「是……主人……姐姐」,骚屄和菊花里的跳蛋还在嗡嗡作响,脚底仿佛针扎刺痛般难忍,妈妈强迫着站直身姿。

「把这个穿上」,慧姐捡起地上的高跟鞋,故意朝着妈妈骚屄的部位扔过去,鞋尖不偏不倚,顶到了骚屄的位置。

「啊……好痛」,妈妈吃痛,下意识的捂着下体,但很快将高跟鞋穿在右脚上。

现在妈妈上身赤裸,脖子上拴着狗链,仅仅双腿包裹着残缺不全的紫色丝袜,小屄和菊花里被塞了一对跳蛋,双脚脚底还踩着坚硬的石子,右足赤裸,左脚踩着一只高跟鞋,看起来要多悲惨有多悲惨,徐徐夜风隔着薄薄的丝袜抚摸着妈妈的大腿,却让妈妈倍感屈辱。

「江警花身手还是蛮好的,看来定然是训练有素,不过刚刚你在舞台上踢正步有几个瑕疵,主人姐姐再好好训练训练你」,慧姐阴阳怪气的说着。

妈妈在早些年间,一直训练刻苦,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每每踢出潇洒的正步,一股浩然正气从心底油然而生,今天却成为女魔头折磨虐待自己的项目,妈妈失神落魄。

「骚屄,怎么当警官就不想练基本功了,不想当骚屄的警花不是好母狗」,慧姐一边冷笑着,一面频繁变换着跳蛋的强度,折磨着娇嫩的肉壁。

「啊啊……饶过母狗吧……母狗……照做……就是了」,一股强烈的刺激突然从下体传来,妈妈语无伦次的回答着。

「很好,摆出踢正步的姿势,右面骚脚站稳,左面骚脚踢出」

「是……主人……姐姐」,妈妈上身笔直,微微前倾,肘部弯曲,手掌轻轻握拳;左腿绷直,脚尖用力下压,脚掌平行于地面,脚尖向正前方踢出约七十公分,尽力摆出一副标准的正步姿势,怎奈全身各处痛楚不堪,尤其用于支撑的右脚,疼痛欲裂,妈妈不由得摇晃着。

「骚屄,站都站不稳,该罚」,慧姐言简意赅,从包裹里再度翻出十几个竹制夹子,蹲坐在妈妈脚前,抚摸玩弄着那只备受凌辱的水晶紫色丝足。

「小骚脚生的可够美的,许多男人都想操(淫色淫色4567q.c0M)烂她吧」,一摸到妈妈的玉脚,慧姐似乎就有着无穷无尽的恨意,虽然动作轻柔,但是绝对不怀好意。

「可惜呀可惜,她们只配被老娘虐待玩弄」,慧姐停止了抚摸,在脚背上拿起了夹子,隔着水晶丝袜在脚背上夹起来,很快完美无瑕的脚背上布满了五只竹夹,两种风格的疼痛感一起侵袭着完美的玉足,妈妈右腿哆嗦的更厉害,而踢出去的左脚也仿佛待宰的羔羊一般,在夜风中瑟瑟发抖,好像得知要面对厄运,五只鲜艳整齐的足趾不由得紧紧向内弯曲。

「骚屄,这样可不够乖哦,你们教官没说过嘛,踢正步要脚尖绷直,看看你的骚脚,一点都不标准啊,还是让姐姐来给你矫正矫正吧」,慧姐说着,把剩余的夹子分别夹住左脚五只漂亮的足趾。

「这样就可以伸直了,为了训练你,主人姐姐可是煞费苦心啊,还不谢谢主人姐姐」

「谢谢……主人……姐姐」,妈妈痛的满脸煞白,几无血色。

「诚意不够」,慧姐再次调大了跳蛋的振动频率。

「啊啊」,妈妈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上。

「骚屄,听姐姐口令,齐步走,一二一」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妈妈按照慧姐的口令踢起了正步,双脚一深一浅的踢动着,剧痛无时不刻不在折磨着一双精美绝伦的玉足,每一次的落地都是痛苦的煎熬。

慧姐的花样似乎层出不穷,不仅仅拘泥于一二一的简单正步走,反而增加了向右转走,向左转走等不同项目,还不时改变着跳蛋的频率,时而增加,时而减小,慢慢的疼痛已经被麻木取代,天生淫荡的妈妈骚屄和后庭居然有了一丝快感,沿着褴褛的丝袜,一丝淫水悄悄的漫出。

在这方面博学多才的慧姐怎会放过这个细节,但她故意装看不见,依旧在草坪上装模作样的训练着妈妈。慢慢的妈妈再次沉沦在肉欲中,也不知是天生淫贱,抑或是身份落差给妈妈带来的刺激感,总之妈妈已被焚身的欲火包围着。

看着实际几乎成熟,慧姐有引导性的把妈妈带向宾馆的房间,慧姐推开门的一瞬间,妈妈再也无法支撑,无力的瘫倒在地毯上。

「贱屄,主人说停止了吗,谁允许你私自放松的,一点组织性,纪律性都没有,还当什么警花,今天姐姐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你个目无组织纪律的骚警花」,明知妈妈体力不支是迟早的事情,慧姐偏偏就要用这种方式来不断的折磨妈妈。
「啊啊……饶过……母狗吧」,妈妈眼神已经处于迷离状态,呼吸加速,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从下体源源不断的传来,欲求不满瘙痒难耐是最最折磨人的事情。
「看看你这发浪的贱样吧」,慧姐粗暴的扯下妈妈的水晶高跟鞋,紫色超薄丝袜,夹在玉足上的所有夹子。在扯动夹子的过程中,慧姐故意放慢拉拽的速度,把夹子拉长,连带着足部娇嫩白皙的肌肤,让疼痛得以最大化。

「啊啊……痛死……母狗……饶了母狗吧……主人姐姐……饶过母狗骚脚」,妈妈痛的语无伦次,而妈妈哀号的越是哀伤,慧姐变态的心理就会得到更多的满足。

待到所有夹子都取下之时,妈妈已经满头大汗,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喘着,全然忘记了下体的快感,一双白皙娇美的玉足已经伤痕累累,光滑的脚背,晶莹的脚趾被夹得请一块紫一块,而洁白的足底也被石子硌出了好多坑坑洼洼。

变态的凌辱虐待让妈妈完全沉浸于肉欲和疼痛中,而无瑕关注房间的格局,其实仔细观察,这个房间的格局和慧姐的调教室差不多,只是没有那么大规模,作为会所里的知名女王,慧姐自然在这里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调教室,不但各种工具应用仅有,就连房梁上也是同样垂下粗大的铁钩。

没有给妈妈更多喘息的机会,慧姐取下妈妈脖颈上的狗链,从抽屉里找出早就囤积好的麻绳,开始捆绑起警花美母来,与以往的捆绑不同,这次的绑法更加简单时效,仅仅在手腕脚踝上紧密缠绕着,直到妈妈四肢无法自由活动,最后把妈妈四脚朝天,固定在大铁钩上。

可怜的妈妈就如同洋娃娃一般被悬吊在半空,毫无自由,看着妈妈的窘境,慧姐不由得开怀大笑,沿着双腿玲珑曼妙的曲线抚摸起来。

突然,慧姐猛地伸出脚狠狠的踢在妈妈肥美的丰臀上,妈妈宛如单摆一般,在半空中飘来飘去,是那样的凄楚动人。

恶毒的女王,粗糙的麻绳,柔嫩的肌肤,可怜的警花美母,在此刻勾勒出一幅令所有人都血脉贲张的女警妈妈受难图。

「饶了母狗吧」,妈妈还在苦苦哀求着,语气中充满了卑微。

「饶了你,那可不行,骚警花现在不求上进,一定要好好调教一番」,慧姐变本加厉,把刚刚取下的夹子重新拾起,打量着妈妈。

「姐姐我可不喜欢玩重复的游戏,夹子该放在哪里呢」

从妈妈的角度看,慧姐矮小的身材显得很高大,而比身材更为恐怖的是慧姐下一步的行动,她犹豫片刻,把夹子夹在了妈妈的性器官上。很快,妈妈娇羞的乳头,硕大的乳房,粉嫩的大阴唇都布满了无情的竹夹。

如果说足部的疼痛还能容忍,那么敏感的性器被折磨则堪称惨绝人寰,而慧姐接下来的行为却深刻的告诉着妈妈:山外青山楼外楼,虐待永远无止休!
与先前的疾风暴雨相比,慧姐此刻并不急于行动,而是等着妈妈疼痛变成麻木,方才继续,而这段时间,伴随妈妈的只有跳蛋的蹂躏和竹夹的折磨。

肉欲和疼痛再度成为妈妈身体的主旋律,妈妈轻微一个动弹,主导的一方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大约十几分钟过去了,肉欲再次占据了主导。

看到时机已经成熟,慧姐春光满面的走来,直接捉住妈妈的玉足,放在嘴里狠狠的啃咬。

这一招已经不足以平息她心中的醋意以及恨意,慧姐再度找出两根铁针,在妈妈小脚上不轻不重的勾划着。

「不要啊……求求你啦」,看到铁针,妈妈的心一下子悬到嗓子眼,拼命挣扎着,想要躲避,怎奈稍微一动,性器官上的夹子又带来更多的疼痛感;而双脚也被牢牢绑缚,想要逃脱,觉悟可能。

「骚屄,老实点」,慧姐一只手捉住了妈妈的脚踝,另一只手拿着铁针,对准了美艳的足趾。

「一,二,三,走」,慧姐手起刀落,狠狠朝着妈妈的玉趾刺落下去。
「啊……不要……疼啊」,妈妈痛苦的哀号起来。

「哈哈哈哈,骚屄,看你的样子,笑死姐姐了」,原来慧姐并未把针刺落在脚趾上,而是在那之前收手,妈妈已经恐惧到了极点,狼狈的喊了出来。

「骚屄,刚刚每次准,这回再来,一,二,三」

「啊啊」,妈妈再次发出一声呐喊,而这次的呐喊确是因为慧姐提升了跳蛋的强度,算起来两只跳蛋已经在妈妈的小屄和菊花里蹂躏了很久,而妈妈始终没有得到高潮的原因便是慧姐总是在最后时刻把这一切戛然而止,让妈妈欲求不满,饱受凌辱。

震动的频率已经加到最大,跳蛋狠狠的刺激着娇嫩的阴道壁和直肠壁,桃园仙洞里已经流水潺潺。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妈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忘情浪叫。

「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啊啊……小屄……小屁眼……好舒服……操(淫色淫色4567q.c0M)烂我……啊啊」,就在妈妈即将到达高潮的一瞬间,慧姐手里的针准确无误的刺入完美无瑕的玉趾上。
「爽啊……不啊……疼啊……啊啊啊啊」,极端的痛苦和极端的快感同时来临,让妈妈有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此刻自己仿佛置身于九霄云外,浑然不知人间发生何事,只听见慧姐的冷笑以及丑恶的嘴脸,妈妈晕厥过去。

此时此刻的晕厥对于妈妈是一种解脱,而在地球的另一端,有的人却无法沉下心来。

「你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大洋彼岸的爸爸已经不知第几次听到这冰冷无情的女声,他焦急不堪,一遍又一遍拨打着妈妈的电话,却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打电话问单位领导,得到的答复也仅仅是请假,而因何请假却只字未提。

难道秀秀出了什么事情嘛,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在爸爸心头。

「老王,今天下班有什么安排嘛」,说话的是爸爸的一个中国同事,因为同在国外打拼,同胞之间自然要走的近一些。

「哎,没什么,正常呗」

「看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没有了」

「都写在你脸上了,是不是家庭不合啊,没办法,家属都以为咱们在国外过得好,其实个中愁苦,冷暖自知吧」,他似乎也有些不顺心,好像是对爸爸说着,也好像是对自己说着。

「老王,别把自己逼得太苦,适当时候放松放松」

「谢谢你」

突然,他压低了声音。

「最近XX网站好东西不少,空了可以看看,给自己减减压」

「谢谢你,还是算了吧」,爸爸对这些并无太多兴趣。

「你别急着拒绝,昨天新上传个视频,一个女警主题的,太赞了,我知道平时这些你都不为所动,但这个我可是极力推荐的,见过骚浪的,没见过那么骚浪的」

「行,我知道了,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忙」,爸爸语气依旧很冰冷,下了逐客令。

「不解风情」,同时无奈的叹了叹气退出门去,这种好事给别人说恐怕兴奋还来不及,唯独对于爸爸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毫无吸引力。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退出房门的一刹那,爸爸立刻按照他刚刚留下的信息,在网上查找起来,很快在XX网站的第一页,一篇精品帖被高高顶置:《女警丝足品评》

「一定不会的,一定不会是秀秀」,一向冷静的爸爸心跳加速,手开始哆嗦,颤颤巍巍的点开了视频……

(未完待续)

PS1:本想加快剧情推进的,可写道喜欢的内容总是欲罢不能,本来只是部分情节又被扩成了一章,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在这里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是喜欢看图文并茂的文章还是喜欢纯文字?
PS2:女警妈妈在遭受慧姐各种各样的折磨之后,在公开调教中又会有如何的表现?

爸爸看了视频后会作何反应?凌昭与胡彪一方的斗争将如何展开?神秘的龙哥又将在本文中扮演什么角色?

请大家和我一起期待后续章节!

上一篇:我的舅妈part1
下一篇:我的鄰居西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