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母子性交倫亂大賽


清晨的陽光溫柔的灑在整個西安城上,把這個古老的城市都籠罩在光明之下。

隨著天一點一點的亮了起來。城市里開始變的喧鬧起來。上班,上學的人流

開始逐漸的睹滿了整個大街小巷。

明亮的光線也開始逐漸的刺激到了劉桂香的眼睛里,讓她再也難以入睡了。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她看了一下牆上那個有些古老的挂鍾,發覺已經是清

晨七點多了。

伸了一個懶腰,她有些臃懶的在床上翻了一下。卻意外的發覺身邊的位置是

空的,丈夫于明不知道什 時候已經離開了。

她知道丈夫應該是已經出去上早班了。因 家里的條件並不好,所以丈夫就

兼了送報紙的職。每天早上不到五點就得起來去開工。已經都干了將近半年了。

早上送完報紙,來不及休息一下,上午又得趕緊的去公司報道。這幾天,她

明顯的看丈夫的臉上已經帶著一絲疲勞的倦容了。這讓劉桂香的心里總是覺得酸

酸的。

但是沒有辦法。如果僅僅是 了這個三口之家的生存。那 就不用丈夫這

的辛苦奔波了。可是 了兒子,這都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兒子已經馬上就要考大學了,現在的這個社會,如果兒子上了一所公立大學,

那他以后的出路就全完了。因 在公立大學出來的學生,根本就沒辦法在社會上

找到一個很有前途的職業。這一點,劉桂香和丈夫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

唯一的出路就是讓兒子上私立大學或者是那 大公司自己辦的培訓學院。可

是那種學校的高昂學費可不是劉桂香這種社會低層人士能承受的起的。即使是丈

夫現在這樣不要命的努力著,也很有可能攢不夠兒子到時候的學費。

歎了一口氣,劉桂香盡量的不去想這些煩心的事情。看時間,兒子上學的時

間就要到了,她還得趕緊起來 兒子做早飯呢。

隨便的批上了一件衣服,劉桂香有些腳軟的走到了廚房。昨天晚上,兒子又

一次把她拖到了他的房間使勁地肏了好長時間。一直把劉桂香的屄都肏的有些腫

了還不過 。要不是她用嘴又幫著兒子放出來一次,估計劉桂香還不能回自己房

間睡覺呢。

劉桂香也知道兒子現在正是發育的階段,不應該這 沒節制的總是肏自己。

可她也沒辦法,就這 一個兒子,而且她和丈夫現在所有的希望都在兒子身

上。

所以寶貝的都不行了。從小到大,什 事幾乎都依著他,弄到現在,即使知

道兒子的要求是有些過頭了,可自己也實在沒辦法拒絕。

更何況這陣子丈夫因 整天忙的要死,回到家就累的倒頭就睡。也已經很長

時間沒和劉桂香過夫妻生活了。弄的她自己也想了。所以明明知道兒子不能再這

別節制的肏自己了,可每次一當兒子的手在自己的屄縫扣幾下,她偏偏就渾身

發軟的沒辦法拒絕。

又歎了一口氣,劉桂香無奈的到了廚房。她心里琢磨著要做些什 東西給兒

子好好的補一下。她打開冰箱,看著里面的東西前后的選擇半天,可就是選擇不

出什 有用的東西來。

因 要給兒子攢學費。家里已經很長時間都沒吃上一些象樣的東西了。一直

都是米飯青菜的。劉桂香看了半天,終于狠了一下心,從蛋筐里拿出來兩個雞蛋,

準備煎一下給兒子好好補補。這些雞蛋本來是給丈夫留的,他這幾天實在是累懷

了,每天回來幾乎連話都不會說了,吃了飯倒頭就睡。弄的劉桂香生怕他會累出

個好歹來。

鍋里「吱啦」的響著,劉桂香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她似乎能象到當兒

子看見桌子上有雞蛋的時候會是一副什 樣的高興表情。一會,一頓雖然不貴但

卻很豐盛的早餐就弄好了。

把早餐擺到桌子上,劉桂香發現兒子的房間門還是關的緊緊的。她知道昨晚

上的折騰讓兒子的精力也費了不少,弄的他現在還是迷迷糊糊的沒起床呢。

又看了一下牆上的表,已經七點半了,再有半個小時,學校的班車就該來了。

劉桂香不敢讓兒子再睡下去了。生怕到時候趕不上學校的班車,那就得自己

做車去學校了,這樣又得浪費不少錢。

推開兒子房間的門,劉桂香走了進去。床上,兒子于小剛正呼呼地仰面朝天

的大睡呢。渾身還是和昨天晚上自己離開的時候一樣都是光溜溜的。而且下邊一

根粗大的雞巴又一次立的高高的對著天上。

看著兒子那根又粗又大的雞巴,劉桂香是又愛又恨的。按理說因 家里條件

的限制,劉桂香根本也買不起太好的補品給兒子補補,可就是饅頭青菜的吃著,

竟然也能讓于小剛的雞巴發育的越來越好,一直到現在,幾乎都快有三十厘米長

了。自己平時和附近的一群經常在一起買菜的婦女說了以后,都把她們羨慕的不

行了,要不是因 兒子的年齡還不到法定的性交年齡,估計這群平時就相當饑渴

的女人非到自己家里還兒子好好的肏一下不可。

根據新中國聯邦性交法第一條的規定,未滿十八歲的未成年是禁止和十八歲

以上的成年人性交的。當然,這其中十八歲以上的成年人中不包括自己的直系親

屬。要不然的話,劉桂香和兒子的性交就會也被視做是違法的。于小剛明年就到

十八歲了,根據性交法的規定,就應該也是屬于可以無限制性交的成年人了。一

想到原本是屬于自己一個人的兒子過了年以后,就會被很多的外人帶回去享受了,

這讓劉桂香心里開始一陣的難受。

可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法律也只能保證到兒子在十八歲以前是專屬于自

己的。如果過了十八歲,那就是無限制性交保護的成年人了。如果雙方都是成年

人,當有一方提出性交要求的時候,另一方如果沒有正當理由,是無權拒絕的。

否則最高可被判處十五年以上的刑罰的。

想到這里,劉桂香也只能是無奈的搖了一下頭。她有些依依不舍的用手在兒

子的雞巴上撫摸著。雖然知道這是大勢所驅,但原本只屬于自己的東西卻馬上就

要被別人享用了,這還是讓劉桂香覺得很傷心。

摸了一會,劉桂香突然覺得好象兒子的東西似乎又大了一些。她想了想,就

從自己臥室里拿出一套陰莖測量器。把它戴到了兒子那硬邦邦的雞巴上仔細的測

量了起來。

一會,液晶顯示屏上就出現了一組數據——生殖器長度:33。2厘米。生

殖器直徑:3。5厘米。生殖器堅硬度:七級。生殖器總體評價:優。

因 家庭條件,劉桂香買不起最精確的陰莖測量器,這套儀器也只能將長度

和直徑精確到小數點以后一位數字。但這就夠了,看著這組數據劉桂香心里想著:

「怪不得這幾天被兒子把雞巴肏進去,自己總是覺得有些漲的難受呢,原本和上

個月的測量結果相比,兒子的雞巴又長了將近3厘米,也粗了將近半厘米啊。」

「真不知道著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劉桂香心里琢磨著。這 個龐然大物

總是沒日沒夜的肏自己,雖然舒服是舒服,可也總是讓自己屄里面開始禁不住的

分泌太多的淫水了。雖然俗話說女人是水做的,可是總這 白白的把淫水都流出

來,對自己的身體還是有些損害的。

自從兒子在十三歲就已經達到了可以和直系親屬性交的法定年齡了。可出于

對兒子的保護,劉桂香一直堅持到在于小剛十五歲的時候在和他肏屄。其實要不

是丈夫也在一邊勸她,她可能會堅持到兒子十八歲以后才肯讓他肏的。不是劉桂

香沒有這方面的需要,而是他知道,這個年齡段,兒子正是在發育的階段,精液

射的太多了,對兒子的發育是沒有好處的。

可是最后劉桂香還是沒有堅持的住。就在衛生間上廁所的時候,兒子沖了進

來。對著自己又是摸又是扣的。再加上那段時間,丈夫又因 工作的關系肏自己

的次數有些少了,弄的劉桂香渾身都開始癢癢的發軟,在半推半就的情形下,她

終于劈開了大腿,讓兒子把雞巴肏了進去…………

劉桂香還記得那個時候,兒子的雞巴還不是象現在那 大的。而且持久力也

一般,經常是肏個十五分鍾左右就在她屄里射精了。所以劉桂香倒也還能抵擋的

住。

可是隨著兒子年齡的增長以及性交經驗的增加,劉桂香現在越來越覺得自己

有些撐不住了。就拿昨天晚上來說吧,兒子把雞巴肏進去就開始干,一直最少干

了一個小時才第一次射精。兒子射精的時候,劉桂香都覺得自己幾乎都昏過去了,

下體濕的把兒子的床單都浸了一大片。

可于小剛還是不滿足,僅僅也就是歇息了半個小時吧,就又騎上來準備肏第

二次。把劉桂香嚇的都有些腿軟了。好言好語的勸了半天,才又容她休息了十幾

分鍾。可最后還不是又騎上來玩了第二次。

想到這里,劉桂香一邊摸著兒子的雞巴,一邊嘴里怔怔地說道:「臭兒子,

已經這 厲害了,現在偏偏雞巴又大了這 多,這……這以后可讓媽怎 承受的

了啊。」

說著說著,她的眼睛就轉到了兒子的臉上。可突然劉桂香發現,于小剛不知

道什 時候已經醒了,正睜著眼睛,喘著粗氣的看著她。

「哎呀」劉桂香禁不住叫了一聲,象摸到了一塊燙手的山芋似的,一下子放

開了兒子的雞巴。她怕于小剛會誤會她的動作,萬一這小子勁頭在一上來,她就

又要有些遭殃了。

可是已經晚了。于小剛象一個小牛犢子一樣一下子就坐了起來,一把就將劉

桂香拉了過來。

「啊」在促不急防之下,劉桂香只是發出了一聲驚訝的叫喊之后,就被兒子

一下子按到了床上。緊接著,兒子就重重地壓到她身上,開始在她的奶子上使勁

地用手肉揉了起來,一邊揉,一邊還開始往下扒劉桂香的褲子。

「別……別……不行,不能再肏了,」劉桂香趕緊的可是推兒子,還著急的

拉著自己的褲子,以免被兒子扒掉了。「乖兒子,你……你上學時間快到了,再

肏就趕不上校車了。」

聽了劉桂香的話,于小剛楞了一下,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牆上的表,然后不

在乎的說:「沒事的媽,還有半個小時呢,你……你就先讓我把雞巴肏進去干幾

下,我也就是過過 罷了,十五分鍾,我就肏十五分鍾好了,然后我就吃飯,應

該還來得及做校車的。」

「不行。」劉桂香想都沒想,直接就拒絕了兒子的請求。因 她實在太了解

自己的兒子了。這小子正是在嘗到滋味的年齡,一旦自己松口了,只要他把雞巴

干到自己屄里,那不等到他射精,兒子是絕對不肯把雞巴拔出來的。而這小子這

段時間猛的很,每次肏屄最少都得干上一個小時左右,這可是最近這段時間,劉

桂香被兒子肏出來的經驗。

「兒子,你……你聽話。」剛開始的時候,劉桂香還和安靜地勸著他,但于

小剛卻根本沒理會她,還是一個勁的拔她的褲子,眼看著劉桂香的下身就要被拔

的光溜溜的了,這讓她再也沈不住氣了。

「你放手。」劉桂香開始大聲地說道。語氣很硬,連表情也變的相當的嚴肅。

看見母親好象真的生氣了,于小剛不敢在用強了。他嘟著嘴,有些委屈的和

劉桂香說道:「好了,媽媽別生氣,我……我不肏你就是了。」

看著兒子一副受氣包的模樣,讓劉桂香的心里不由得一軟。她模著兒子的頭,

溫柔的對他說:「好了乖兒子,不是媽媽凶你,你……你也大了,都要考大學的

人了,別……別那 孩子氣的。聽媽媽的話。趕緊的快去洗洗臉,然后趕緊的吃

飯,再耽誤了,就趕不上校車了。」

「嗯。」于小剛乖乖地應了一聲,然后放開了拽著劉桂香褲子的手,自己開

始穿衣服了,只是,他的嘴還是噘的高高的,就差沒掉眼淚了。

看著兒子的樣子,劉桂香心里開始也覺得自己剛才是有些太凶了。她提上褲

子,一邊幫兒子收拾床鋪,一邊嘴里安慰兒子:「好了寶貝,媽媽的乖兒子,別

……別嘟著嘴了,最多一會兒……一會兒你吃飯的時候,媽媽幫你含一含雞巴好

了。乖!」

「嗯。」這回于小剛的答應的相當痛快。臉上也開始露笑眯眯的表情了,他

麻利的套好校服,一溜煙兒的就竄到洗手間去了。

看著兒子的背影,劉桂香微微地笑了起來。唉,天底下有什 事,能比討兒

子的歡心更能讓母親覺得欣慰呢!

于小剛的速度超快,也就是一兩分鍾的時間,他就從洗手間鑽出來了,不過

從他頭發上還挂著的水珠來看,估計他也就是隨便的用水拍一下臉就算完事了。

三兩步,于小剛就溜到飯桌上。不過當他看見桌子上雞蛋的時候,明顯的就

是一楞,看了半天,他才有些遲疑的問劉桂香:「這……這不是給爸留著的嗎?

怎 ?怎 弄到我的盤子里了?「

「這是給你補補的啊。」劉桂香走了過來,模著兒子的頭有些心疼地說道:

「乖兒子,昨天晚上你射了好幾次,把媽媽的肚子都射的脹脹的,可想而知你射

出來多少精液。你正是在長身體的階段,不補補哪行啊。」

「可是……可是那爸爸怎 辦,他一天到晚那 累,他……他比我更需要啊。」

于小剛有些猶豫的對著劉桂香說道。

劉桂香琢磨了一下,她覺得正好也應該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勸告一下兒子,

讓他別總是成天想著的性交什 的,把自己的身體都給弄虛了。

「既然你知道心疼你爸爸,那……那你以后就得自己多注意啦。」劉桂香模

著兒子的頭,語重心長的和他說道:「乖兒子,媽知道你人長的帥,皮膚又生的

白白淨淨的,在學校里,肯定會有很多女同學纏著你,讓你去肏她們。」

頓了一下,劉桂香繼續說:「可是咱家里的條件你也知道,爸爸媽媽都是普

通人,不可能像那些有錢人一樣能買一些高級補品給你,所以你更要學會控制自

己,不要一有女同學找你,你就由著性子去和她們干那事。要知道肏屄一旦肏的

頻繁了,你的身體就撐不住了,以后在家里也是一樣,和媽肏屄以后最多……最

多每天只能射一次,知道了嗎?」

「媽媽我知道了。」于小剛顯得很聽話,他乖乖的點了一下頭。

「好了,快吃飯吧。別……被耽誤了校車。」劉桂香看見兒子這 聽話,心

里也覺得甜甜的。

「嗯。」于小剛抓起一個饅頭,就著雞蛋就開始大口的嚼了起來,可嚼了一

會兒,他突然地停了下來。

劉桂香看見兒子的舉動,不由得有些擔心地問:「怎 了兒子,是……是飯

不好吃嗎?」

于小剛搖了搖頭,然后使勁地把嘴里的東西咽了下去。接著就指著自己的褲

說道:「媽媽你忘了剛才答應我什 了?」

劉桂香笑著搖了搖頭,用指頭在兒子的額頭上點了一下,有些嗔怪地說:

「臭小子,別的不好,記性倒是好的很,什 你都忘不了。」

一邊說,劉桂香一邊就鑽到桌子底下,然后爬到了于小剛兩腿之間,開始仔

細的把兒子褲子上的拉練給拉開了。

隔著兒子的內褲,劉桂香先是用舌頭在上面輕輕地舔了一下。頓時。一股濃

郁的陰部氣味一下子就沖到了她的鼻腔里。頂的劉桂香的頭都有些昏昏的。

「媽媽,別……別隔著內褲舔,快……快直接把雞巴拿出來使勁的吃一吃。」

坐在椅子上的于小剛顯得很急,他搖著屁股,嘴里匆匆地說著。

「好,乖兒子,媽媽馬上就幫你含。」劉桂香在兒子的褲 之間應了一聲,

然后用手輕輕地就把兒子的內褲給撩開了。

剛撩開內褲,兒子的雞巴就跟一根彈簧一樣,直接的就蹦了出來,還晃晃悠

悠的就打了劉桂香的臉一下。

近距離觀看兒子的雞巴,就更能感受到那根東西的龐大。劉桂香覺得兒子的

雞巴就好象家里的拖把杆一樣,又粗又直。而且前邊的龜頭更是嚇人,幾乎就好

象一個小拳頭似的。還黑紫黑紫的油光瓦亮。

劉桂香看的又是喜歡又是心癢的。她禁不住一口就含了上去。可是兒子的龜

頭也實在是太大了一些,讓她不得不使勁的張大了嘴,才能把整個龜頭都含到嘴

里。

剛吃了一口,劉桂香就覺得舌頭上好象黏黏的沾了什 東西一樣。他把兒子

的雞巴從嘴里吐出來,然后自己蠕動著舌頭,把剛才吃到的東西蠕動到嘴邊上,

然后「啐」的一口就吐到了手心上。

看里看剛才自己吃到嘴里的東西,劉桂香發現那是一根兒子的陰毛。只是那

陰毛上正黏黏糊糊的沾著不少白色半透明的液體。看色澤,劉桂香就知道,那應

該是昨天晚上兒子肏完自己以后,流出的精液和自己陰道分泌物的混合液體。

「怪不得剛才吃到嘴里,有一種黏黏的,甚至是發酸的怪味呢!」劉桂香心

里想著。她 起頭,有些嗔怪的和兒子說:「臭兒子,昨天晚上肏完以后,媽媽

不是讓你自己去洗干淨嗎?又不聽話了。」

于小剛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媽,昨晚上實在是……是太累了,

就……就懶得去了,媽你別生氣,現在不也一樣嗎?媽不舔一舔就干淨了。」

「唉,真拿你沒辦法。」劉桂香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后繼續那腦袋鑽到兒子

兩腿之間,開始使勁地吮吸起來。

她先是仔細的用舌頭開始在兒子龜頭上來回的刮著,把那些昨天晚上沾上去

的分泌物都刮下來。只是有些黏液因 時間太長,都已經干透了,硬硬的黏在兒

子的龜頭上,讓劉桂香費了好大力氣,才把上面的髒東西都吸到自己嘴里。

怕這些髒東西再從嘴里重新地沾到兒子的龜頭上,劉桂香便在嘴里抿出了不

少的口氣,然后「咕 」一下,連著口水帶髒東西,就都咽到自己肚子里了。

把那些分泌物都清理完以后,劉桂香這才開始真正的 兒子口交。她用嘴里

使勁地吮吸住于小剛的龜頭,不不時的用舌尖在兒子的馬眼上輕舔著,一邊舔,

還一邊用手輕輕揉弄兒子雞巴下的卵蛋。

于小剛被母親吃雞巴吃的渾身酸麻的,他繃直了大腿,從喉嚨發出一陣陣興

奮地呻吟:「哦……媽,你吸的真好,舒服……哦……真舒服…………」

兒子的鼓勵讓劉桂香更賣力的吮吸起來。她覺得兒子的龜頭在嘴里開始變的

越來越大,最后竟然和一塊小鐵球一樣,含的自己都有些噎住了的感覺。于是劉

桂香就吸的更使勁了,就好象非要從兒子的雞巴上吸出點蜂蜜似的。

吮吸了一會兒,劉桂香開始試探性的把兒子的雞巴含的更深一些。因 這些

天以來,于小剛一直在要求著讓劉桂香把他整根雞巴都吃進去,他說把雞巴都塞

到劉桂香的嘴里會讓他更興奮更刺激。

可是試探了一下,劉桂香還是放棄了。她覺得這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兒子的雞巴太長了,僅僅是她強行吞下去一半,還有不少都露在嘴外面的,

就已經讓兒子的龜頭都頂在喉嚨上,前端的馬眼開始一個勁兒的刺激嗓子,讓劉

桂香開始覺得惡心的直干嘔。

沒辦法,劉桂香也只能就含住雞巴的三分之一左右,開始來回前后的搖動著

頭部,讓兒子的雞巴在自己嘴里不停的進出著。

又吃了一會兒,劉桂香覺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她把兒子的雞巴從嘴里吐出

來,然后伸頭看了一下表。

已經是七點四十五了。如果兒子再不出家門,可真的就要遲到了。想到這里,

劉桂香就把于小剛的雞巴仔細的貼住他肚皮擺放好,然后就溫柔的幫他把內褲也

拉了上去。

于小剛正舒服著呢,突然發覺劉桂香不吃他的雞巴了。急的他嘴里直哼哼:

「媽,再吃一會,就一會兒…………」

「好了乖兒子,不耍賴了啊,再不走,真的要遲到了。」劉桂香溫柔的哄著

兒子。一邊說,一邊就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

于小剛看劉桂香已經爬出桌子了,知道媽媽現在是覺得不肯再含下去了。難

受的他只能哼哼著嘟囔著:「媽媽不好,出了一半就不吃了,現在還……還硬著

呢!!」

看著兒子的樣子,劉桂香也知道,男孩子在這個年齡段,是對肏屄最感興趣

的時候。沒有發泄出來真的會讓他難受的一整天都無精打采的。怕兒子真的會憋

壞了,于是她就安慰著說道:「好了乖兒子,別嘟囔了,媽媽允許你今天到學校

里找個女同學發泄出來。但是要記得啊,最多只能射一次,就一次,不許更多,

如果媽媽知道你不聽話,以后媽媽就……就再也不讓你肏了……」

「那也只能這樣了。」于小剛勉強答應著。「那……那今天晚上回來,媽媽

一定要陪我好好的多肏幾次啊,媽媽你知道的,學校的那些女同學肏起來一點都

沒意思,奶子又小,屄里又緊緊的,每次我干起來都覺得不盡興。還是和媽媽肏

屄最舒服了。」

「好,好,媽媽知道了。只要你在學校里聽媽媽的話,那晚上回來,媽媽一

定讓你好好的多肏幾次。」說著說著,劉桂香覺得自己也開始興奮起來,連屄里

都開始癢癢的往外分泌淫水,弄的下體已經開始濕濕的了。

「那我上學去了,媽媽再見。」于小剛轉身拿起書包,和劉桂香打了一聲招

呼就出門去了。

等兒子走了以后,劉桂香在家里又收拾了一下,然后看看時間,估計自己上

班的時間也快到了,就鎖好房門,向報社走去。

劉桂香工作的地方是一家小報社。主要出版的刊物也只有一種——《時事新

聞報》。劉桂香負責的是報紙的性愛版塊,只要報道一些國內國際上發生的一些

關于性交方面的新聞。

由于報社規模很小,所以連采訪記者也沒有,所以一些所謂的即時性愛報道,

都是劉桂香和另外一個編輯從《中國性交報》或者《陰莖與陰道》等一些主流媒

體上摘錄出來的。

這就使劉桂香每天的工作量變的很輕松,她每天也就是上網觀察一下這些大

的媒體都有一些什 樣的新聞,從中選擇幾個比較能引起讀者注意力的報道,然

后把它傳給報社的排版員,由他們來安排這些性愛報道的版面。

基本上這些工作也花不了劉桂香多少時間。本來劉桂香還準備在業余時間再

去兼個別的職,好能 家里也增加一些收入的。可最近兒子在床上是越來越厲害

了。每天早上起來,劉桂香都覺得自己已經被兒子肏的腳都有些軟了。別說再兼

職了,就是連走路都覺得有些發飄的。

劉桂香也不是沒有想過要拒絕一下兒子肏屄的要求。可是這好象有些困難。

因 在這個社會上,只要是家里有兒子的家庭,哪一個母親不是主動的把身

體獻出來讓兒子幸福的發泄呢。何況很多心理學家和醫學專家也都發表過言論,

說盡可能多的讓兒子與母親發生亂倫關系,會更好的促進兒子的生理和心理發育。

更能使孩子的頭腦變的更聰明,更靈活。

再這種情況下,別說拒絕兒子的肏屄請求了,即使是少讓他肏幾回,都有可

能引起兒子的不滿。要是萬一這事情傳了出去,讓別人再知道了自己竟然會拒絕

兒子的肏屄請求,估計那更是得引起軒然大波了,甚至,估計一些牙尖嘴利的人

都會說一些譬如自己是后娘之類的話來。

所以兼職也只是想想罷了。具體的就基本上不可能實現了。正想著,劉桂香

發現已經到報社了,她推開門就走了進去。

剛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就發現和自己一樣做編輯的王姐正跪在地上,裙子已

經被拉到了上身了。小小的內褲也被甩在了她的辦公椅上。報社的門衛李大爺正

跪在她后面,「呼哧呼哧」的正把雞巴在王姐的屄里不挺的干著。

甩了他們一眼,劉桂香有些奇怪的問道:「你們在這里肏屄多沒意思啊,報

社不是有專門用的性交室嗎。在性交室的大床上肏屄多舒服啊。何必跪在這里肏

啊,地上冰涼的,也不怕把膝蓋都硌壞了。」

被頂的身體左搖右慌的王姐這時候 起頭來,有些不滿意的說道:「誰說不

是呢……哦……今天一上班,李大爺就追……追過來非要肏我不可。我都說了,

去性交室的大床上好好的肏一下吧,可是……可是李大爺就是不同意,說用報社

的性交室要……要花錢的,還是在辦公室的地上肏就好了。」

她身后的李老頭也不管王姐是否滿意,就是一個勁的「呼哧呼哧」的肏著,

一邊肏,一邊還把手伸到王姐的胸前,開始對著她的兩個大奶子就開始捏。

聽了王姐的話,劉桂香有些鄙視地看了李老頭一眼。她最討厭這樣的男人了。

又想肏女人,可又怕花錢。真是讓人討厭到極點了。

轉念又一想,劉桂香便有些開始擔心了。她怕如果哪一天如果李老頭和她提

出肏屄的要求怎 辦?要知道,根據中國性交法的規定,如果一個成年人對另一

個成年人提出這方面的要求的時候,如果沒有正當理由,被提出要求的人是無權

拒絕的。

劉桂香可不想和可憐的王姐一樣,被那個老家夥就這 貼在辦公室的地上狠

肏. 她算了日子,自己的月經還要在一個星期以后才能來呢。看起來,在這段期

間,自己還真應該躲的小心一點才是。

正盤算著,李老頭已經是有些不行了,畢竟也是一個將近六十歲的老人了。

即使雞巴能勉強硬起來肏女人,在時間也堅持不了多少的。她使勁地抓著王

姐的奶子,嘴里哼哼著:「要出來了,不行了,啊……啊……」

這時候的王姐趕緊的把頭轉回去對他說:「你射精我不管,可是如果你要是

射到我屄里,你……你可得給我買避孕藥吃啊……」

一聽到要花錢,李老頭趕緊的把雞巴從王姐的屄里拔出來。快速地用手在上

面 了幾下,然后大吼一聲,腰上一哆嗦,一股白色的精液立刻就從馬眼里噴了

出來。

別看他年紀不小了,可射精的力量還是挺大的,甚至都有幾滴精液都濺到了

一米之外的劉桂香的手上。

看著手上的幾滴粘稠精液,劉桂香下意識的用嘴舔了舔,覺得味道還可以,

基本上沒有什 腥味。也不知道這老頭子,平時一直都是饅頭鹹菜對付著的,怎

精液倒竟然比那些整天吃山珍海味的有錢人的精液還好吃。

李老頭射了好幾下才射干淨。把雞巴里的存貨放出來以后,他也知道其實王

姐和劉桂香都不怎 喜歡他。他也沒說話,只是很快的就提上褲子,灰溜溜地走

出了辦公室。

王姐看里老頭已經走了,趕緊有些厭惡的爬起來,把身上的灰拍干淨了。又

拽了一塊紙把下體仔細的都擦了一便,最后才坐到椅子上對劉桂香說:「對了,

你今天來的晚一些,我已經把摘錄下來的新聞都發到排版員那里的。現在其實也

沒什 事了。」

「謝謝你啊王姐。」劉桂香有些抱歉的說道:「你總是怎 幫我,總把我的

工作都給做了,這……這讓我總是覺得對不起你似的。」

「說什 呢?」王姐很豪爽的表示了對劉桂香的不滿:「都是一個辦公室,

和你就象親姐妹一樣的,幫這點小忙算什 啊,你要再說謝謝之類的話,我可真

的生氣了。」

「是……是……」劉桂香知道王姐就是這 一個仗義的人,再說謝謝估計她

就生氣了。

「對了,你這幾天到底是怎 了,怎 總是無精打采的啊,看你走路都覺得

有些腳底下發軟,是不是病了啊?」王姐有些關心地問著。

「唉,病倒是沒病。」劉桂香有些無奈的說:「還不都是我家那個寶貝兒子,

最近這幾天晚上,一肏起屄來就沒夠,一次都不過 ,非要兩三次才舒服了。弄

的我現在都還是有些暈暈的呢。」

「唉,都一樣啊。」王姐也有些感慨的應和著:「我家那個小子不也是那樣。

一硬起來就非得肏上不可。不讓他都不行,甚至有一次,我正和我家那口子

在床上干呢,我兒子闖進來就把他爸爸推到一邊去了,然后騎到我身上就開始使

勁地肏,氣的他爸都快瘋了。「

說了一會,突然,王姐象想起來什 似的,有些疑惑的問劉桂香:「不對啊,

好象你的情況有些不對啊。按說,女人在我們這個年齡層上,應該正是如狼似虎

的階段啊。每天都恨不得二十四個小時,時時刻刻都有男人的雞巴插進來才對啊。」

頓了一下,王姐繼續說道:「你比如說我家里的那個小子吧,雖然也是每天

最少都要肏我兩三次,可我還不是被他越肏越有精神的。因 我們這個年齡正是

比較耐肏,也比較喜歡肏屄的年齡啊,怎 你就讓你家里的兒子肏那 幾次就不

行了,看來你的身體應該是有些虛了,得去醫院看看才好啊。」

劉桂香苦笑了一下,有些無奈的說:「王姐,你是不知道我家里的情況啊。

我不是身體虛,是我家的那個寶貝兒子實在是……實在是太厲害了。」

「切……」王姐瞥了一下嘴,有些不屑的說道:「半大小子,再厲害還能厲

害到哪兒啊。還能讓我們這個如狼似虎的人都吃不消了?」

「真的。」劉桂香有些虛弱的點了一下頭。「你不知道啊,我兒子實在是太

厲害了,最近他肏屄的時間越來越長了,每肏一次,都最好要將近一個小時啊。」

「真的假的?」王姐被劉桂香的話嚇了一跳。她嘴里喃喃的說道:「那是真

的很厲害啊,比我兒子堅持的時間長多了。他肏一次最少要頂上我讓兒子肏三次

的時間。」

「這還不算呢。」劉桂香接著道:「偏偏他東西又那 大,我今天早上用陰

莖測量器測了一下,你猜怎 著?」

王姐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急忙追問道:「怎 樣?結果怎 樣?」

「生殖器長度:33。2厘米。生殖器直徑:3。5厘米。生殖器堅硬度:

七級。

生殖器總體評價:優。「劉桂香把今天早上的那組數據報給了王姐。

「天啊。」王姐聽的都有些頭暈目眩的。她驚叫道:「那……那不是比大部

分的成年人都厲害嗎?我的老天爺啊。」她拍著自己胸脯不敢相信的說:「怪不

得呢,我說的你這幾天怎 總是走路發軟的,哪個女人被這個個龐然大物干過以

后,估計都會吃不消的。」

感慨了一會,王姐突然又好象想起來什 似的,對劉桂香說:「哎呀,我突

然想起來了。既然你兒子的雞巴這 大,這 厲害,你不如帶著他去參加……參

加母子性交亂倫大賽好了。」

「母子亂倫性交大賽?我怎 沒聽說啊。」劉桂香楞了一下,然后遲疑的問

著。

「就是今天早上的新聞啊。《中國性交報》上已經刊登了。現在已經開始報

名了。」王姐拍著腦袋對劉桂香說道。

「是嗎?」劉桂香聽了也有一些心動了。她著急的對王姐說道:「那……那

原始報道呢?」

「你把電腦打開,我給你傳過去。」王姐說著,就開始在自己的電腦上操作

起來。

打開電腦,一會的工夫,資料就傳輸完畢了。打開原始資料庫,劉桂香就對

著這則報道就看了起來。原來這項大賽還是首屆呢。怪不得劉桂香事先連一點風

聲都沒聽到。她開始仔細的向下看去。

這次大賽還是世界性。世界上每個國家各派一對母子代表。然后參加各自所

屬大洲的選拔賽,最后在選拔賽上脫穎而出的選手,每個大洲四個名額,四大洲

一共出出十六對母子參加最后的總決賽。

具體分賽 ,亞洲和歐洲各有四個名額,南北美洲統一 美洲賽區,有四個

參賽名額。大洋州並到非洲 一個大賽區,也有四個出現名額。

這些劉桂香都是一眼就掃了過去。因 她發現如果真的進入到世界總決賽,

竟然會得到高額的獎金的。這才是她最感興趣的。

只要進入世界總決賽的十六強,就會有獎金。每參加一場比賽,就將得到十

萬元的獎勵。進入八強可得到一百萬的獎勵。進入四強可得到一千萬的獎勵,如

果進入到最后的冠亞軍決賽,那 即使最后只是獲得亞軍,也能得到五千萬的獎

金,如果得到冠軍,那 最后的總獎金將達到驚人的一億元。

「天啊。」劉桂香在心里顫抖的感慨著。她的眼睛已經完全被獎金后面的那

一大竄0給晃的都花了。她開始幻想著如果最終真的拿到了冠軍,那一億元的巨

額財 估計得讓她都會瘋掉的。

好半天,劉桂香才從這種有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中恢複過來。她開始務實的看

起在中國賽區的賽制與獎金分配。

找了半天,終于找到了比賽制度——整個區分東西南北四個分

賽區。每個賽區最后的冠軍共四名選手最后來競爭代表中國參賽的唯一名額。其

中,只要是分賽區的冠軍,就能得到五十萬元的獎勵,如果最終獲得區的總

冠軍,那就將得到一百萬的獎勵。

下一篇:母女同歡